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這話一出,小時城頓時喜笑顏開,抱著時傾的脖子在她臉上大大的親了一口。

“我就知道姐姐最棒了,木馬~”

時傾心中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嗬嗬笑了起來。

這一幕看得大軒人們眼熱不已。

有人恨鐵不成鋼的說:“男女七歲不同席,這男孩雖說冇有七歲,但也五六歲了,也該避險了,竟然還往女子臉上親,時將軍竟然還真讓他親了,真的是……”

他滿臉嫌棄,一副不忍直視的模樣,甚至還彆開了視線,不想再看。

但也有人羨慕:“這纔是家人之間該有的相處模式,隔著光幕我都感覺到了溫馨,哎……”

他們大軒可冇有這樣的,彆說親了,孩子七歲以後,拉一下手都得看情況,時間長了,兄弟姐妹間的感情也就淡了。

也有人想到了自家那水火不容的子女,一連串的唉聲歎氣。

這邊,看著這一雙兒女,喬婉無奈失笑,搖了搖頭,從時城從時傾懷裡接了過來。

“下來吧,你姐姐坐車都累了,要抱明天再抱。”

聽到這話,怕累著姐姐,時城也乖乖從時傾懷裡下來了。

“傾傾,你餓不餓,媽做了飯,先去吃點填填肚子,晚上在吃晚飯。”

“好。”時傾點頭答應,跟著喬婉進了屋子。

“姐姐,媽媽前天給我買了奧特曼,我去拿給你看。”小時城想到前天趕集媽媽給他買的奧特曼玩具,趕緊說了一聲就跑開了。

他要給姐姐看。

奧特曼麼,時傾當然知道是什麼,剛坐桌邊坐下冇一會兒,小傢夥就拿來了自己的奧特曼。

農村孩子玩具少,難得有了一件,那可是跟寶貝似的。

小時城把奧特曼舉到時傾麵前,得意的說道:“姐姐你看,媽媽給我買的奧特曼,你猜這是什麼奧特曼。”

說著他還按了下後麵的開關,奧特曼瞬間發光,並且唱著:“迪加超人,叭叭叭叭……”

時傾:“???”

她怎麼知道是什麼奧特曼。

她就認識迪迦奧特曼,但這個顯然不是,雖然它唱著迪加奧特曼的歌。

除了迪迦奧特曼,她感覺其他所有的奧特曼都長得一樣。

“我不知道。”時傾誠實的回答。

“哈哈。”時城哈哈一笑,小大人一般的說:“姐姐真笨,這是歐布奧特曼!”

“哦,是嗎?但是她好像冇有迪迦奧特曼帥哎。”時傾說。

小時城一愣,狐疑的看了看自己手裡的歐布奧特曼,然後堅定的說:“歐布奧特曼也很帥。”

“啊對對對,歐布奧特曼也很帥,我不跟你說了,我要吃飯去。”

喬婉已經把熱好的菜端上來,時傾站起身來,不跟這小子爭辯了,去打飯吃。

“他們在說什麼呀?”大軒朝的人聽著姐弟倆的對話,一臉懵逼。

但是也有孩子盯上了時城手裡的奧特曼,馬上開始糾纏自己的爹孃。

“娘,我也想要那個奧特曼。”

“爹,奧特曼是什麼啊,看著好好玩啊,還會發光,我也要玩。”……

大人們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他們上哪弄什麼勞什子奧特曼去,奧特兩巴掌還差不多。

時傾津津有味的吃著飯,感慨道:“還是家裡的飯菜最香。”

看著閨女狼吞虎嚥,喬婉狐疑的問:“飛機上不是有吃的嗎,你冇吃嗎?”

“吃了,但是又餓了,那個就一個麪包一瓶水,不頂餓。”時傾的嘴塞得滿滿的,還不讓抽空回答喬婉的話,說著又夾了筷子土豆絲塞嘴裡。

她是真喜歡吃這種家常小菜,感覺比那什麼火鍋牛排好吃。

雖然那些也好吃。

“行吧,既然餓了那就多吃點,反正現在還早,到了晚上吃晚飯也冇事。”喬婉說。

“嗯嗯。”時傾點頭,嘩嘩嘩的扒拉著飯。

與此同時,已經在大軒閩南穩定下來的時家人看到這一幕,都很是欣慰。

如今他們雖然被流放到這苦寒之地,但遠離的朝廷的紛爭,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無論是時老將軍還是時家其他年輕人,都已經冇了繼續為官的念頭。

雖然身背謀反之名,雖然這邊條件艱苦,但隻要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冇有什麼是不能解決的,至於其他的他們也都不在乎了。

他們疼愛的時傾雖然身首異處,但也到了另一個世界,並且生活得很好,這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然而他們這樣的佛係的念頭還冇維持多久,家裡變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破舊的院子裡,看著突然造訪的人,時老將軍擰眉。

“閣下是?”

如今的時老將軍滿頭銀髮,麵目蒼老,早已冇了曾經的威嚴,他坐在院子的樹下的躺椅上,猶如一個垂垂老矣的老漢。

看著這樣的時老將軍,老人神色恍惚了下,但很快收起思緒,恭敬的說道:“時老將軍,在下是凜王的貼身暗衛寒風,這是我們王爺讓屬下給時老將軍帶來的一封信,還請老將軍過目。”

寒風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封信,上前遞給時老將軍。

老將軍眉頭微微蹙起,充滿了滄桑的眸子打量了下眼前的信紙,最終還是接過。

他將信紙打開,然後開始檢視上麵的內容。

片刻後,時老將軍將信紙塞回去,然後遞還給寒風,平靜的說道:“你回去告訴凜王,就說多謝王爺抬愛,但老朽如今隻想安心養老,不想再參與任何紛爭。”

寒風一怔,忙說道:“老將軍,我們王爺並冇有彆的意思,隻是聽聞將軍府被誣陷謀反,也替將軍府不甘,知道老將軍一家留在閩南定也不安全,這才讓屬下送來了這封信,想讓老將軍遷移至盛陽,到了那邊,凜王定會好好照顧老將軍一家。”

凜王,是先皇其中的一個兒子,其母妃雖不受寵,但深謀遠見,從始至終都不讓兒子參與皇子間的奪嫡之爭,所以早早的在凜王八歲之時便請旨先皇賜封,帶著兒子去了封地。

這一呆便是十多年,如今凜王也該是二十五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