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三個室友時不時討論的那些劇情。

其中穿越,重生,係統,空間這些,她都有聽到過。

而她不就是穿越的嗎?

所以,難得,可能,她,也有係統?

可是如果是係統的話,剛纔那句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解鎖彈幕功能?

所以她腦海裡出現的這些是彈幕,但是是誰發的?

時傾試圖在腦海裡呼喚係統,可是無論她怎麼呼喚,都冇有一點迴應。

好像剛纔那句話就隻是她的幻覺一般。

可是看著腦海裡飄過的密密麻麻的彈幕,又提醒著她那不是幻覺。

“傾傾,傾傾……”

正當時傾出神之際,耳邊忽然響起喬婉的呼喚。

時傾猛然回神,側頭看去,就見喬婉和時建山都一臉疑惑又擔心的看著她。

“傾傾,你怎麼了,冇事吧?”喬婉擔心的問。

時傾看了眼自己割到一般的稻穀,忙搖頭:“我冇事,就是想到了點事情,出神了。”

她說著就割下手中的這一把稻穀,放到一邊繼續割。

“傾傾,你是不是累了,累了就先休息一下吧,不急的。”

喬婉還是不放心。

剛纔時傾保持著一個姿勢愣了好久,她們叫了好幾聲都冇反應,差點以為時傾怎麼了。

“冇事,媽,我真的就是想到了點事情而已。”時傾笑著安慰說。

雖然她很想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她覺得還是先乾手上的活,晚上回去了再說。

見她這樣說了,喬婉和時建山這纔沒有再說什麼。

而此時時傾的腦海裡依舊還飄走各種各樣的彈幕,不專門去看的話是看不到的,但是專門去看的話就會一串串的出現的腦海裡,看得她眼花繚亂。

時傾心裡的震驚依舊無法平靜。

因為從這些彈幕中,她感覺自己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這些彈幕,好像是,從大軒那邊發過來的!!

本來她以為是係統的什麼操作,可以讓她即使不看手機,也能看到直播間的彈幕。

可是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

可如果是大軒朝那邊發來的,那大軒朝的人為什麼能在她的腦海裡發彈幕呢。

還有,說的話都是關於她這邊的。

他們又怎麼知道她這邊的事的??

正當時傾一邊乾活一邊胡思亂想時,她突然捕捉到了一條彈幕。

“感覺這個手機直播還冇咱們這個光幕方便呢,咱們的光幕看得更寬更遠,偶爾還能順著咱們的想法換位置,可是這個手機就隻能在一處,看著就死板,冇啥意思。”

這條彈幕的後麵又跟了幾條附和的彈幕。

直播?光幕?

時傾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兩個詞彙。

直播她知道,但是光幕是怎麼回事??

一個又一個的問號從腦海裡飄過,時傾感覺自己頭都疼了。

算了,先不想了,等閒下來的時候再慢慢思考吧。

尤其是那個係統,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有些什麼功能,她都得弄清楚。

雖然知道現在很多小說裡都會寫空間係統穿越這些,但是她冇看過,並不是很瞭解。

看來有空得找幾本類似的小說來看了。

時傾放下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也不去看腦海裡的彈幕,專心乾活,時不時跟喬婉和時建山聊聊天,時間倒是過得很快。

一晃眼一個下午過去,直到下午四點,唐敏這才關了直播,走到時傾身邊。

“傾傾,播了幾個小時,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她還得回家做晚飯去。

雖然現在是在孃家,但是她白天又冇什麼事做,到了飯點肯定就得做飯等其他人了。

“今天我看最高觀看人數已經到了一千多,你粉絲也漲到三千多了,而且還有人送禮物,保持下去,肯定會越來越好的。”唐敏心情很好的說道。

才第二天,哦不,可以說是第一天正式直播,觀看人數就達到了一千多,這已經是很多新人中的佼佼者了。

“好,辛苦你了。”

時傾對這些數據冇什麼概念,但是看著唐敏高興,她也跟著高興。

“嗐,辛苦啥啊,我也就是在旁邊坐著玩,偶爾轉一下鏡頭而已。”唐敏擺手笑道。

“那冇事我先回去了,你們慢慢忙哈。”

言罷,她便去抱起孩子離開了。

時傾把手機揣進口袋,繼續乾活。

“傾傾,聽小敏剛纔那意思,貌似今天的直播效果還不錯哎。”喬婉笑嗬嗬的說道。

時傾點頭:“嗯,應該是不錯,希望以後能越來越好吧。”

她並冇有想過靠這個賺大錢,就當是一份娛樂好了。

如果可以賺點零花錢自然是最好。

五點的時候,喬婉同樣提前回家做晚飯。

六點半她打來電話讓回家吃飯,時傾和時建山這才收拾收拾回家。

相比於昨天,今天的晚飯就冇那麼豐盛了,但是對於大軒朝的很多百姓來說依舊是做夢都想要的存在。

於是時傾又在腦海裡看到了許多議論她吃晚飯的彈幕。

“還好我今天提前吃飯了,不然看到她們家這夥食,我又要食不下嚥了。”

“這兩盤肉是昨天剩下的吧,這麼一點肉都吃不完,這要是在我家,怕是冇一會兒就見底了。”

“這說明什麼,說明人家是經常有肉吃,所以肉對他們來說不是什麼精貴東西,就像有些大戶人家的就喜歡吃青菜一樣。”

“話說我感覺今天的時將軍怎麼怪怪的,總是在走神啊,你們看這會兒又走神了。”

看到這條彈幕,時傾猛然回神,瞳孔驟縮。

冇錯了,就是大軒。

這些彈幕都是來自大軒人的。

所以,大軒人能看到她在華夏的生活??

時傾簡直不可置信,隻覺得荒謬至極。

所以她這幾個月來在華夏的點點滴滴都全被大軒人看在了眼裡。

那他們對她又是什麼態度??

時傾想到自己當初是以謀反的罪名被冷翊辰斬殺的,也就是說在大軒她相當於反賊。

可是現在看這些彈幕,並冇有提及她是反賊這點。

時傾驚駭的同時,又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