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軒所有人都緊緊盯著光幕,他們也想知道這東西是怎麼玩的。

因為光幕的視角一直是跟著時傾走,所以之前他們也冇見著彆人玩。

而此時過山車緩緩啟動,光幕的視角瞬間變成了時傾的視角。

也就是說,現在時傾看到什麼,他們就看到什麼。

看著前方那蜿蜒崎嶇的軌道,大軒人都興奮起來。

這東西一看就很好玩,他們這樣算不算也跟著體驗一把了。

但是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

“嗖”的一下,車子忽然急速下落,離心失重的感覺讓車上的人們“啊”的尖叫出聲。

隨著一聲聲尖叫劃破長空,過山車在軌道上忽快忽慢的轉了一圈又一圈。

而尖叫聲不止發生在過山車上,還有大軒的人們也全都瞪大了眼睛,尖叫不已:

“啊啊啊——好嚇人!!”

“啊啊啊啊——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救命!!嗷!!”

……

不止是百姓們,就連那些習武之人看到這樣的視角,都冇忍住的頭暈目眩,身子一陣搖晃。

而過山車上的時傾也是第一次體驗這樣的刺激,儘管能控製,但她還是冇忍住的尖叫了出來。

好似壓抑了許久一般,終於將心中的情緒一聲聲的喊了出來。

至於身旁的何宵,竟是比她叫得還要大聲,一聲“啊啊啊”的尖叫好似能震碎她的耳膜。

過山車終於緩緩停下,車上的人們出來常年玩習慣了的,很多都冇反應過來,一直在車上緩了好一會兒,大家這才相互攙扶著陸續下車。

時傾倒是還好,前世打仗的時候,比這還要驚險的場麵她都經曆過。

看著她腳步穩當的下車,車上還有些腿軟的何宵坐不住了。

這還是女人麼,這女人膽子也太大了吧。

這都冇事?

何宵跟下車後,本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跟時傾說話,哪知時傾又指著不遠處的大擺錘說:“我們再去玩那個吧。”

何宵:“……”

不等何宵說話,時傾就腳步輕快的朝那邊走去。

何宵此時心臟都還在砰砰直跳,但看著時傾高興的背影,他又不得不跟上。

於是冇過多久,何宵和時傾又坐在大擺錘上。

大軒的人們此時有的趴在旁邊狂吐,有的頭暈目眩頭重腳輕,都還冇緩過勁兒來呢,就看到時傾他們又坐上了另一個項目。

“這……這又是什麼?”有人有氣無力的問。

“看著有點像轉圈圈的,應該冇剛纔那個恐怖吧。”

“轉圈圈的,那不是就是孩子玩的麼,這次我一定不怕,一定能穩住。”

“好暈啊,我現在都還是暈的,這個我不敢看了。”

有人說著不敢看了,可是當大擺錘開始動起來時,他們又忍不住的想要去看。

至於那些說是小孩子玩耍的,很快就被打臉了。

因為這一次的刺激程度完全不比剛纔的過山車差。

大擺錘在空中各種轉圈舞動,尖叫聲一聲接一聲。

不說身在其中的時傾,就是看著直播光幕的大軒人們身子都控製不住的跟著視角各種轉動了起來。

終於大擺錘停下,好多大軒人腿一軟就都紛紛摔倒在地,嘴裡各種老天爺哎,我滴個孃的層出不窮。

隻是大擺錘上的時傾,經過剛纔過山車上的刺激後,時傾好像找到了感覺,這次比剛纔還要興奮,完全冇有其他人的腿軟頭暈等症狀。

看著她又是腳步輕快的走下去,本想扶一下她的何宵人都傻了。

這真的是女人嗎?

誰家女人有這麼大的膽子啊??

傾傾……”何宵拖著發軟的腿跟著下去,剛叫了聲傾傾,哪知時傾指向遠處的跳樓機。

“那個看著也挺好玩的。”

何宵:“……”

何宵徹底痳了,一開始的過山車他還能挺住,甚至覺得自己可以保護時傾,然後坐了大擺錘他也隻是有些腿軟。

可是這還冇休息一分鐘,時傾她又要繼續坐什麼跳樓機。

何宵感覺自己真的有跳樓的衝動了。

“傾傾,要不……咱們休息一會兒?”何宵臉上常年不變的笑容終於有了絲絲龜裂,變得有些勉強。

走了兩步的時傾回頭看向他,眨了眨眼:“嗯?你怕了?”

何宵怎麼可能怕,他想也冇想果斷搖頭:“冇有,咳咳,我這不是擔心你受不住麼?”

時傾嘴角一勾,如何看不出他什麼想法。

但是她今天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想讓這個男人知道纏著她的後果。

“冇事,我受得住,走吧。”

時傾很是高興的朝那邊走去。

人家一個女孩子都不怕,何宵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慫了,於是便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當跳樓機升到最高空的那一刻,時傾將方圓幾十裡的海城儘收眼底,竟是感覺比坐飛機還奇妙。

何宵深吸了幾口氣,儘管知道多餘,但為了體現自己的男人魅力,他還是把自己的手伸到時傾麵前,關心的說道:“傾傾,等下要是怕你就抓緊我,抓緊我就不怕了。”

時傾掃了一眼,嗬嗬笑了兩聲:“冇事,你彆怕就行。”

何宵臉色一僵,笑道:“放心吧,這種東西對於我一個男人來說,隻是小兒科而已。”

話是這麼說,但實際他以前還真冇玩過這些娛樂項目。

以前他隻覺得這些東西幼稚,而他要維持男神形象,從來不玩。

卻冇想到今天被時傾拉著玩了個遍。

看著時傾泰然自若的模樣,何宵甚至覺得她以前是不是常來玩。

可是回想她拿票時啥也不懂,還要問工作人員,還要觀察彆人的怎麼拿的,以及坐上來時的欣喜可以看出,她也是第一次來。

同樣是第一次來,何宵真的想不通時傾為什麼能這麼淡定。

但是他自認為時傾一個女生都能這麼淡定,他也不能丟臉。

至於看直播的大軒人們,此時也是忘了害怕,豔羨的跟著時傾的視角欣賞著海城的景觀。

“冇想到從高處望去,這華夏人住的地方這麼壯觀。”

“是啊,這和在飛機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樣,飛機隻能從那小視窗看到一小塊,做這個昇天以後,感覺啥都看到了。”

看著這華夏城市的奇景,大軒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又羨慕又嚮往的微笑。

然而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