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還剩四分之一冇割的稻田,時傾有些失望。

時建山卻是安慰道:“已經很快了,換做以前我跟你娘兩個人,這塊田怎麼說也要割兩天,但是現在看來,明天早上就能割完了。”

這速度比他想象的不知道快了多少倍了。

“好吧。”時傾伸了個懶腰,朝那邊大樹下的時城走去。

而睡了一下午的小時城這會兒也揉著眼睛坐了起來。

“你這小傢夥,竟然睡著了。”

時傾好笑的上前抱起他。

時城手裡還抓著時傾的手機,此時已經冇電自動關機了,時傾將手機收進口袋,然後抱著他回家。

“姐姐,你們割完了嗎?”

剛剛睡醒的小時城聲音軟軟糯糯的,聽得時傾心都軟成了一團。

她捏了捏他的小臉說:“還冇,不過天快黑了,該回家吃晚飯了。”

“噢~”時城打了個哈欠,又趴在時傾的肩頭,迷糊的望著身後的時建山。

時建山走上前來:“傾傾,給我抱吧,你也累一天了。”

時傾卻是搖搖頭:“冇事,爸,這小子不重。”

見她堅持,時建山也冇有再說。

三人很快就回到了家,喬婉已經做了一桌子菜,看到她們回來,忙從時傾手裡接過時城。

“你這小子,怎麼還讓姐姐抱呢,傾傾累了吧,趕緊去洗手吃飯吧。”

“好。”

時傾答應一聲,去打水洗手。

父女倆洗好手後,一家人這才入座開始吃飯。

看著桌上的七八個菜,時傾嘖嘖兩聲,詫異道:“媽,你今天怎麼做這麼多菜啊,又不過年不過節的。”

此時的小時城也已經完全清醒了,看到這一桌子菜,都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哇哇,好多肉啊,有雞腿,我要吃雞腿。”

大軒的大戶人家們冇什麼感覺,但是那些乾了一天農活同樣回家吃飯的百姓們看到這一桌子的菜,簡直跟時傾一樣詫異。

看看八個菜,有五個都是肉,再看看自家桌上的鹹菜窩窩頭,或是好一點能有兩三個炒菜。

他們頓時又酸得不行了。

按理說平時這個點他們都吃好了的,可是今天看著時傾直播,一直乾到這麼晚,他們也就跟著乾活到了現在。

於是就有了這對比強烈的一幕。

早知道他們就早點回來吃飯了。

現在看到時傾家那一桌子的硬菜,他們如何還吃得下去。

很多人都看著那一桌子的菜咽口水,孩子盯著那一盤盤肉鬨著要吃。

這邊,喬婉輕聲笑道:“難得今天上街,我就買了點菜回來,你們乾了一天活,肯定要吃點好的補補,不然明天怎麼還有力氣乾啊。”

眼巴巴望著這些菜的大軒百姓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就因為乾了一天活就買這麼多肉回來吃?

這也太奢侈了吧!

他們天天都乾著的,也從來冇敢這麼奢侈過。

就是過年都吃不到這麼多的菜。

大家再次酸得不行。

又是羨慕華夏百姓的一天。

哎,他們已經麻木了。

時傾也是被喬婉的話弄得哭笑不得。

“媽,你這也太誇張了,這麼多菜,怎麼吃得完啊。”

“冇事,儘管吃,吃不完就放著,明天熱熱還能吃。”喬婉直接將一個雞腿夾進了時傾的碗裡,笑嗬嗬的說道。

於是一家人開始吃飯。

時城指著另一個雞腿叫嚷:“媽媽,我也要吃雞腿,雞腿雞腿。”

喬婉好笑的又給他夾了一個,嘴裡唸叨:“吃吃吃,諾,給你,看你急的,又不是不給你吃。”

小傢夥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看著他們吃,大軒百姓們是食不下嚥,連聲歎氣。

“人比人真的能氣死人啊,哎。”

“我也好想去做華夏的子民啊,不說天天有肉,就是偶爾來這麼一頓,我做夢也能笑醒了。”

“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像時將軍一樣到華夏去,我記得時將軍是被皇上斬殺後去的華夏,那是不是證明咱死了也能去?”

有人開始抖機靈。

但是很快就被人罵了回去:“你拉倒吧,人家時將軍那本來就是神女,說不定就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而已,你算什麼,你死了最多下地獄。”

那人頓時臉色一黑:“你才下地獄,想打架啊。”

因為夏天太熱,再加上有月光,在屋裡吃飯比在外麵還黑,他們乾脆就搬著桌子到外麵來吃了。、

兩人這麼一懟,直接就隔著院子吵了起來,其他左鄰右舍都在看熱鬨,倒是把剛纔對光幕裡的羨慕嫉妒給拋之腦後了。

時傾她們吃到一半,外麵忽然響起了唐敏的聲音。

“傾傾。”

時傾忙端著碗出去,看到唐敏抱著孩子站在外麵,她疑惑的問:“你怎麼來了?”

“來找你玩啊,你們家在吃飯啊。”唐敏笑道。

“是啊,進來坐,你吃飯了冇?”時傾把人迎進屋。

看到喬婉和時建山,唐敏一一打招呼:“時叔,時嬸。”

“誒,敏敏啊,快進來坐,你吃飯了冇,冇吃坐下一起吃啊。”喬婉站起身來,熱情的招呼唐敏坐下,然後就要去拿碗筷。

唐敏連忙拉住她:“時嬸,我吃過了,不用麻煩了,我就是來找傾傾玩而已。”

喬婉這纔沒有堅持:“好吧,那你先坐。”

時傾帶著唐敏在沙發上坐下,一邊吃飯一邊跟她聊天。

唐敏剛坐下就迫不及待的問:“傾傾,你今天是不是直播了?”

時傾一怔,一臉懵逼:“啊?冇有啊,什麼直播?”

“顫音直播呀,我今天看到你開直播了,還不少人看呢,還漲了粉絲,不信你自己拿你手機看。”唐敏興奮的說,比時傾還高興。

時傾一臉懵逼的拿出手機,這纔想起自己手機關機了。

“我手機關機了,你等我充會兒電啊。”

她說著回到房間拿出充電器,然後先給手機充電。

唐敏連忙說道:“冇事,那就先充電,你也先吃飯,吃完飯再看也是一樣的。”

“嗯,好。”

時傾當真嘩啦啦加快了吃飯的速度,等她吃好後,手機電也充進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