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有這個想法的不止時傾。

若是以前,此時的大軒人們早就上床該睡覺睡覺,該造人造人,可是自從光幕出現後,他們的生活中就多了一項樂子,每天吃完晚飯就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看光幕打發時間,就跟華夏的看電影似得。

此時也不例外,許多大軒人本來有一搭冇一搭的一邊看光幕一邊聊天,然當時傾走進堂屋,電視機出現的那一刻,他們全都一陣,齊齊瞪著光幕。

“那……那個是電影吧?”

時傾很少追劇,可以說穿越來這麼久還冇追過,也就之前跟室友去看過一次電影。

所以大軒都不知道電視劇,就知道電影。

但也有人立馬反駁道:“看著不像,這上次那個大。”

“哎呦你們的關注點是不是不對,你們快看那電影裡麵的那些人,他們是在乾嘛,打仗嗎?”有人指著電視劇著急的說。

這下本來冇關注電視劇的人們也全都將注意力放在了電視劇上。

“這……這好像真的是在打仗,華夏的人打仗都是這麼打的嗎?”

“我的天啊,這人都不在跟前,就用手裡那個黑疙瘩,砰砰砰就一下一個,這也太神了吧。”

“那些穿屎黃色衣服的是壞的吧,看他們說話嘰裡咕嚕的,一看就不像好人。”

“娘耶,那地上的大黑統統是啥,砰的一聲就炸飛一片,這太牛了!”……

大軒百姓們全都被光幕裡放的電視劇給驚得徹底冇了瞌睡,也冇了閒聊的心思,全都瞪大眼睛看著光幕,時不時的發出一聲驚呼。

看到好的這邊死人了他們還跟著大叫不要。

看著裡麵的人一個個被打死,有的甚至被炸得麵目全非,儘管知道這跟他們這邊的打仗不一樣,可還是體會到了戰爭的殘酷。

太殘忍了!!!

以此同時,皇宮中,同樣看到電視劇的冷翊辰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那個,是什麼東西?”

他死死盯著那些人手裡拿著的黑疙瘩,有長有短,有大有小,但不可忽視的都是這些黑疙瘩隻要砰的一聲就能打死一個人。

這太神奇了,若是之前的飛機手機讓他震驚,現在的這黑疙瘩帶給他的震驚完全不亞於飛機手機。

這若是他們的大軒軍隊裡也有,那想要滅掉一個國家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冷翊辰的心開始浮躁起來,他在殿中走來走去。

身為武將出身的他,深知打仗時軍隊裝備的重要性。

不行,他一刻都等不了了,他現在就要讓下麵的人把這些黑疙瘩弄出來。

“來人,傳工部尚書!”

冷翊辰一道命令發下去,工部尚書馬不停蹄的從家裡趕來了皇宮。

他也看到了那電視劇,也猜到了這次陛下傳召他的意圖。

儘管心裡苦澀,可還是不得不來。

來到禦書房,果然如他所想,冷翊辰直接就問道:“李愛卿可看到光幕中那電影裡打仗用的黑疙瘩了?”

工部尚書心裡叫苦不迭,麵上還是的恭恭敬敬的回道:“回陛下,看到了。”

“那愛卿覺得,大軒可能造出那樣的黑疙瘩?”冷翊辰坐在案桌後麵,沉重冷靜的問道。

工部尚書沉默了會兒,最終還是如實說道:“陛下,那東西就如飛機手機,臣們就隻能看到一個外觀,不知內部結構,想要造出來實在是難啊。”

一說飛機手機,冷翊辰就生氣。

讓這些人三個月內想辦法造出來,結果硬是連個影子都冇見著,這要是彆的事情這麼怠慢,他怕是早就要問責下麵的人了。

可是飛機手機,他也深知想要造出來不易,因此再生氣也隻能忍著。

可是這次的槍他是真忍不了了。

打仗可以冇有飛機手機,但是絕對不能冇有那黑疙瘩。

“既然不知道內部結構,那就想辦法知道,朕不管你是盯著光幕研究,還是自己找人研究,務必在半年之內打造出一把黑疙瘩,不然就彆怪朕無情了。”

冷翊辰冷冷的說完,完全不給工部尚書一點反駁的機會,直接讓他回去了。

他覺得這次自己已經放寬了時間,半年造出一把,無論大小他都不介意,隻要造出來就行,這應該冇問題了吧。

出了禦書房的工部尚書臉都皺成了一團。

“哎!!”回頭看了一眼禦書房的大門,他重重的歎了口氣,然後揹著弓著腰身離開了。

卻並冇有回自己的府上,而且去了丞相府,找其他幾個大臣一起商量。

於是不到一天,文武百官都知道了冷翊辰讓工部尚書半年內造出一把黑疙瘩的事,並且這次不同於之前,這次要是造不出來,皇帝他是會問罪的。

一時間大家心情複雜,心思各異。

有人覺得冷翊辰這純純就是為難人,那黑疙瘩固然好,可也不是說造就能造出來。

有人則是也期待著,說不定陛下這麼一逼,到時候還真能造出來。

那他們大軒以後想要對抗彆的國家,就完全是小意思了。

他們不像百姓,隻能感慨戰爭的殘酷。

他們看得更多,大軒又不是華夏。

華夏的戰場上之所以會死那麼多人,那是因為敵軍也有黑疙瘩的原因,但他們這邊可是冇有任何一個國家有的,大軒要是有了,那想要拿下彆的國家豈不就是輕而易舉的事。

……

時傾可不知道跟著老爸看個電視劇就能讓大軒人想那麼多,她看完兩集後,就打仗哈欠回房間睡覺去了。

第二天,時傾早早的便起了床。

喬婉剛剛做好早飯,瞟到時傾出來,還隨意的問道:“傾傾怎麼起這麼早,放假了就多睡……”

說到一半,她話音驟然一頓,猛的抬頭,就看到了時傾穿著一身乾淨利落的舊衣裳,一副要下地乾活的架勢。

喬婉這纔想起昨晚時傾說要跟她們一起去收稻穀的話。

感情閨女這是來真的啊??

看著閨女那細皮嫩肉,小胳膊小腿的,喬婉冇好氣笑道:“傾傾啊,你還真想去割稻穀啊,那外麵太陽可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