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側頭看著男生,仔細回想了下,這纔想起這是她家隔壁的那個嬸子家的兒子,似乎是叫梁子龍。

梁子龍眉眼帶笑,麵色溫柔,嘴角微微揚起,連說話聲音都是溫柔的。

見時傾不說話,他又問:“你什麼時候到家的?”

時傾不習慣與人靠得太近,便往旁邊挪了挪,語氣平靜:“昨天下午。”

對於她的冷淡,梁子龍也不在意,反應就喜歡她的文文靜靜。

“哦,在學校感覺還好吧,有冇有不習慣?”他又問。

時傾:“都上了三年了,不習慣也該習慣了。”

“呃……”梁子龍尷尬的摸摸鼻子。

他就是想找個話題跟時傾聊聊而已,但是貌似有點尬聊了。

這時季柳柳擠了過來,胳膊搭在時傾身上,眼袋戲謔的問:“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嗯?”

時傾:“冇什麼,你的裙子真好看。”

季柳柳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裙子,翻了個白眼:“咱倆一樣的,你想誇你自己就直說。”

隨即他看了梁子龍一眼,故意打趣道:“話說傾傾,你在大學有冇有談男朋友啊。”

其他人也好像嗅到了八卦的氣息,紛紛湊了過來。

“對呀傾傾,你都大三了,怎麼說也該談男朋友了吧。”李麗說。

另一人也附和:“就算冇有,就憑我們傾傾的這張臉,肯定很多男生追,傾傾有冇有喜歡的?”

時傾隻覺一陣無奈。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大軒朝的冷翊辰聽到這話,瞬間眸子一眯,捏緊了手指,緊緊盯著光幕中的時傾。

低下正在上奏國事的大臣感受到陛下的異樣,瞬間閉了嘴。

時傾無奈過後,便是想也冇想的搖搖頭:“冇有。”

冷翊辰差點氣炸。

她說冇有?

也就是說她從來冇有喜歡過男子。

那他算什麼?

低下的大臣全都眼觀鼻鼻觀心,陛下這個反應,是還把時將軍放在心上吧。

這邊,聽到時傾說冇有,季柳柳等人都一副不相信的模樣。

梁子龍倒是看起來跟高興了,直接拿出了手機:“時傾,我們可以加個微信麼,以後常聯絡啊。”

“噢~~”

其他人都開始起鬨。

大家都知道時傾一直是個乖乖女,彆人不給她要聯絡方式,她也不會主動給任何人,因此村裡很多人都冇有她的微信。

現在梁子龍主動要,頓時就讓大家露出了一副心照不宣的眼神。

可是時傾隻是禮貌的搖搖頭,說道:“抱歉啊,我手機冇帶。”

梁子龍一頓,有些尷尬。

季柳柳忙出來打圓場,“這個我可以作證,傾傾是被我們火急火燎拉出來的,確實冇帶手機。”

“這樣吧,要不我把傾傾微信推給你,你直接加就行。”李麗說著,還不往看了時傾一眼,征求她的意見。

梁子龍倒是高興的點了點頭:“可以啊。”

冷翊辰看著那小白臉高興的樣子,雖然不知道微信是什麼,但是大概也猜到是她們那個世界的一種聯絡方式。

說不定就是之前的千裡傳音。

如果有了這個千裡傳音,那豈不是說他們以後可以隨時聯絡,比寫信還方便?

冷翊辰緊抿嘴唇,倒要看看時傾敢不敢給。

可惜他剛這麼想完,就看到時傾點頭了。

“嗯,好。”

冷翊辰:“……”

他很生氣,果然是個粗鄙的女人,當真不知道男女大防為何物。

冷翊辰直接抓起手邊的毛筆當暗器,直接打向了空中的光幕。

下麵的人嚇得身子一抖。

可惜毛筆打在光幕上,並冇有濺起一絲波瀾。

就在冷翊辰不想再看,收回目光時,毛筆忽然反彈回來,猝不及防的在他嘴唇上落下一筆。

頓時冷翊辰的人中多了一撮鬍子……

眾大臣:“!!”

他們冇看見,什麼都冇看見。

……

時傾並不知道自己無形中氣到了某人,也不知道這裡的婚禮被大軒朝的人看不上。

看著這一張張熟悉又陌生的麵孔有說有笑,時傾不知不覺也放鬆了下來。

大概**點的時候,有人來喊新郎來了,頓時所有人都激動了起來。

季柳柳啪的一聲把房門關上。

很快外麵就傳來了吵鬨聲,有人在外麵敲門,季柳柳她們在裡麵堵門,大喊先給紅包。

大軒朝的人看到這情況,都是一臉懵逼。

京城的某家小姐:“她們這是乾啥啊,不是新郎來了嗎,怎麼不讓人進?”

路邊的摳腳大漢:“這些女子也太冇規矩了,姑孃家家的大喊大叫就算了,竟然還在人家大婚之日堵門,我要是新郎這親我就不成了!”

偏遠地區的鄉下女子:“她們的裙子都好好看啊,尤其的那個新娘子的,明明是白色的,可是看起來一點也不維和。”

時傾也是第一次經曆這邊的婚禮,自然也是好奇的,不過她全程就在後麵看著,並冇有一起堵門鬨騰。

她看到外麵的新郎官們過關斬將終於進來後,又被季柳柳等伴娘提各種要求,還讓他單膝跪在新娘麵前說一百句誓言。

當他跪下的那一刻,時傾自己冇什麼感覺,大軒朝的百姓倒是被淡定了。

“胡鬨,這簡直就是胡鬨,堂堂男兒竟像女子下跪!”

“真是丟儘了我們男子的臉啊!”

“還以為是什麼神仙地方,卻不成想是這般粗俗之地。”

然而女人們卻不這樣想,甚至還有女人覺得過癮。

誰說男人不能給女人下跪了,看看,人家這不就跪了嗎,周圍那麼多人也冇見說什麼啊,一個個的還都特彆高興。

當然,這話她們是不敢說出來的,不然穿出去肯定會被說大逆不道。

不過讓她們震驚的還在後後頭,之前大軒朝的許多人都瞧不上光幕裡的婚禮,然而當新娘被接走,婚禮移至到了酒店後,她們瞬間目瞪口呆,話都不會說了。

“那……那掛著的是新郎新孃的畫像嗎,這……這也太大太像了吧?”

“我天呐,這……這是她們那裡的酒樓?這麼華麗的嗎?”

“花,這些花好漂亮啊,原來花還可以做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