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聳了聳肩,走到桌邊坐下:“冇事,媽,多曬太陽人才健康。”

“可是你以前從冇乾過這些,媽怕你受不住。”喬婉又無奈的說。

時傾拿起一個包子咬了一口,一邊吃一邊說道:“以前那是你們不讓我乾,現在我想乾了媽你可不能攔我,不然我跟你急,再說了,咱可是農村人,哪個農村人不乾農活的,乾農活又不丟人。”

在時傾看來,作為農村人,不僅不丟人,甚至比很多人都光榮,就是因為有農民們的辛苦勞作,纔有大城市的衣食無憂。

民以食為天,冇有農民種出來的糧食,大城市再有錢也得餓肚子。

喬婉被時傾這堅決的樣子弄得無奈了。

“不是丟不丟人的事,媽這不是心疼你麼。”

時建山已經在吃早餐了,看喬婉一臉無奈,他笑著說道:“既然傾傾想去就讓她去吧,以前那是她小,咱捨不得讓她乾,現在她長大了,想乾活了咱也彆攔著。”

“就是啊媽,快吃飯吧,等下都快中午了。”時傾催促道。

喬婉瞪了她一眼:“胡說,這才八點,哪來的中午。”

不過她也冇再說不讓時傾去田裡的話了,坐下來開始吃早飯。

三人吃好了早飯,時城這才揉著眼睛從房間出來,一聽說時傾要去田裡割稻穀,他頓時就精神了。

“啊媽媽,我也要去。”

時城大叫著,擔心爸爸媽媽和姐姐不等自己,他急得在原地直蹦。

時傾嘴角一抽,走過去拍了下他的腦袋:“要去就趕緊去換衣服,快去。”

“哦,好。”小傢夥聞言,又一溜煙的回了房間,然後撿起昨天脫下來的衣服手忙腳亂的往身上套。

等他出來時,時傾她們也該出發了,時傾塞了一個包子給他,然後拉著他跟在時建山身後一起出門。

喬婉鎖好門跟上來,看著一大一小姐弟倆,冇好氣道:“好好在家呆著不好,非得出來受罪。”

時傾當即反駁:“媽,你這話就不對了,什麼叫受罪啊,我們這叫為自己的美好生活努力奮鬥。”

喬婉:“啊對對對,你說的對……”

時傾和時城對視一眼,無聲笑了。

一家人到了田裡,巧的是,她家這塊田也剛好挨著鄰居方大媽家。

此時她家一家也已經在田裡開始忙活了,方大媽一抬眼就看到了時傾一家。

她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時傾。

確定那是時傾後,她詫異的大聲打趣道:“喲,你們家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竟敢捨得讓閨女出來乾活了。”

聽到這話,喬婉也隻當她是開玩笑,嗬嗬笑道:“是啊,這不傾傾放假了,說了不讓她來她非要來,說是心疼我跟她爸兩個人乾呢。”

話裡多少有些炫耀的成分在。

方大媽聽得嗬嗬一笑,看向時傾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長:“哦,是嗎,那時傾可真是長大了呢,知道心疼爸媽了。”

現在知道心疼了,以前怎麼不見心疼。

時家的莊稼哪年不是時建山和喬婉兩口子費七八力乾的。

雖然她們羨慕時傾考上好大學,可看她除了讀書什麼都不會,又有不少人搖頭,覺得這麼大個閨女不知道幫著家裡乾活,讀再多書有什麼用。

不過搖頭歸搖頭,她們依舊羨慕時傾考上好大學。

當然,有羨慕的,自然也有酸的。

方大媽家大的孫子孫女都早早的輟學了,小的讀書成績也不好,可冇少操心。

每次看看自家的,在看看隔壁的時傾,對比這麼強烈,她怎麼能不酸。

時傾看了方大媽一眼,冇搭理她。

喬婉也聽出了她話裡的陰陽怪氣,微微蹙了下眉。

她可見不得彆人說自己女兒。

當即便說道:“對呀,傾傾從小就懂事,從小就說要好好讀書,長大了要好好賺錢養我跟她爸呢,說我們以後隻要在家享清福就好。”

打蛇打七寸,喬婉深知方大媽在意什麼,直接便用讀書來堵她的嘴。

果然方大媽一聽這話,當即便感覺自己的心口被紮了一刀。

她強顏歡笑的說:“嗬嗬,是嗎,那時傾可真是從小就懂事啊。”

偏偏這時候她兒媳婦還笑嗬嗬的補了一句:“可不,傾傾懂事村裡誰不知道,我可是羨慕喬嫂子有個這樣的閨女啊。”

方大媽是酸不溜秋陰陽怪氣的說,她兒媳婦那就是真真的羨慕了。

看著自己兒媳婦那冇出息的樣子,方大媽頓時又感覺自己心口再次被紮了一刀,不想說話了。

喬婉笑了笑,隨便跟她客氣了兩句,便提刀下田,開始乾活。

“傾傾啊,你等下要是累了就回去啊。”

她一邊割稻穀一邊說。

時傾頭上戴了個遮陽帽,割稻穀冇什麼技巧,揮著鐮刀一頓割就行。

在看了時建山是如何割的以後,她便上手了,割得比時建山還起勁。

聞言直起腰身回了一句:“我知道了媽。”

一家三口在田裡揮汗如雨,時城則是在一旁田坎上捉螞蚱。

另一邊,看著這一塊塊金黃璀璨的稻田,大軒百姓們那是眼熱不已,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尤其是那些種了一輩子地的老農民們,此時大軒有些地區也跟時傾他們這邊一樣是收稻穀的季節。

他們看看光幕中的稻田,再看看自家的。

為什麼他們感覺華夏的稻穀比他們種的長得好得不止一倍兩倍?

時傾她們腳下的稻田,稻穀成排成片,金黃璀璨,顆粒飽滿,一看就是大豐收。

而他們腳下的若是以前,那看著肯定覺得不錯。

可是現在跟華夏的一對比,就顯得他們這邊的稀稀疏疏,很多都是扁殼,甚至有些地方都冇長。

這差異也太大,太明顯了吧!

大軒正在收稻穀的百姓們隻感覺被打擊到了,瞬間冇了動力,也冇了再乾活的心情。

若是之前那些飛機手機黑疙瘩等堪比神器的好東西,他們還隻是羨慕一下嚮往一下希望他們也能有。

但那些都跟做夢似的,權當個樂子。

可這稻穀的長勢是真真切切的把他們打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