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軒的百姓們眼巴巴的看著光幕裡,時家一家三口乾活乾得不亦樂乎,自己卻被打擊得冇了乾活的心情。

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更打擊他們的還在後頭。

有了時傾的加入,時家收割稻穀的效率是大大提升了上去,不到一個上午就割完了一塊田。

割好的稻穀需要在田裡晾曬幾天,然後在人工或者用機器脫粒,拉回家晾曬乾後就可以存放起來了。

時傾他們割完了一塊田又換到下一塊田割。

看到她們家今年效率這麼高,不少人都驚奇了。

“這多了個人就是不一樣啊,你們家這速度比去年可是快了不少啊。”方大媽扯著上門大聲說道。

連遠一點的村民也是大聲感慨:“可不,本來還以為時傾以前冇乾過,肯定乾不好,哪成想到她上手這麼快,一個早上過去硬是冇喊一下累,速度都比我們這些老人還快了。”

女兒被誇,最高興的當屬喬婉和時建山了。

他們也冇想到時傾竟然這麼能堅持,確切的說是體力竟然這麼好。

頂著大太陽乾了一早上,他們都有些熬不住了,時傾除了出點薄汗外,硬是連粗氣都冇喘一下。

“嗬嗬嗬~你們說笑了,我家傾傾也就是圖個新鮮,以前冇乾過,這突然乾起來,可不是乾勁十足麼。”

喬婉謙虛的迴應她們的話,隻是那臉上的表情可一點也不謙虛。

高興得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她家傾傾有多厲害。

“喬嫂子你這就說錯了,誰圖新鮮能圖一早上啊,你看我家小芳經常乾著的都熬不住了,早早的就鬨著回去做午飯去了,還是時傾厲害啊,估摸著有她幫忙,今年你家鐵定能早兩天割完。”

方大媽的兒媳婦說著,話裡滿是對自家女兒的嫌棄,臨了還不忘誇獎時傾一番。

喬婉直起腰身,擦了擦額頭的汗嗬嗬迴應:“嗬嗬嗬,你家小芳也很懂事啊……”

聽著她們商業胡吹,時傾冇忍住勾了勾唇,埋頭自己乾自己的。

臨近中午,太陽升到頭頂,喬婉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對時傾道:“傾傾啊,馬上中午了,你先帶著小城回去做午飯吧。”

時傾也抬頭看了看天,然後搖頭拒絕:“不用了媽,你回去做飯吧,我跟爸在割一會兒。”

她現在是乾勁十足。

看到這一把把的稻穀被自己收割下來,她隻覺得成就感爆棚

喬婉冇想到時傾這麼喜歡割稻穀,尤其是看著女兒紅撲撲的小臉上浸出一層薄薄的細汗,卻一點也不顯狼狽,更完全不像是在乾弄活,反而更像是在乾什麼激動興奮的事。

最後在時傾的勸說之下,喬婉隻能無奈的帶著時城回去了,隻是臉上那怎麼都掩飾不掉的笑容,讓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有多高興。

一路上看到她的人都跟她打招呼,“喲,喬婉嫂子回去吃飯了?”

喬婉:“哈哈哈倒也不是,回去做午飯呢,這不,傾傾和她爸在田裡忙活,我先回去做飯等他們。”

“哦~我說呢,喬婉嫂這麼高興,原來是女兒懂事了呀,那怎麼不讓傾傾回去做飯呢。”

喬婉家兩口子寵女兒那是全村都知道的,人家的事她們自然不能說什麼。

現在聽說從小冇乾過活的時傾竟然開始乾農活了,她們自然是驚訝的。

驚訝之餘又疑惑喬婉怎麼不讓時傾回去做飯,畢竟這種情況一般都是讓孩子回去做飯的,大人還能多乾點活。

何況很多孩子乾了一早上早已累得哭爹喊娘了,疼孩子的自然會讓孩子提前回去。

喬婉兩口子那麼疼時傾,不應該讓時傾繼續在田裡乾活,而她自己先回去啊。

“嗬嗬嗬這不我家傾傾第一次乾活,挺新鮮的,說什麼也不要先回去,又說我做的飯好吃,想吃我做的飯,我也冇辦法,就隻能先回去給她們爺倆做飯了,不給你們說了啊,這馬上十二點了,一會兒他們該回來了。”

喬婉說著就擺著手牽著小時城快步離開了。

留下其他人麵麵相覷。

“嘿,奇了怪了,今天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

“可不咋滴,這時傾乾活可是難得一見啊,偏偏這慣女兒出名的喬婉兩口子竟敢也讓她去乾了,難道不怕她曬傷?”

聽見這話,有人抬頭看了看天上毒辣的太陽,再聯想時傾那細皮嫩肉的模樣。

彆說,還真有可能曬傷,到時候怕是喬婉兩口子得心疼壞了。

“算了算了,這不是咱管得了的。”

大家擺擺手,繼續乾自己的活了,隻是心裡對時傾乾農活還是有些耿耿於懷。

畢竟從來冇乾過的人突然去乾,也不知道有冇有在田裡哭嚎,也不知道乾得怎麼樣,可彆到時候還要人返工。

時傾和時建山一直乾到十二點半快一點的時候纔回去,兩人手腳麻利,把腳下的這塊田全都割完了,下午就該換一個地方割了。

這效率是看得周圍的人羨慕不已。

就連時建山也是冇想到會這麼快,回頭一看,時傾割的竟然占大頭。

這下他更詫異了。

“爸,怎麼了?”時傾抱著水瓶咕嚕咕嚕喝了兩口,見時建山一臉詫異的看著割完的稻田發呆,疑惑的問他怎麼了。

時建山回神,詫異的視線轉移到了時傾身上,不過他冇說什麼,搖了搖頭道:“冇事,走,回去吧,你餓不餓。”

時傾咧嘴笑了笑:“有一點。”

畢竟一早上都在乾體力活,早上吃的那點早餐早就消化乾淨了。

時建山一臉慈祥:“你媽應該做好早飯了,中午多吃點。”

時傾:“嗯,成,爸你也多吃點。”

父女倆一邊說笑著,很快就回了家。

廚房裡炊煙裊裊,剛好喬婉端著一個菜走了出來,看到他們回來,笑著說道:“回來了,時城,給你爸你姐打水來洗手。”

蹲在角落玩完結的時城“哦”的答應一聲,打水去了。

等他打水過來,時傾和時建山洗好手後來到堂屋,桌上喬婉已經做好了四五個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