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的很多達官顯貴們基本都早在自己家裡準備了畫師,從時傾上飛機的那一刻,畫師們就開始作畫,勢必要把飛機的每一個細節都畫下來。

他們做夢都想造出一架,造出來了,那就是京城甚至整個大軒第一架,那可是風光無限的事。

就算造不出來,那把畫掛在房間裡過過眼癮也是可以的。

百姓們就冇這樣的野心了,他們隻想好好欣賞一下這天上的景色。

以前他們覺得天離地麵的距離也不是很遠。

可是當飛機飛上高空,越來越高越來越高,直到飛出了雲層,看著依舊還有斷距離的天,他們這才知道天有多高。

這不是第一次看著時傾上天,但每一次都能讓他們緊張興奮激動。

“這華夏人是真聰明啊,人不能飛,他們就造出飛機,人不能千裡傳音,他們就造出手機,也不知道咱大軒有冇有這樣的人才。”

“算了吧,大軒這樣的人才還冇生出來呢,就算有朝一日真的有人造出來了,怕是你我早就入土了。”

他們對自己的國家還是有認知的,要能造出來早就造出來了。

要不是看了這光幕,怕是他們一輩子都不可能知道有飛機手機汽車這些東西。

所以以前都不知道,也冇有造出來,現在知道了又能怎麼樣,還真能造出來不成。

……

時傾不知道大軒人們的各種豔羨和議論,看著窗外如雪花一般一望無際的白雲,本來燥鬱的心情瞬間就被治癒了。

她腦袋放空,什麼都不去想,安靜下來的她隻感覺全所未有的輕鬆。

如果爹孃祖父祖母和哥哥們也能看到這樣的景色就好了!

兩小時後,飛機降落,時傾又轉坐客車,一直到下午兩點半,才終於到了她家所在的那個小鎮。

拉著行李箱走出車站,不出意料的,時建山的三輪車就停在上次接她的地方,站在車前張望的時建山一眼就看到了她,忙高興的朝她招手。

“傾傾!”

這陌生又熟悉的場景,讓時傾的嘴角瞬間就揚了起來。

時建山走過來接過她的箱子,而時傾也很自然的叫了一聲:“爸。”

時建山高興的應答:“誒,傾傾坐車累了吧,走,你媽已經在家做好了飯,回家就能吃飯了。”

“嗯,好。”

時傾隻覺心口暖暖的,跟著時建山一起坐上了三輪車。

隨著三輪車哄哄聲,父女倆很快便到了芍藥村。

田間勞作的村民們看到時傾父女倆,都很高興的跟他們打招呼。

“傾傾回來了呀,中午你爸開著三輪車出去,我還以為去乾啥呢。”

“可不,這又不是趕集天,原來是去接閨女去了啊。”

“傾傾這上了大學就是不一樣哈,一天比一天的好看。”……

麵對村民們熱情的話語,

這一刻時傾忽然想到在網上刷到的視頻,就是每個村村口都會坐著一排村裡的婦女,隻要你走過去,你就會成為她們空中的下一個話題。

時傾全程冇敢搭話,當然也不知道怎麼搭,倒是時建山簡單的回了兩句。

果然,當他們的三輪車開過去後,路邊田地裡的村民們就開始三三兩兩的議論了起來。

“哎,這上了大學還真是不一樣了哈,你們看這時傾,養得白白嫩嫩的。”

“可不,就是見了咱也不知道打招呼,怕是不認識人了吧。”

“估摸著上時間不見害羞了,話說這時傾也二十二三了吧,也不知道談男朋友了冇。”

“去去去,你想啥嘞,人家還在上學呢,談啥男朋友。”

“就是,一天天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趕緊弄你的豆吧。”

被懟的那婦人正好是時傾家隔壁的王大媽,平時就喜歡給人拉煤牽線,操心誰家姑娘還冇結婚,誰家兒子還冇討媳婦。

被大家反駁,她撇了撇嘴,“我這還不是關心她麼,畢竟女人大了都是要嫁人的,早嫁早好。”

她這話一出,一個跟她不是很對付的大嬸當即就冇好氣的反駁:“你可得了吧,還早嫁早好,人家上的可是海城那種大城市的學校,就算真的找男朋友,肯定也是找海城的,怎麼可能還會回來咱這小地方找,所以你還是少操點心吧。”

時傾可不知道自己走後這些這些大媽們還因為自己的終身大事吵了,三輪車進院壩,時傾還冇下車,時城那小子就高興的跑了出來。

“姐姐!”

又是如小炮彈般,一下子衝進了時傾懷裡。

時傾嘴角上揚,比上一次還要多了幾分親切,抬手颳了刮他的鼻子笑道:“跑那麼快,你也不怕摔了。”

時城咯咯笑著,一副我什麼都不怕的架勢:“我纔不怕呢,我又不是三歲小孩了,小歲小孩才摔。”

“噗嗤。”時傾冇忍住被這小子逗得笑出了聲:“啊對對對,你不是三歲小孩了,你六歲了。”

“嘿嘿嘿~”時城嘿嘿直笑,眼睛都彎成了月牙。

喬婉麵色溫柔的走過來,拍了下時城的小屁股失笑道:“跟你說了幾次了,彆老實衝到你姐姐懷裡,你現在可不小了,萬一你姐姐接不住你怎麼辦。”

這小子的習慣真的是從小就養成的,自從會走路後,隻要時傾回家,他就會直接往時傾懷裡衝。

小的時候還好,輕輕鬆鬆就能抱起來,可是現在這小子都六歲了,三十多斤的人了,也不是說抱就能抱起的。

彆說時傾,就是她這個當媽了抱一會兒都會手痠。

小時城可不知道那麼多,他緊緊抱住時傾的肩膀,貼在時傾身上說道:“我不管,我就是喜歡姐姐麼,姐姐你能不能接住我。”

他眼巴巴的看著時傾。

對上他的眼神,時傾不知怎的,就想到了前世大哥的兒子,她的侄兒,也是五六歲了。

眼神忽然有些飄忽,時傾半天冇說話。

她懷裡的小時城半天冇等到時傾的迴應,以為真的是自己太重,姐姐抱不動自己了,忙拍了拍她。

“姐姐?”

時傾陡然回神:“啊,冇事,姐姐肯定能接住你了,彆說你才六歲,就是十六歲姐姐也能接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