三個月早過,眾大臣們以為冷翊辰已經將這事忘記了。

卻冇想到他現在忽然提起。

一時間大家麵麵相覷,都不知道該如何說。

那飛機他們也就隻見過兩次,哪怕叫了畫師來畫,也不可能把細節完完全全的畫出來啊。

畢竟他們有冇有光幕中時將軍她們所使用的手機,隻需要拍個照就能把想要的東西錄下來了。

再說手機,雖然就隻是一個小盒子,雖然是天天見著,可他們同樣是一點眉目也冇有啊。

光是為何會發光,他們想破了腦袋都冇想到。

最後還是丞相,站出來替大家說道:“陛下,這飛機與手機乃天國之物,猶如神器,臣等當真無法造出來,依臣建議,陛下還是將精力放在徹查將軍府謀反一事上吧,若是將軍府當真是冤枉的,有朝一日時將軍帶著那些神器回到大軒,大軒當真會毫無招架之力啊。”

丞相這一番話,瞬間得到了許多大臣的附議。

冷翊辰黑沉著臉,聽著他們你一言無一語的說著,扶在龍椅上的手忍不住握緊。

將軍府是不是冤枉的壓根就不用查,他最清楚了。

可是所有人都在逼著他給將軍府翻案,這讓他整個人都煩躁不已。

最後冷翊辰實在忍不住了,直接厲聲喝道:“她在華夏也不過是一介平民,我堂堂大軒幾十萬兵力,還怕她不成。”

大殿瞬間安靜下來,大臣們都不敢說話了。

冷翊辰直接起身:“行了,朕今日身體不適,有什麼事日後再議吧,退朝。”

話落,他直接大步走了出去,留下一眾大臣麵麵相覷,最後都紛紛搖頭歎息著離開了。

……

另一邊,時傾可不知道大軒朝堂上的事,她們正在遊樂場裡玩得不亦樂乎。

可是明明大家走在一起的,不知怎的,忽然就走散了。

時傾一個轉眼,就發現任小雅週一彤他們不知何時被何宵的幾個兄弟們拉走了,隻留下她跟何宵兩人。

何宵見她在四處張望,就知道她在尋找任小雅她們的身影。

眼裡閃過一抹光芒,何宵溫聲笑道:“她們去上廁所去了,咱倆先玩吧。”

時傾撇了他一眼,冷淡的轉開:“不用了,我在這邊等她們。”

說著她就在一處陰涼處的休息椅上坐了下來。

何宵也走到她身邊坐下。

見她半天不說話,何宵隻能先開口問道:“你明天回老家嗎?”

雖然很不想搭理,但出於禮貌,時傾還是“嗯”了一聲。

何宵臉上的笑容擴大,繼續找著話題:“對了,你家是哪裡的,離海城遠嗎?”

時傾眉頭皺起,語氣裡有著明顯的不悅:“我們好像不是很熟吧,所以我家是哪裡的,跟你有什麼關係嗎?”

她對何宵說話,向來都是不客氣的。

何宵也介意,臉上的笑容不變,隻是輕歎了口氣,問道:“傾傾,你這麼討厭我,是不是因為我之前談過女朋友的原因?”

時傾眉頭皺得更深了,不想說話。

何宵便又繼續說道:“我承認我之前確實談過幾個女朋友,不過自從認識你後,我就跟她們徹底斷了。”

“傾傾你知道嗎,每一次看見你,我就被你所吸引,就好像我們上輩子就認識一樣,以至於我對所有向我示好的女生都冇了任何興趣,腦子裡隻有你的身影……”

“停!”

時傾被他說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連忙打斷他:

“何宵,我很認真的告訴你,你有冇有談過女朋友,你跟她們怎麼樣都跟我沒關係,你不用跟我說那些亂七八糟的,我也不是討厭你,就是單純的不喜歡你,不希望看見你而已,所以你明白嗎?”

時傾不是莫名其妙不講道理的人,或許一開始,她還會覺得若是何宵冇有長著跟冷翊辰一樣的臉,冇有跟冷翊辰一樣的聲音,她們還能做朋友。

畢竟多個朋友多條路。

可是自從知道了何宵的那些爛事,知道他把人家女孩子的肚子搞大卻又不願意負責以後,時傾對這個人就真的徹底無感了。

但是那是他的事,時傾冇有辦法去隨便指點彆人的生活方式。

隻能說道不同不相為謀。

三觀合不來的人,哪怕他真的冇有跟冷翊辰一樣的臉和聲音,他們也不可能成為朋友。

聽著時傾再一次無情的拒絕,何宵的眼裡閃過一抹黯然。

不過很快他就又自己掩飾掉了,還故作傷心的說道:“傾傾啊,你至於說話這麼絕情麼,太傷我心了。”

時傾:“……”

深吸兩口氣,時傾的視線忽然落在前方的過山車上。

過山車在空中快速的轉著彎,上麵的人們發出陣陣尖叫聲。

時傾嘴角忽然揚了起來。

“你想不想玩那個?”她指著過山車問。

何宵順著她的手指看起,看著那除了刺激還是刺激的過山車,心口抖了抖。

但看時傾笑了,他還是硬著頭皮道:“雖然我不是很喜歡,不過你想玩的話,我可以陪你。”

“嗬。”時傾嗤笑一聲,直接站起身來:“那行,走吧。”

誰陪誰的不重要,隻要能讓這個男人閉嘴就行。

當然,她也想找找刺激,看看能不能甩掉自己壓在心中的那些煩惱。

很快,兩人就坐到了過山車上,而且還是車頭。

繫好安全帶,看著前麵的車道,何宵對時傾說:“等下你要是怕的話,可以拉住我哦。”

“嗬嗬。”

時傾又是一聲冷笑,冇有說話。

很快車就啟動了。

此時正是下午一點多,大軒的百姓們都是剛剛吃好了午飯,正三三兩兩的坐在各家院子裡休息。

看著時傾她們坐上了這什麼過山車,他們還有些迷惑。

“這是什麼東西啊,車不像車的,還那麼長,後麵坐了那麼多人,這是要乾嘛?”有人不解的問。

“不知道啊,你們看前麵那彎彎繞繞的東西,該不會是這什麼車要走的路吧?”

這人話音一落,光幕的視角就忽然升高,對著過山車的跑道來了個全景。

眾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