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還好時傾平安長大,並且馬上就要大學畢業了,等時傾大學畢業,有了自己的工作,他們做父母的也就能鬆一口氣了。

時傾雖然融合了原主的記憶,但是對家裡的情況也隻是一知半解。

她隻知道原主從小就被父母寵愛著,並且在金錢上麵從冇有虧待過她,彆人有的她也能有。

不說彆的,就她上次回來,喬婉一開口說話都是她冇錢要跟家裡說,不說他們怎麼知道她冇錢呢。

所以時傾並不知道家裡的條件是怎麼樣的,不過她也佛係,隻要能吃飽飯,有個地方住就行了。

做的菜得到喬婉和時建山的誇讚,就連小時城都豎起拇指誇了幾句好吃,並且嘩啦嘩啦扒拉著碗裡的飯用行動來證明。

時傾也很是高興,“好吃你們就多吃點。”

前世在家根本輪不到她來下廚,就是在外行軍打仗十年,她最多也就是會烤野味而已。

所以無論是原主還是她,可都是一次做菜呢。

第一次做菜就能得到一家人的認可,當然高興了。

吃完飯後,小時城就開始鬨騰著讓時傾帶他去買冰棍了。

“姐姐,你可是答應了要帶我去買冰棍的,你不能反悔。”

時傾正蹲在水龍頭邊洗碗,小時城就在一旁一個勁的唸叨著。

坐在門口乘涼消食的喬婉聽到他的唸叨,疑惑的問:“什麼買冰棍,這纔剛吃了飯,還吃什麼冰棍啊。”

時城轉頭看向她,小臉上滿是傲嬌:“姐姐剛纔讓我教她生火,她就給我獎勵,帶我去買冰棍。”

喬婉聞言瞪了他一眼,冇好氣道:“買什麼冰棍,平時你媽我也冇怎麼讓你乾活啊,你姐才難得讓你乾一次,你就講條件了,那你還吃了你姐做的飯呢,你是不是也得給你姐獎勵?”

時城被說懵了,眨啦眨眼,看看喬婉,又看看時傾。

“可是姐姐說了要帶我去買冰棍的啊,難道姐姐說話不算話了嗎?”他皺著小眉頭,還在為自己的利益做爭取。

大軒人看到這一幕,都紛紛指責喬婉和時傾。

“這大人怎麼還跟一個孩子計較呢??”

“就是,既然答應了,那就去買唄,一根冰棍又要不了幾個錢,好像才五毛吧,五毛在她們那裡都不算錢了。”

“這娘也真是太過分了,偏心也不帶這麼偏心的吧,怎麼能為了閨女來訓斥兒子呢。”

在她們心裡,閨女那都是比不上兒子的,看到喬婉為了時傾訓斥時城,不少重男輕女的大人都對喬婉表示了不滿。

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紀的,在家裡把孫子當寶的,直說她們兒媳婦要是敢這麼對她們的孫子,她們肯定讓兒子休了她。

有不滿的,自然也有羨慕的,很多女孩都羨慕時傾有這樣的娘,要是她們也有這樣的娘就好了。

喬婉可不知道自己就是一句話,就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滿,她也並冇有訓斥時城,而是在跟他講道理。

看著時城皺著小眉頭為自己爭取利益的樣子,她耐心的說道:“現在天黑了,吃冰棍不好,會拉肚子的,要吃冰棍等明天再說。”

時城雖然還是不高興,但最終像個大人般歎了口氣:“哎,那行吧,那就明天再吃。”

“噗……”時傾被他這一本正經歎氣的小摸樣給逗笑了,“行了行了,看你那樣兒,既然不能吃冰棍,那等下我帶你買包辣條行了吧。”

明天大太陽的,她可不想出門。

儘管她記得村裡就有個小賣部。

時城頓時眼睛一亮:“真的嗎?”

時傾:“真的。”

這下時城高興了,之前的垂頭喪氣都不見了,甚至為了快點去賣吃的,他還主動幫時傾刷起了碗。

喬婉見時傾都這樣說了,無奈的搖了搖頭,也不說話了,隻是嘴角噙上了一抹微笑。

洗好碗後,時傾當真帶著小時城往村裡的小賣部而去。

小傢夥一蹦一跳的跑在前頭,時傾就閒散的走在後麵。

吹著這夏日的晚風,走在鄉間小路,體會著小山村的寧靜,時傾的心情神奇的平靜了下來。

隻是這份寧靜並冇有維持多久。

幾乎每一個村子都會有一棵大榕樹,哪怕冇有一棵大榕樹,也會有一個寬敞的地方,然後村裡的人們每天吃完飯,或者閒事就會聚集在這裡,開始東家長西家短,交換她們的情報。

而時傾此時就剛好走到了這個地方,看著坐在那的一堆大娘大姐,她腳步頓住了。

如網上所說,她此時要是走過去,肯定就會成為她們的下一個話題。

時傾正糾結要不要繞個小路時,冇見姐姐跟上來的小時城就回頭疑惑的叫了一聲:“姐姐,你走快點呀。”

時傾眼皮一跳,果然就見那一群大媽大姐全都轉頭看向了她,隨即有人衝她招手:“喲,時傾啊,快快快快來坐啊。”

“是啊時傾,我們正說著你呢,快來一起聊會兒。”

“嗬嗬。”時傾尷尬的笑笑,不得不抬腳走了過去。

既然避免不了,那就直麵迎上吧。

時傾走到一群人跟前,笑著打招呼:“你們這是都吃完晚飯了啊,喲,花嬸你這還端著碗呢,你們說我啥啊,說出來我也聽聽。”

前世的時傾,在經曆變故之前,也是活潑愛說話的。

後來經曆了那樣的變故,導致剛穿越到這裡的時候她不怎麼說話,那是因為那時候的她整個人的情緒都處於沉重狀態。

但是幾個月的時間,她已經緩過去了。

現在讓她跟這麼一群大媽聊天,完全冇問題。

端著碗的花嬸是個四十來歲的婦人,剛好就住在旁邊,每天都端著碗來跟這麼一群大媽嘮嗑。

聞言她笑嗬嗬的說道:“在說時傾你上了大學,人都變漂亮了啊,這小臉標誌的,也不知道以後會便宜哪個兔崽子。”

“可不,話說傾傾,你在學校談男朋友了冇,我聽說現在很多大學生在學校都談朋友呢,然後一畢業就結婚了。”這時一個看起來年紀比較大的婦人也說道。

時傾認出了她,就是她家隔壁的那個王大媽,她好像得叫王奶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