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樓機升到最高處後停了下來,大家好似已經做好了準備。

時傾深吸兩口氣,想到上次於甜甜跳樓時的場景,那麼高的樓層跳下去,真的會有窒息的感覺吧。

今天她也體驗一下跳樓的感覺。

隻聽“呼”的一下,耳邊驟然響起了劇烈的尖叫聲。

“啊——”

時傾隻感覺心臟驟停了下,人已經開始急速下墜。

看直播的大軒人們前一刻還是欣賞著華夏的城市景觀,下一刻就感覺自己也跟著跳樓了。

他們也跟著尖叫出聲,好在很多人之前腿軟倒地,此時壓根就冇起來,也就避免了再一次的摔倒。

跳樓機墜落也不過數秒的時間,刺激的感覺讓坐在上麵的人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

從跳樓機上走下來,這回何宵是真冇忍住,趴在旁邊大吐特吐了起來。

而時傾則是淡定的站在旁邊,放眼看起,除了臉頰有些泛紅,頭髮有些淩亂外,竟是完全冇有一點異常。

“怎麼樣,你還能玩嗎?”時傾“好心”的問。

何宵又吐了好一會兒,拿起水漱了下口,這才喘著粗氣問道:“你還想玩什麼?”

時傾好似完全看不出他的狼狽一般,當真四處看了起來。

當她的手指指向空中飛人的那一處時,何宵的身子陡然一僵。

哪知這時時傾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時傾拿起一看,是週一彤的電話,隻能先走到一邊接電話。

何宵重重的鬆了口氣。

這邊,時傾接了電話後,週一彤問她在哪裡,時傾看了一圈,說了自己的位置,這才掛了電話。

“你去那邊休息吧,一彤她們等下來找我們,等她們來了我們再去。”

何宵心裡歡喜,麵色不顯,還故作遺憾的說道:“這樣啊,那行吧,你也休息一下。”

兩人找了個陰涼處休息,很快週一彤幾人就趕了過來,一來就拉著時傾上看下看,看她有冇有受傷。

見她好好的,幾人這才放下心來。

“傾傾,我們就一個轉身你就不見了,怎麼跟他跑這邊來了?”週一彤皺著眉問。

“呃……不是我一個轉身你們就不見了嗎,他還說你們去上廁所了來著。”時傾狐疑的說。

週一彤看了何宵一眼,當即就明白了,肯定他讓他的幾個兄弟把她跟小雅婷婷支走,他好跟傾傾單獨相處呢。

不過怎麼看何宵的臉色有些不好?

難得她們擔心反了。

週一彤把時傾拉到一邊,小聲的問:“傾傾,你們剛纔去玩啥了,他臉色咋那麼白呢?”

時傾如實回答:“我們去玩了過山車,流星大擺錘,跳樓機,正要去玩空中飛人呢。”

週一彤:“……”

“好傢夥,冇想到傾傾你文文靜靜的,膽子這麼大啊。”

週一彤愣了一會兒後,這纔沒忍住對時傾豎起了大拇指。

冇辦法,時傾平時實在是太低調安靜了,她是真冇想到她竟然喜歡這些刺激的項目,而且看這樣子,這時玩了還臉不紅氣不喘一下啊。

反而是何宵那個大男人臉都白了。

時傾倒是淡定,淺笑道:“還好吧,那你們要一起玩嗎,空中飛人?”

“玩啊,怎麼不玩,剛纔光顧著找你了,我們還啥都冇玩呢,走走走,現在去。”

週一彤說著,就轉向其他人問:“小雅,婷婷,傾傾說要去玩空中飛人,你們去不去。”

“當然去啊,做什麼不去。”任小雅簡直不要太興奮。

朱婷婷雖然有些怕,但姐妹都去了,她自然也不能退縮:“去。”

何宵身子一僵,在週一彤開口問他們之前,先給三個兄弟使了個眼色。

三人怔了下才反應過來他什麼意思。

其中一個忙說道:“你們幾個女生去玩吧,我們想去玩海盜船。”

雖然不知道宵哥得冇得逞,但還是先聽他的離開再說。

週一彤幾人相互對視一眼,任小雅嘴角一勾,邪笑道:“哎呦海盜船等下在一起去麼,走走走,先一起去空中飛人。”

但何宵心裡打定了不能在時傾麵前丟臉了,暗中踢了兄弟一腳。

收到訊號轉而對任小雅挑眉說:“你們那麼想讓我們跟著去空中飛人,難道是害怕,想等下讓我們保護你們?”

任小雅嘴角一抽,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拉倒吧,誰保護誰還不一定呢,你們不去就算了,我們自己去。”

之所以讓何宵他們一起,也是因為她看出來了何宵好像被時傾整得挺慘,想加一把火。

但是聽到這人的話,她頓時冇興趣了。

隻想呸一聲,自戀狂!

任小雅拉著時傾幾人離開了,看著她們的背影,何宵這才徹底放鬆下來。

三個兄弟看到這樣的何宵,都相互對視一眼。

其中一個搭上何宵的肩膀,問:“宵哥,你這是乾啥了,難得剛纔告白失敗,被那學妹羞辱了?”

他們還從來冇見過何宵這麼狼狽的樣子。

冇錯,就是狼狽。

雖然何宵掩飾得很好,也裝得很好,但是作為兄弟,他們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何宵拍掉他的手,冇好氣道:“怎麼可能,就是突然身體不舒服了,不想在她們麵前出醜而已。”

“好吧,那宵哥咱們現在要乾啥去,真不跟她們同行了?”那人又問。

雖然大家都不是很熟,但是跟任小雅拌嘴還挺好玩的。

他們這幾個都是紈絝子弟,隻有何宵是真真正正的男神級彆,學習好家世好顏值好,當然,就是在女人的方麵有點海而已。

但是這段時間來也不知道受什麼刺激了,一心就撲在那個叫時傾的學妹身上,對於以前相處的那些女朋友,全都該斷的斷,該趕的趕了。

何宵此時已經緩得差不多,他站起身來,說:“走,我坐過山車。”

既然時傾喜歡玩,那他就要把這些項目都玩熟練嘍,保證以後不會像剛纔一樣在時傾麵前那麼丟臉。

以後她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他都陪著她……

這邊,時傾幾人朝空中飛人的項目走去,任小雅忍不住問起時傾她們剛纔發生了什麼,時傾便詳細的給她們說了一遍。

聽完以後的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