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建山這會兒要看的電視還冇到,都是廣告,所以他也正好在拿著手機刷視頻。

聽到母女倆的對話,他抬起頭來說:“我覺得可行,我最近看到一個跟我一樣年紀的男人每天拿著瓶啤酒坐在田裡唱歌,都很多人看,弄得我都想去唱了。”

“噗。”

時傾和唐敏對視一眼,冇忍住笑出聲。

喬婉瞪了他一眼:“你得了吧,就你那兩嗓子,人家唱歌要錢,你唱歌要命還差不多。”

“哈哈哈……”被媳婦懟,時建山也不在意,還哈哈笑了起來,繼續刷著自己的視頻。

喬婉重新看向時傾:“行吧,那就試試吧,反正就拿著個手機到處錄,確實不損失什麼。”

主要女兒開心就好。

一家人說說笑笑,到了九點,唐敏這才抱著跟時城玩的孩子離開。

累了一天,時傾也回房洗澡睡覺去了。

倒是大軒人還在疑惑直播是什麼,竟然還能賺錢。

不過他們也就是疑惑而已,因為一聽就是用那什麼手機做的事,他們是彆想了。

……

次日下午,唐敏當真跟著時傾去了田裡。

昨天剩下的那塊田早上已經割完了,此時他們又換了一個地方。

看著時傾一家三口下田割稻穀,唐敏用時傾的手機打開了直播。

她跟時傾說過了,直播她在旁邊開就行,她就權當冇這回事,該乾嘛乾嘛。

時傾也確實冇當回事,甚至都忘了後麵還有個手機在錄著,割稻穀割得那叫一個順暢。

昨天割了一天,她今天不僅冇有渾身痠痛,還通體舒暢。

果然這纔是她,在學校裡呆了幾個月,她感覺自己都快廢了。

她可還有一身武功呢。

這趟穿越最讓時傾滿意的,就是她前世練了十幾年的武功也跟著帶了過來。

練武之人怎麼可能會閒得住,在學校她雖然也會時常去跑步,可那隻能是解解癢。

現在又是法治社會,根本不需要打架,唯有乾農活能讓她活動筋骨了。

這邊時傾乾活乾得起勁兒。

後麵的唐敏直播剛一打開,陸陸續續就進來了十幾個人。

【哇哦,主播開播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咦,今天的攝影師換人了嗎,怎麼感覺視角不一樣了,比昨天看著舒服了。】

【哈哈哈確實比昨天看著舒服了,不過割稻穀的好像多了個人,是原姐的媽媽嗎?】

因為時傾的抖音名跟微信名一樣,都叫“傾傾草原”。

而調皮的粉絲們不叫傾傾,不叫小草,反而叫了個原姐。

【看背影應該是,攝影師弟弟,快快,去拍一下原姐的正臉,嗚嗚嗚我想看原姐的傾世之容。】

【啊對對,我也想看,小弟弟快去拍,哥哥給你打賞啊。】

隨著這條彈幕飄過,一個禮物也跟著飄過。

【小青龍打賞了一個棒棒糖】

唐敏眼睛一亮。

好傢夥,這就有打賞了。

一個棒棒糖是九顫音幣,一塊多錢。

雖然不多,但是這也是個好的開始。

唐敏冇有說話,跟昨天一樣,全程安靜的直播。

那邊正在一起玩的時城和她兒子蕭衍,時不時發出咯咯咯的兒童笑聲,這笑聲被錄到直播裡,更是讓安靜的直播多了幾分活氣。

直播間的人越來越多,由十幾個很快就漲到了幾十個,此時已經上百個了,甚至還有往上漲的架勢。

唐敏看得嘴角上揚。

一直這樣舉著實在累人,她轉了一圈後,乾脆找了個地方將手機放下,她隻需要在旁邊看著就行。

儘管如此,直播間的人還是一直在增加。

唐敏也看到已經有人開始刷禮物了。

彈幕上除了回憶童年的,欣賞美景的,還有很多都在呼籲她去拍時傾的正臉。

其他新來的看到這麼多人想看主播的正臉,還每發一句都要帶上一個讚美的詞。

什麼美麗的容顏,傾城的容貌,仙女姐姐……

他們也好奇了,然後就點進主頁往下刷視頻,當刷到時傾無意間露了臉的那個視頻後,他們炸鍋了,然後回到直播間跟著其他人一起刷。

大軒的人昨天就聽到時傾她們說今天要開直播,而現在看,貌似確實開了。

他們正好奇著直播是什麼的時候,光幕的鏡頭就貼心的轉到了唐敏這邊。

於是他們清楚的看到了什麼是直播。

“啊這……這這這,這就是直播,怎麼跟咱們現在看的這個光幕有些像啊?”

“我感覺也是哎,難道咱們現在看的就是直播,可是也冇見人用手機在播啊。”

“好奇怪,我還看到下麵好多人發評論了,你看那個【咦,拉個屎的功夫竟然看到有人直播割稻穀,我剛好也在割稻穀哎,主播哪裡的,不會咱一個地方的吧】,這怎麼跟咱們平時說的話有點像,難道咱們平時對著光幕說的話,在那邊也能看到?”

有人展開了想象。

眾人議論紛紛,但是冇有人給他們解答。

反而是他們看直播的直播看得起勁,一邊看一邊議論。

倒是這時的時傾忽然身子猛的一怔,因為她的腦海裡響起了一道聲音。

“恭喜宿主解鎖彈幕功能,你將能看到看直播之人所發的言論。”

隨著這道聲音落下,時傾的腦海裡忽然飄過一條條彈幕。

“這直播真神奇。”

“我還看到有人打賞了,不知道咱們能不能打賞。”

“拉倒吧,華夏那麼強大的國家,什麼都不缺,你能打賞什麼,人家時將軍纔看不上你那些打賞呢。”……

時傾整個人都愣怔在原地,手上割稻穀的動作卡頓在一半。

怎麼回事?

這是什麼?

這些又是什麼?

彈幕?時將軍?

無數個問號在她腦海裡飄過,時傾久久不能回神。

忽然她想到了剛纔那道聲音。

那道聲音,她記得。

她記得她穿越的那天,就是那道聲音在她腦海裡倒數【穿越倒計時】的。

係統。

這一刻,時傾腦海裡猛然想起了一個詞。

她不看小說,但是任小雅她們喜歡看,因此偶爾也會在她麵前套路一些小說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