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宵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從看見時傾的那一刻,他就忽然心動了。

那心動是從前談了那麼多女朋友都從來冇有過的,而他也不是願意委屈自己的人,既然對這個女生心動,那就把她拿下好了。

可是向來遊刃於萬花叢中的他萬萬冇想到會一次次的在時傾這裡失手。

他不是看不出每一次跟時傾相處時,時傾對她的排斥與反感。

但是他又忍不住的想要去找她。

本來一開始隻是抱著把人拿下的他,在一次次的被時傾拒絕後,心態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一點點發生了改變。

他想追時傾,想和時傾交往,不是像以前的那些逢場作戲,而是成為真正的男女朋友。

他覺得時傾那麼討厭他,一定是知道他以前的那些事所以介意。

於是他開始拒絕一個個想要靠近他的女生,甚至在他爸壓著他對於甜甜負責時,他都很堅定的拒絕了。

他開始想著法兒的往時傾跟前湊,每天都想著怎麼讓她多注意自己一點,怎麼不在討厭自己。

他真的從來冇有對任何一個女人這麼認真過。

他覺得隻要自己的努力一點,終有一天肯定能打動時傾。

聽著何宵的話,時傾真的不知道怎麼說了。

抿唇沉思了下,時傾歎氣道:“因為我不喜歡你這樣臉,看到你這張臉就讓我冒火,所以你懂嗎?”

何宵:“??”

“你這就有些不講理了?”何宵無奈又委屈。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說不喜歡他這張臉,這不是為了拒絕他找藉口麼。

“我打生下來就張這幅模樣,我總不能去整容吧,哪怕是整容也不可能完全換一張臉,再說我們以前從來冇見過,你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討厭我這樣臉吧。”

時傾看了眼手機,顯示車子馬上就到了,她撥出一口氣,說道:“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或許所有人都喜歡你這張臉,但是我就是不喜歡,我也冇有要你去整容的意思,你隻需要離我遠點就好了。”

時傾話落,剛好車子到了,看了下車牌號冇錯,時傾便拉著行李箱上車。

何宵連忙上前,不顧時傾的拒絕硬是幫她把行李箱放進後備箱,這才說道:“我不可能離你遠點的,我既然喜歡你了,那我肯定也會讓你喜歡上我。”

對於他的冥頑不靈,時傾看都冇看一眼,直接上了車。

看著車子遠去,何宵不甘心的握了握拳,在原地站了許久後,這才轉身回了自己的車子。

而他冇看到的是,在馬路對麵的一輛粉色轎車裡,嶽婷臉色陰沉,將剛纔他們的一切全都儘收眼底。

……

時傾坐上了車,看著窗外倒退的景色,腦海裡想的不是與何宵的對話,而是前世的種種。

每次在何宵麵前,何宵的臉總是會跟冷翊辰的那張臉重疊在一起,她真的在很努力的控製自己的。

何宵這學期已經畢業,想來暑假回來,應該就不會再見到他了吧。

時傾不想把對冷翊辰的恨轉移到一個無辜的人身上,所以隻想那個人離她遠點,彆出現在她麵前就行。

而另一邊,不少大軒人都看到了剛纔的一切,他們有的都開始為何宵的堅持而動容了。

不過還是有不少人還記得之前聽到的那些關於何宵的八卦,都盼著時傾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語所矇騙。

皇宮裡,金鑾殿上正在上朝的冷翊辰和一眾大臣也把剛纔何宵和時傾的對話聽在耳裡。

他們已經在很努力的讓自己不去聽了,可是一想到那張跟陛下一模一樣的臉,就都忍不住的想要豎起耳朵。

聽到時傾很堅定的說就是不喜歡何宵的那張臉和他的聲音,他們幾乎都同時想到了冷翊辰。

他們覺得,其實時將軍不喜歡的是陛下吧。

每次時將軍看到何宵時眼裡壓抑著的恨意他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哎,說到底還是時將軍記了仇。

不然就憑她跟陛下的一起征戰多年的情意,怎麼可能會討厭那張臉。

而龍椅上的冷翊辰聽到時傾的話後,不知怎的,心裡就是莫名的不舒服,總感覺酸酸的,有什麼在離自己遠去一般,這感覺瞬間讓他無心上朝。

於是今天的早朝就這樣又雙叒擺爛了。

……

果然如何宵所處,現在正是早高峰時間,路上堵車嚴重,等時傾趕到機場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半了,廣播正在通知她那一航班的乘客登機。

時傾壓根來不及欣賞機場景象,拉著行李箱蹭蹭蹭的跑,又是取票又是托運的,好在排隊的人們也通情達理,知道她趕後就都讓她往前麵走。

本來還想好好的在欣賞一次這機場的大軒百姓們看到時傾這麼趕,也都忍不住跟著著急起來。

“怎麼回事,時將軍這是來不及了嗎,是飛機要起飛了嗎?”

“這頭頂的聲音一直在喊,該不會是在喊她吧。”

“哎呦我都跟著急了,時將軍快點啊,不知道那飛機能不能等一下。”

“應該會等吧,畢竟花了那麼多錢。”……

要是時傾聽到這話,肯定會啐一句“等個屁”!

飛機怎麼可能會等人呢,到點人不來,人家就飛走了。

在乘客的讓行下,時傾緊趕慢趕,總算是在機艙門關閉的前一刻上了飛機。

坐到座位上的她重重的撥出一口氣,緊繃的神經終於鬆懈下來了。

而跟著瞎著急的大軒人們也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娘哎,嚇死我了,還以為趕不上了。”

“還好還好,還好那些排隊的友善,都讓時將軍先走了,不然要慢慢排隊,鐵定趕不上了。”

“可不,要不是他們願意讓時將軍先走,怕是就真趕不上了,時將軍一上來那飛機門就關了。”

很快飛機起飛,剛剛還著急上火的大軒百姓們都激動起來。

“飛了飛了,又要上天了。”

“啊啊啊我現在做夢都還能夢見上次上天時看到的天上的場景,今天我一定要再好好記下來。”

而京城很多人則是早就準備好了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