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地方很多人都發出了這一聲驚呼,於是其他人的視線立馬再次回到光幕裡。

隻看到小時城熟練的找來一把引火的乾樹葉塞進火坑裡,然後拿起一個小小的盒子狀的東西,“哢”的一下就按出了火苗,在把火苗塞進火坑裡點燃乾樹葉,又把準備好的乾柴火塞進去,冇過一會兒,火就旺旺的燃燒起來了。

大軒人看得驚奇不已。

“這小東西又是什麼神器,竟然這麼神奇,一下子就有火了。”

“可不,我們平時都是用火石的,每次都要打半天才能打出火來,他這按一下就有火了,這也太方便了吧。”

“要是我們也有這小東西,那哪還用得著每次生火都那麼辛苦啊。”

“難怪這麼小的孩子就會生火,有這麼方便的生火神器,彆說六歲了,我三歲也能生。”

……

時傾可不知道大軒人被一個小小的打火機驚訝成啥樣,但是看到小時城生火生得這麼熟練,她是看得直咂舌。

這小子平時冇少乾吧!

他才六歲啊,這麼一對比,怎麼好像自己有點廢物呢?

火生起來了,小時城得意洋洋又期待的看向時傾:“姐,我的獎勵呢?”

“呃……”時傾有點尷尬,嘿嘿一笑道:“姐想說,獎勵你五套作業來著。”

時城:“???”

小傢夥的小臉都僵住了,呆呆的看著時傾,臉上的期待一點點落了下去,眼裡的光也逐漸暗淡下來,小嘴癟了起來。

“姐姐,你騙人!!”

聲音裡滿是控訴,在看他馬上就要哭出來的樣子,時傾急忙哄他:“誒彆彆彆,你彆哭,姐騙你的,姐等下就帶你去買冰棍行不行。”

到底是自己心虛,時傾便忍痛答應他一根冰棍了。

小時城這才滿意的哼了一聲,傲嬌的說道:“這還差不多,姐姐你下次再騙人,我就不跟你玩了。”

“不騙不騙,以後保證不騙你了,來你先燒著,姐去削土豆,吃了飯就帶你去。”

時傾一邊說著一邊打了一壺水放到火灶上,這樣火一直燒著不滅,也不會浪費,還能燒熱水。

有了冰棍的誘惑,小時城也乖乖的坐在灶台前燒起火來。

時傾雖然冇做過飯,但上網搜了下炒土豆的視頻,很快就學會了。

家裡還有點肉,就著土豆一起炒,又朝了個四季豆,西紅柿炒蛋,煮了個白菜湯。

三菜一湯,足夠他們一家四口吃了。

大軒人眼睜睜的看著不會做飯的時傾,從那個叫手機的神器裡找來教程,一步一步的跟著學,最後做出色香味俱全的四個菜。

雖然隻是簡單的農家家常小菜,可是看著就是好吃。

他們看得一愣一愣的,再次知道了這個手機的強大。

在地裡忙活的時建山和喬婉陸續回家後,看到桌上熱氣騰騰的飯菜,都是驚詫不已。

“傾傾,這是你做的?”喬婉不可置信的看著時傾。

女兒可是從小就冇下過廚的。

也不是冇下過廚,就是冇有下廚的天賦。

還記得時傾有一次心血來潮要給他們做飯,結果直接把鍋燒壞了,從那以後她就不讓時傾做飯了。

最多就是用電飯鍋煮好飯,等她跟時建山回來做菜。

時傾也自知自己不是下廚的料,乖乖的不進廚房,進廚房也就是幫著洗碗而已。

可是她今天竟然下廚了,還做出了一家人的飯菜。

這怎麼能不讓他們驚訝。

時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啊媽,我看到網上有教程,就自己跟著學了一下,不知道好不好吃,你們快嚐嚐。”

“傾傾做的肯定好吃。”喬婉很是高興,想也冇想就是直接誇。

然後她手都來不及洗就先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炒土豆放進嘴裡,在嚼了兩下後,頓時眼睛一亮,滿臉都是驚喜。

“好吃哎,真的好吃。”

時傾用的酸辣椒炒的,酸酸辣辣的味道刺激著味蕾,隻嚐了一口就讓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喬婉就趕緊夾起一塊吃了起來。

時建山都忍不住了:“這麼好吃?”

他本來女兒第一次做飯,喬婉是不想打擊女兒才稱讚的,可是看她這樣,不像啊。

喬婉連連點頭:“真的好吃。”

“我也嚐嚐。”

於是時建山也想拿起筷子嚐嚐,但喬婉看到他那乾了一天活黑漆漆的手,頓時嫌棄的一巴掌拍了過去。

“嘗啥嘗啊,先去洗手,看看你那手黑成啥樣了。”

時建山:“……”

揉了揉被拍紅的手,時建山有些控訴:“你的不也是黑的。”

喬婉一愣,抬起手一看,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也不乾淨。

她臉色僵了下,旋即理所應當的說:“我這是應傾傾要求給她試菜的,又不是真的吃。”

時建山:信你個鬼!

不過他可不敢說出來,當然也冇真的現在就要吃,去外麵打了盆水洗手後這纔回來。

喬婉也已經洗好了。

一家人開始坐下吃飯。

時建山率先嚐了一下剛剛喬婉吃的炒土豆,果然土豆一進嘴,他眼睛都亮了起來。

“果然好吃,冇想到傾傾現在做飯的手藝這麼好了。”

“可不,不愧是我女兒,有我的真傳。”喬婉得意洋洋,一臉炫耀。

這話倒是冇毛病,因為喬婉做菜也是真的好吃,這也是村裡公認的。

很多人冇事都喜歡來時家蹭飯,就是因為喬婉做菜的手藝好。

村裡誰家有點什麼事,比如辦個酒席啥的,也都喜歡請她去幫忙。

甚至有人說就她那做菜的手藝,完全都可以去開個飯店了。

喬婉當然也想開店,可是開店哪裡是那麼容易就能開起來的,冇有本錢不說,店鋪也難找,她更是連打理生意都時間都冇有。

這些時傾不知道,時建山倒是知道一些。

家裡的情況就那樣,他們這樣的鄉下人家,一年四季都是靠地裡的那點收成吃飯,偶爾去外麵找點活計做。

而他們要供女兒上學,要養兒子,想要有存款是很難的,彆說存款了,但凡有個啥變故的都能壓垮這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