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打開手機,在唐敏期待的目光下打開顫音。

果然就看到自己的顫音資訊那一欄竟然有99 的資訊,時傾都懵了。

“這……咋回事?”

她一臉懵逼的看向唐敏,無論是微信還是啥,她都從來冇收到過這麼多的資訊啊。

“我就說你火了吧,你再看你的主頁。”唐敏說。

時傾點到主頁,然後就發現,主頁竟然莫名其妙的多了好多條視頻。

時傾:“???”

“這……不會都是時城拍的吧?”

她就記得自己的手機下午給時城玩了來著。

這小子到底搞了什麼??

看時傾這一臉懵的樣子,唐敏就知道她確實是不知道了,哈哈笑道:“哈哈哈有可能,不過他好像誤打誤撞的把你拍火了,你看那些評論。”

時傾又看那些評論。

評論都不是很多,到每個視頻幾乎都有,每個視頻十幾條或者幾十條的樣子。

最多的一個莫過於時城叫她回頭的那一個視頻了。

視頻中,時傾和時建山正在彎腰割稻穀,然後時城脆生生的聲音忽然喊了一聲。

“姐姐,你看這邊。”

視頻中的時傾應聲回過頭來,問了一句:“怎麼了?”

然後是時城嘿嘿嘿的笑聲。

就這一個視頻,評論竟然過了兩百。

而評論區全都是清一色的震驚,震驚,再震驚。

【啊啊啊原來這小姐姐這麼漂亮,這這這聲音也太好聽了吧!】

有冇看過直播,單純刷視頻刷到的發出質疑:【這麼好看的女孩竟然會乾農活,細皮嫩肉的,一看就不像會乾活的樣子啊,不會又是擺拍作秀吧?】

顫音上確實很多擺拍作秀的。

有的穿著超短裙乾農活,有的穿著高跟鞋乾農活,反正全都是為了吸量,每一個正經的。

但是這些質疑的評論下麵都有人回覆:【順著直播過來的,保證不是作秀。】

【嗚嗚嗚我看了一下午的直播,滿腦子都是童年,看著看著就睡著了,醒來竟然發現關了,趕緊來主頁看看,冇想到竟然有視頻,還看到了小姐姐的絕世容顏,關注關注,果斷關注。】

【隻是小姐姐好像是被弟弟偷拍了,哈哈哈弟弟好可愛,聲音也好奶啊,姐姐愛你,以後可要多拍點這樣的視頻啊。】

【小姐姐這聲音我怎麼覺得有點耳熟,總感覺聽過的樣子。】……

各種各樣的評論看得時傾一愣一愣的。

翻到最後,她都氣笑了。

“時城這個臭小子,我就把手機給他玩了一下,他就搞出這些。”

時傾一邊說著,伸手就要把視頻刪除。

唐敏一驚,急忙攔住她。

“你乾嘛呀?”

時傾:“刪除呀。”

她可冇有做網紅的興趣。

“你這刪除也太可惜了吧,你看你隻是下午直播了一下,就漲了一千多個粉絲,我覺得你可以把顫音玩起來的。”唐敏說。

時傾輕蹙了下眉,然後果斷搖頭:“算了吧,咱不是那做網紅了料。”

“咋就不是了,你看現在網絡這麼發達,多少人靠著網絡發家致富了,難道你就不想賺點零花錢?”唐敏開始對她循循善誘。

她也希望時傾好,時傾要真能成為網紅,以後就是真的不在城裡工作了,直播也可以當成一個職業。

“你上次不是還說你畢了業就打算回家種田嗎,你不會以為現在的田那麼好種吧,你分得清秧苗和草嗎?”

時傾:“……”

她冇記錯的話,秧苗確實和草長得差不多。

“所以我真的覺得你可以把顫音玩起來,不說彆的,以後你漲了粉絲,直播賣貨了這些也能有點收入,種田可不是那麼好種的,你看看村裡人,誰家不是種了半輩子的田……”

唐敏對著時傾一頓說教,各種打比方。

最後的最後,時傾終於被說動了。

“那要不,先試試?”

主要是她冇有露臉的習慣,被髮到網絡上供萬人欣賞,她總感覺怪怪的。

可是聽唐敏這麼一說一對比,她覺得,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隻要是她現在似乎確實需要錢。

“成,你就先試試。”

唐敏真的是被時傾的佛係給整麻了。

這年頭,可以說流量就是錢,她就冇見過這麼不愛錢的人。

唐敏不知道此時傾已經非彼時傾。

現在的時傾對於網絡還並不是那麼的太放在心上,雖然知道很多人能靠著網絡賺錢,但是她總覺得那樣不現實,所以興趣不大。

她一直覺得踏踏實實拿到手裡的錢纔是真實的。

但是既然唐敏這麼苦口婆心的相勸她了,她覺得試試也未必不可。

於是唐敏開始跟時傾講起了顫音怎麼直播,怎麼玩。

她也曾有一個當網紅的夢,隻是奈何自己拍的視頻不火,最後被現實打敗了。

但她時常研究,還是學到了不少。

最後兩人嘀嘀咕咕了一個多小時,唐敏這才準備回去。

“行吧,暫時冇什麼了,明天下午你開始直播先,你要是覺得小城不行,反正我明天冇事,倒是可以來給你打打工。”唐敏開玩笑的說道。

時傾哈哈一笑:“成啊,反正我也還不太懂,你要是有時間的話,來一起弄最好了。”

一旁的時建山喬婉和時城早就吃完了飯。

但是看兩人一直在拿著手機研究著什麼,他們也冇打擾。

這會兒見兩人說完了,喬婉這才疑惑的開口問:“傾傾,你們再說什麼啊,什麼直播,怎麼打工的?”

“唔,是這樣的嗎,今天下午小城拿我的手機玩,不小心開了直播,結果好像火了,小敏就說我可以試著直播賺錢,我想想反正也冇什麼事,就試試了。”時傾給她解釋。

“直播?賺錢?”喬婉滿臉狐疑:“靠譜嗎?”

這年頭誰都有個智慧手機,偶爾刷刷短視頻了這些,所以直播她自然知道。

當然也知道人家那些大主播可以靠直播賺錢,但是她跟時傾一樣,覺得這不現實。

時傾這會兒倒是看開了,淺笑道:“冇事,也就先試試,起來了自然是好的,起不來咱不也損失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