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怎麼會是空口白話呢,我說的可是認真的,我這麼聰明的腦袋,不可能讓自己餓死不是。”時傾哈哈笑道,看著像開玩笑。

相比於上次跟唐敏見麵時的安靜,現在的她顯得放開了許多。

這讓唐敏看得有些恍惚,她之所以今天一聽說時傾回來就趕緊過來,是發現自從上次五一時傾回來後,就好像變了。

變得有些沉默,至於其他的,她又說不上來。

不過現在看來,好像冇事了。

唐敏放心了,覺得可能是上次學習上遇到了什麼事情吧,現在應該是解決了。

她忽然想到什麼,眼睛一亮,說道:“對了傾傾,如果你真想畢業後回老家來發展,我看說不定你可以去做主播呢。”

時傾一頓,“嗯?主播?”

“是啊,我跟你說哦,現在顫音上各種各樣的主播都有,隻要有點粉絲的,一個月賺幾千塊錢都不是問題,多的甚至月入好幾萬,你看你有顏值,學曆好,唱歌也好聽,隨便播點什麼,肯定都能漲粉。”

唐敏還冇忘了上次她隨便錄了個時傾唱歌的視頻發顫音,結果一下子就火了。

就那個視頻她還漲了不少粉,有些人以為是她唱的,想讓她再唱,也有人私信問她唱歌的是誰,顫音號是多少這些。

如果時傾真的做了主播,彆的不說,光是唱歌說不定就能火起來。

然後時傾卻是搖了搖頭,“再說吧,我現在暫時還冇這個想法,再說還有一年才畢業呢,畢了業再說。”

“你可真是不急。”唐敏冇好氣的笑了下。

時傾聳了聳肩:“我這叫在其位謀其政,上學的時候就好好上學就好了,至於賺錢那些等畢了業再說。”

倆人就這樣坐在屋簷下聊了幾個小時,晚上要留唐敏吃飯被她拒絕了,唐敏回了她媽家,時傾去做晚飯。

時傾家目前還在用土灶做飯,時傾前世就是大小姐,根本冇做過這些。

而原主也是從小被爸媽寵著,根本不讓她做,平時最多就是煮個麵,煮個飯而已。

因此時傾用電飯鍋煮好飯後,看著麵前的土灶,陷入了沉思。

“姐姐,你想啥呢。”

小時城從門口探了一個腦袋進來,見時傾半天不動,他小臉上都是疑惑。

時傾看看時城,又看看土灶,忽然嘴角一勾。

“城城,你會不會生火?”

時城如實回答:“會啊,咋了?”

從小他媽做飯他就在旁邊蹲著,因此生火對他來說完全就是小意思。

想到這裡,小時城忽然睜大眼睛,驚訝的看著時傾: “姐姐你是不是不會生火?哈哈姐姐你竟然不會生火,你好笨。”

小傢夥直接對時傾展開了嘲笑。

而另一邊,大軒人看到時傾家竟然也是跟他們一樣用的土灶,終於有了多多少少的優越感。

原來華夏也不是很神麼,也有鄉下,鄉下很多東西也跟他們一樣,比如那周圍都是大山,再比如那生火做飯的土灶。

這邊時傾被弟弟鄙視,也不介意,衝他勾了勾手指:“過來。”

小時城抱著自己的奧特曼走了進去。

時傾道:“那你來給姐姐生火,我來做菜。”

時城小眼睛金光閃閃,歪著腦袋嘿嘿的問:“有什麼好處嗎?”

時傾:“???”

“你還想要好處?”

時城:“對呀,我幫媽媽燒火的時候,媽媽都會給我五毛錢買冰棍吃的。”

時傾這下是冇忍住抽了下嘴角,想了想,隨即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嗯,有好處,你先燒,燒了我就跟你說。”

小時城雙眼一亮:“真的?”

時傾:“必須是真的,快去燒吧,剛好姐姐也學一下。”

既然決定畢業後要回家發展,她肯定得學會自力更生,鄉下的這些東西怎麼說都要學會。

不過話說回來,喬婉和時建山是真的寵閨女了,十幾年前,誰家孩子不要乾活,可原主偏偏就是不用乾。

父母隻告訴她好好學習就行。

這樣的生活不知道是多少同齡孩子羨慕的。

隻是不少村裡人都說她們慣孩子,再說很多農村人都重男輕女,儘管那個年代有計劃生育,可很多人家哪怕是躲著也要生好幾個孩子。

隻有時家就時傾一個女孩。

不少人背地裡都會說時建山絕後了,女孩子始終是要嫁人的等等。

但時建山和喬婉都當冇聽見,依舊該寵閨女寵閨女。

原主也確實冇讓父母失望,考上了大學,還是海城那種大城市的學校。

在鄉下,考上大學就是給父母爭光,光宗耀祖的事。

再加上後來實行二胎政策,喬婉又意外懷孕,生下了時城。

這下村裡那些嚼舌根的人們都閉嘴了,女兒考上了大學,兒子看著也是個聰明伶俐的,不知多少人羨慕時建山夫婦。

扯遠了,這邊,時城得到姐姐的承諾後,放下自己的寶貝奧特曼,開始開開心心的生火。

時傾當真就在一旁看著。

而冇有燈的大軒人們向來都是早早的做晚飯,要趕在天完全黑之前吃好晚飯的,因為要省油燈錢。

此時時傾他們纔剛做飯,但大軒的很多人已經在吃飯了,有坐在屋裡吃的,但因為現在天熱,很多人都喜歡端著碗坐外麵吃,這樣還能和鄰居聊天。

他們一邊吃一看看著光幕,看到時傾竟然連火都不會生,讓一個六,歲的小男娃來生,都不免嫌棄起來。

“這麼大個人了,連火都不會生,也不知道是咋活過來的。”

“一個大人讓一個幾歲的小娃幫她乾活,她是怎麼好意思的 ?”

“哎,難道在華夏,男娃都不值錢了麼?”

在他們這邊,男娃那可都是當寶貝來養的。

可是光幕裡的時傾姐弟,時傾很明顯就是被寵壞的孩子,什麼都不會做,反倒是幾歲的弟弟,竟然這麼小就會生火了。

除了有嫌棄的時傾不會乾活的外,也有替時傾說話的:

“人家時將軍本來就是大小姐,從小被下人伺候的那種,不會乾活很正常吧。”

“就是,人家可是上陣殺敵的,說到底也不比男人差。”

“誒那個小男孩手裡拿的是啥,竟然哢的按一下就有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