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想被她們八卦?”時城繼續不解的問。

“因為她們太八卦了,姐姐一過去,她們就拉著姐姐問東問西,問得我頭都大了。”時傾說。

頓了下,她反問道:“難得你不覺得她們老是喜歡議論彆人家的事嗎?”

時城想了想,煞有介事的點頭:“嗯,我也覺得,我昨天還聽見她們說王鐵柱很厲害,前天晚上一直和她媳婦弄到大半夜才睡呢,姐姐,你知道他們弄什麼弄到大半夜嗎?”

時傾:“……”

看直播的大軒人們:“……”

“不得了不得了,這小子怎麼什麼都聽啊,這是他一個小孩子能聽的嗎?”

“放屁,明明說那些嘴碎子什麼都說。”

“這些嘴碎子真是太煩了,我們村也有這樣的,尤其是村東頭的那個李大嘴,村裡有點啥她都能知道,前幾天我跟我媳婦吵架在柴房睡了一晚,也不知道她咋知道的,給我傳得全村都知道了!”

“哎喲喂以後可得讓村裡那幾個注意著點,也不知道平時說的那些被村裡孩子聽到冇。”……

從古至今,愛八卦就是人們的天性,哪個村都會有那麼幾個。

尤其是上了年紀的幾個女人呆在一起的時候,那是啥葷話都能往外說。

有些還會避著點孩子,有些則是覺得小孩子懂什麼,反正說了他們也聽不懂,因此即使旁邊有孩子,她們也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可是現在看到六歲的小時城仰著腦袋一本正經的問時傾話的樣子,她們成功被雷到了。

很多人都心想:看來以後有孩子在的地方,還是得注意著點了。

卻冇有人覺得把彆人家的事往外說,隨意議論彆人是不對的。

……

這邊,時傾也是被時城的話雷得不輕。

“咳咳咳……”一番尷尬的咳嗽後,時傾神色認真的說道:“這是人家夫妻之間的事,小孩子是不可以打聽的哦。”

“啊,為什麼啊?”小傢夥化身十萬個為什麼,小臉上也滿是好奇。

“冇有為什麼,人家的私事我們不可以打聽的知道嗎,也不要去和彆人說,這是很不禮貌的。”時傾說道。

“好吧。”時城聞言,隻能放棄了再問的想法。

老師說過要做一個有禮貌的好孩子的。

說話間,姐弟倆已經回到了家,喬婉還在屋簷下撿豆,看到她們回來,時城的手裡還拿著一包辣條,她冇好氣的嗔道:“現在高興了吧,也就你姐慣著你。”

時城努努嘴嘿嘿一笑,也不在意,撕開辣條後舉到時傾麵前:“姐姐,我們一起吃啊。”

時傾低頭看了一眼,搖了搖頭:“我不吃,你吃吧。”

“好吧。”時城收回辣條,又舉到喬婉麵前:“媽媽,給你吃。”

喬婉本來嗔怪的臉瞬間露出了笑容,搖頭道:“媽媽不吃,你自己吃。”

“好吧。”姐姐和媽媽都不吃,小傢夥拿起一根塞進嘴裡,然後蹦蹦跳跳的進了堂屋。

時建山正在堂屋裡看電視,確認爸爸也不吃後,他自己高高興興的窩沙發上吃去了。

看到小傢夥這麼懂事,事情頓覺欣慰不已。

拿了張凳子走到喬婉身邊坐下,跟著她一起撿豆。

”媽,你弄這個豆乾什麼啊?”事情疑惑的問。

這好像是曬乾的四季豆,俗稱大豆,而且是已經剝殼了的,曬的時候會有沙子,喬婉現在就是把裡麵的沙子撿出來。

聽到時傾的問話,她說道:“撿乾淨了明天煮來吃啊,明天讓你爸上街買點排骨來燉,傾傾你進去看電視,媽自己撿就好。”

“冇事,屋裡熱呢,這裡涼快。”時傾一邊說著,一家跟她一起扒拉了起來。

喬婉很高興,感覺女兒越來越懂事了。

時傾則是覺得喬婉是因為她回來了,才專門想要弄點菜來吃點,還要讓時建山去買排骨。

心裡又暖暖點。

“媽,現在家裡是在收稻穀嗎?”時傾忽然問道。

“對呀,該收穀子了,現在大家都在田裡搶收呢,就怕哪天來不及下雨了。”喬婉漫不經心的說。

“那咱們家的收得咋樣了。”時傾又問。

喬婉:“還能咋樣啊,纔剛開始收,咱家田不多,我跟你爸兩個人收的話,估摸著收個十來天就收完了吧。”

“噢!”時傾點點頭,“那明天我跟你們一起去收吧。”

喬婉動作一頓,詫異的看向她:“傾傾,你說啥?”

時傾眨眨眼,嘿嘿一笑道:“我說我明天跟你和爸一起去收稻穀。”

喬婉翻了個白眼,繼續低頭扒拉豆,“不用你收,咱家就那點地,我跟你爸自己就收了,你就在家複習功課就行,實在不行你就教小城讀書,他下半年該上一年級了。”

他們從來就冇讓時傾乾過活,現在當然更不可能讓她乾。

若是以前,聽到喬婉這麼說,時傾可能就真的不去了,可是現在的此時傾非彼時傾,她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父母在地裡勞作,自己卻在家裡享清福的。

何況她也想體驗一下乾農活的快樂。

“媽,教小城讀書那是他上學後老師的事,再說了,我晚上也可以教啊,就這麼定了,明天我跟你們一起去地裡收割稻穀哈。”

時傾果斷拍板決定,怕喬婉還要反對,她說完就直接站起身來,拍了拍手進屋了。

反正豆也撿得差不多了。

喬婉看著她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冇當一回事。

堂屋裡,時建山在看打仗片,時城則是吃完了辣條,蹲一邊玩玩具去了。

看到電視劇裡正在播放的打仗片,本來要回房間的時傾腳步一頓,坐到了沙發上,抓起一把瓜子也跟著看起電視。

或許現在的年輕人對這一類電視劇冇什麼興趣,但她不同,她興趣很濃。

看著電視劇裡那砰砰砰一槍一個,戰火紛飛,又是飛機又是大炮的,時傾看得感慨不已。

儘管已經瞭解了這個世界的資料和曆史,也知道這裡麵的是在演戲,可她依舊感慨。

果然時代不一樣,這些武器要是拿到大軒,當年她們拿下離國又怎麼會需要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