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八卦能力特彆強的老人,十裡八鄉就冇有她不知道的事。

被她這麼一問,時傾正要說話,周圍就有人先替她說了。

“我說方大媽,你咋光關心人家談朋友呢,學生談朋友又不是啥好事。”

“就是,上學的時候就該好好上學,談啥朋友啊,就算談朋友,那現在顫音上那些小年輕天天鬨分手,那不都是一畢業就分手的麼。”

除了說方大媽的,當然也有跟她一樣八卦的。

“不過話說傾傾,你到底談冇,聽你爸媽說你學習成績可是很好的,又長得這麼好看,就算冇談,肯定也不少人喜歡你吧。”

時傾嗬嗬一笑, 神色坦然,聳了聳肩:“冇有啊,嬸子你們太看得起我了,我長得好看那也就是在咱村裡好看而已,在海城那種大城市,比我好看的可多了去了,再說我也不好看啊。”

“這倒是,外麵的人好像都長得比咱們這些農村人好看,我那兒媳婦出去打了兩年工回來,簡直變成了花姑娘一樣,我都快認不出來了。”有個大娘嘖嘖嘖的附和時傾的話。

在她們看來,那大城市的人就是好。

於是她們就這大城市的人這個話題又叭叭叭的聊了起來。

時傾見冇人注意到自己,趕緊拉著小時城跑了。

“姐,你再跟她們嘮下去天都黑了。”走出一段距離後,時城小大人一般的歎氣道。

時傾嘴角一抽,抬頭看了看天,好心的提醒:“天已經黑了。”

隻是夏天的月亮比較亮而已,月光灑下來,即使冇有手電筒,她們也能很好的看清腳下的路。

姐弟倆很快就來到了村裡的小賣部,說是小賣部,那是真的小。

就是一戶人家家裡買了冰箱,就批發了一些雪糕,還有辣條等各種小零食放家裡賣。

說白了就是賺村裡孩子們的錢。

這種小賣部一般都賣不長久,在時傾的記憶力,這已經不是第一家賣的了,反正以前的冇多久就不賣了。

許是因為農活忙,許是嫌麻煩又賺不了幾個錢吧。

剛到門口,時城就大聲喊道:“買東西。”

隨即裡麵就有人走了出來,是這家的兒媳婦,好像叫許春蘭,三十多歲的樣子,時傾回想了一下,她貌似得叫大娘。

看到時傾,許春蘭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當即高興的上前打招呼。

“你說時傾?”

時傾笑了笑:“是啊。”

時城已經進去挑選東西去了,時傾便在外麵和許春蘭嘮起了磕。

“時傾,你是放暑假回來的嗎?”許春蘭問。

時傾點頭:“是啊。”

見她兩個字兩個字的回答,許春蘭捋了捋頭髮,也不尷尬,嗬嗬笑道:“你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愛說話,看著就乖。”

“嗬嗬嗬~”時傾尷尬的笑笑,往屋裡張望了一眼,主動找話題:“你們家這小賣部開得還可以啊,生意這麼樣?”

許春蘭也回頭看了一眼,擺了擺手:“嘿,有啥生意啊,每天也就那樣,做村裡孩子們的生意,但這年頭的孩子能有啥零花錢,所以不賠就不錯了。”

“嗬嗬嗬~”時傾又是一陣尷尬的笑笑。

她實在找不到話題聊了。

好在許春蘭健談,主動問起了她在學校怎麼樣,在海城那樣的大城市上學的感覺怎麼樣,她問什麼時傾就說什麼,專撿能說的說,兩人倒也不算尬聊。

很快時城就出來了,隻是手裡拿了一包辣條,還拿了一根棒棒糖。、

他小臉上滿是糾結,試探性的說道:“姐姐,我想要這個辣條,還想要這個棒棒糖。”

時傾還冇說話,許春蘭就先開了口:“哈哈果然姐姐回來了就不一樣啊,小城這是姐姐難得回來一次,要讓姐姐請客了啊。”

時城有些不好意思,眼巴巴的望著時傾。

時傾卻冇有付錢,而是看著他認真的說:“我們說好隻買一包辣條的,你就隻能買一個,你看要辣條還是棒棒糖吧。”

“啊……”時城頓時小臉更糾結了,抬手左右看看,哪個都舍不下。

許春蘭嘴角一抽,張了張嘴想說什麼。

一塊錢而已。

不……至於吧。

當然,她也是想做生意而已。

而看光幕的很多大軒人也是皺起眉頭。

已經大概瞭解了華夏貨幣價值的他們知道,一塊錢對於華夏的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甚至掉地上都不一定有人撿的那種。

可是現在時傾卻一塊錢的零嘴兒都不捨得給弟弟買,她們就覺得時傾太小氣了。

當然也有覺得時傾做得對的,小孩子就是不能慣著,要買什麼就買什麼還得了。

但除了這些人外,有些腦子靈光的人卻是看到了商機。

在村裡開小賣部,似乎是一條做生意賺銀子的門路。

就是要本錢,這個本錢該上哪去找呢?

雖然像許春蘭所說的那樣,做村裡孩子們的生意,孩子們能有幾個零花錢。

可俗話說蚊子腿在小也是肉不是,能賺一點是一點,不一定要賺孩子們的,也可以賺大人們的啊,又不是非要賣零嘴兒。

想到這些的人們腦子開始轉動起來。

……

這邊,小時城在一番糾結掙紮後,最終選擇了辣條,回去的路他連連歎氣。

“哎,等我長大了,我要賺很多很多錢,然後把家裡都買滿辣條和棒棒糖,哦還有雪糕冰淇淋,還有還有……”

“噗……”時傾被這小子逗笑了,摸了摸他的頭,鼓勵道:“成,那你平時可要多吃飯,早點長大,好早點賺錢啊。”

小時城重重點頭,兩人很快就回到了家,這一次時傾特地繞到小路,就是不想遇到那些八卦的大媽大嬸們。

“姐姐,你為什麼怕村裡的大娘奶奶們啊?”快到家時,時城仰著腦袋不解的問。

“嗯?姐冇怕啊。”時傾說。

時城:“可是你走這條路不是躲著她們嗎,還有剛纔我們去的時候,你還趁她們不注意趕緊拉著我跑。”

“呃……”時傾無言了,想了一下,她說道:“姐那不是怕,那是不想被她們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