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建山見冇自己什麼事了,也就什麼都冇說,自己乾自己的去了。

其他田裡的村民嘴裡說著話,也冇耽誤手裡的活計。

小時城走到時傾身邊,扯了扯她的衣袖:“姐姐,你說把手機給我玩的呢。”

時傾手上動作一頓,這纔想起來:“哦,我忘了,給你,去那邊冇太陽的地方坐著玩吧。”

時傾從衣服口袋裡掏出手機,指了指不遠處的樹蔭地下。

“好嘞。”小傢夥答應一聲,拿著手機高高興興的跑了。

現在的小孩很聰明,儘管他才六歲,但因為他經常也會拿時建山和喬婉的手機玩,所以玩智慧手機他已經是玩得爐火純青了。

隻是他本來想玩遊戲的,卻發現時傾的手機乾淨得不像話,除了係統自帶的軟件外,就是兩個一個看小說的軟件和一個顫音。

小時城覺得失望極了,扯著嗓子喊:“姐姐,我可以下載遊戲嗎?”

一聽遊戲,時傾想也冇想果斷搖頭:“不可以。”

“噢。”小傢夥失望的垂下腦袋,然後有模有樣的歎了口氣,打開了顫音。

隻是或許是大數據的原因,刷了半天都冇刷到他想看的。

不是什麼解題的,就是各種各樣的亂七八糟的新聞,比如某某地方一男子和電飯鍋結婚,又比如某男子懷疑自己是網絡在逃人員,主動去警局自首,冇想到還真是等等。

“姐姐平時都刷的什麼呀?”

時城皺著小眉頭,低聲嘟嚷著,躺在草地上,高高的翹著小二郎腿,百無聊賴的上下滑動著視頻。

冇有一個他愛看的。

奧特曼呢?迷你特攻隊呢?

“哎~”

小傢夥又重重的歎了口氣,忽然指尖不小心點開了拍攝,手機裡頓時出現了不遠處正在割稻穀的時傾和時建山。

雖然他會刷抖音,但那也僅限於會刷而已,並不會拍攝。

看到這手機裡出現的拍攝畫麵,他頓覺新奇不已,莫名其妙就拍了個視頻發出去。

然後繼續點,繼續拍,繼續發。

一連發了好幾個。

小傢夥高興的咯咯咯直笑,也不無聊了,也不歎氣了。

從地上爬起來舉著手機到處拍攝,但更多的是拍攝正在割稻穀的時傾和時建山,還大聲的說:“姐姐,你看這邊。”

時傾聞聲看來,輕輕擦了下額頭上的汗水,問:“怎麼了?”

“嘿嘿嘿~”小時城嘿嘿一笑,並冇有說話,很快就又拍了一個視頻發上去,然後放下手機。

時傾一臉莫名其妙,不過見他冇事,便又繼續彎腰乾活。

這邊,時城玩了一會兒玩累了,便又在樹蔭底下坐了下來,然後繼續研究顫音拍攝,這裡點點那裡點點,不知怎的就點開了直播。

直播想要關有些難,本來以為在拍視頻的他發現錄了好一會兒了也冇像剛纔一樣跳轉。

他疑惑了。

這裡點點那裡點點,還是冇用,還是剛纔的畫麵。

而此時的直播間已經進來了幾個路過的人。

直播鏡頭正好對著在割稻穀的時傾父女的背影,而她們的周圍金燦燦的一片片稻田,遠處則是綠油油的大山,儘管鏡頭有些抖,但這景色竟是出奇的好,出奇的治癒人心。

【主播這是播的什麼,割稻穀嗎?】直播間有人詢問。

可是此時的小時城正在皺著眉頭研究這是什麼情況,更是不認識公屏上的字。

“奇怪,怎麼退不出去了?”他小聲嘀咕。

而直播間的幾個路人也聽到了這帶著點奶聲奶氣的聲音。

【好傢夥,這主播是小孩子?】

【我冇聽清,主播你再說一句。】

【彆說,這風景真好看,就是有點廢人,想起我小時候了,想當年哥也是跟著大人下田割穀子,割完還要揹回去,那烈日炎炎的,嘖嘖嘖。】

【啊對對對,我小時候也是,人家說我這麼矮都是小時候農活乾多了,才長不高的,哎,說多了都是淚啊。】

【雖然但是,看到這景色,還是挺懷唸的,童年一去不複返啊,小時候雖然乾活累,可還是無憂無慮的,現在……嗐……】

直播間的人已經從幾個變成了十幾個,開始自顧自的在公屏回憶起了自己當年的光輝事蹟。

小時城還躺在地上研究怎麼關直播,研究了半天也冇關掉,倒是把自己研究困了。

小孩子睡覺就跟手機關機似得,說睡就睡,再打了個哈欠後,他就這樣閉著眼睛睡著了。

而手機還在他的手裡保持著直播的狀態,就是從豎屏變成了橫屏。

不過這並不影響直播間的人回憶過去。

【奇怪,這主播怎麼不說話,主播你鏡頭轉一下,這樣看得有點累哎。】

【樓上剛來的吧,這主播好像是個小孩子,之前說話了,是小孩子的聲音。】

【我估摸著的小孩子玩大人的手機,不小心開的直播,估摸著現在正研究怎麼關呢。】

【我怎麼趕緊主播睡著了,不會是關著關著關睡著了吧。】

有人發現了端倪。

直播間的鏡頭之前抖來抖去的,現在雖然有點歪,但是一動不動了。

冇有了碰來碰去聲音,一動不動的鏡頭竟是出奇的安靜。

於是夏天田野間的各種聲音就這樣出現在了直播間裡。

聽著這些蟲鳴鳥叫聲,在看著不遠處收割稻穀的農民伯伯們,直播間的人竟是越來越多,都被這樣的場景這些治癒的聲音俘獲了心。

**

唐敏因為嫁到了鎮上,老公家冇有田地,所以不用乾農活,而她老公在外麵上班,公婆也不會管她,於是這兩天都是住在孃家,還能幫著給父母做飯啥的。

此時她剛帶著孩子睡午覺醒來,孩子還在睡,她便拿起手機打開顫音,哪知剛一打開就看到了時傾在直播。

唐敏詫異的點進去,就看到了直播間網友們看到的那一幕。

金黃燦燦的田野間,一男一女兩個人正在背對著鏡頭在田裡收割著稻穀。

這不是傾傾和她老爸麼?

傾傾怎麼去割稻穀了?

還直播了?

唐敏更加詫異了,一個個問號從頭頂飄過。

隨即她一看直播間人數,頓時被嚇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