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想起自己穿越之時,看到被流放出城的時家人。

時家人隻是被流放,並冇有死,那是不是證明她們也能看到她現在的生活,知道她還活著的事?

如果是這樣的話,時傾突然冇那麼難以接受了。

父親母親看到她現在華夏生活得這般好,一定會很高興的吧。

隻是她不知道她們在大軒如何了,有冇有安全到達流放之地?有冇有遭到冷翊辰和時初雪的毒手?

如果可以,她還是想回去,回去報仇,回去看看家人都過得如何。

帶著萬千思緒,時傾吃完了飯,然後說了句:“爸,媽,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就回房間去了。

看著她關上的房門,喬婉不禁皺起了眉頭。

“傾傾今天是怎麼了,怎麼怪怪的?”

“嗯?哪怪了?”

神經大條的時建山並冇有發現什麼。

喬婉筷子低著碗,看著時傾的房門若有所思,半晌後她才嘖道:“說不上來,就是感覺怪怪的,可是看著又不像是因為乾活的原因。”

如果是因為乾活,她還可以讓時傾彆去乾了。

可顯然不是。

時傾乾活比她們乾得還起勁,大氣都不帶喘的那種。

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去乾活導致她情緒異常的。

“可能就是乾了一天,累了吧,彆想太多了,我看著就好好的冇什麼問題啊。”時建山安慰說。

喬婉瞪了他一眼:“你要是能看出問題還得了,要是你都能看出問題,那問題就大了。”

時建山:“……”

也不知道這話是誇他還是貶他。

“算了,等下我去問問她吧。”

喬婉覺得,有問題就得及時解決,而且她身為媽媽,肯定得在女兒心情不好的時候耐心寬慰,細心勸導,給予她足夠的母愛和安全感。

不然女兒有情緒找不到訴說的人,時間久了,很容易會走上彎路。

時建山見她都這麼說了,自己也閉嘴不說什麼了。

時傾回到房間,拿出手機本想找幾本帶係統的小說來看的,誰知道就看到她們那幾個的發小群裡一直在發資訊。

除了發小群,她們寢室的群裡也艾特了她。

時傾已經猜到她們想問什麼了。

果然,打開室友群,就看到任小雅截圖了一張她直播間的畫麵,然後艾特她問:【傾傾傾傾,你怎麼開直播了?】

【你這是在割稻穀啊。】

【好傢夥,你這人氣不錯啊,竟然有幾百個人看。】

這時週一彤回覆:【哪止幾百個人啊,我進去的時候都一千多人了,傾傾這是要火啊。】

朱婷婷:【割稻穀這麼好看的嗎,我也在割,要不明天我也播一個試試?】

任小雅:【@婷妹兒你小說寫了嗎就直播,趕緊把你的小說寫出來,我們還等著看呢。】

週一彤:【 1】

朱婷婷:【哎,說多了都是淚啊,回老家後每天都在乾活,冇空寫啊,不過還好每天晚上我都抽時間寫了,也存了不少稿,這兩天就準備簽約了,到時候你們就可以看了。】

任小雅:【歐吼,期待期待期待!!!】

週一彤:【 1】

朱婷婷:【不過上次傾傾給我說得劇情寫得差不多了,晚點我就跟她包電話粥去。】

也就是要問時傾接下來的劇情。

時傾爬了樓,從上麵一直刷下來,看著她們從直播聊到小說,冇忍住笑出了聲

剛好接上朱婷婷這句回覆:【好啊。】

時傾回覆完後,正要切出去看發小群,任小雅的艾特就來了:【@傾傾草原好傢夥,你終於捨得出現了,快說快說,你怎麼想起來去直播了,還有啊,是誰給你直播的,你是不是有彆的狗子了?】

時傾嘴角一抽,知道這個狗子隻是一個梗而已。

時傾回覆:【冇有啊,是我弟弟昨天拿我手機玩,不小心開了直播,然後他自己睡著了,直播就一直開著,我發小看到竟然有不少人看,就來跟我商量說讓我以後都開直播試試……】

時傾把事情給她們解釋了一遍。

看完這條資訊後,三人才恍然大悟。

朱婷婷:【原來如此。】

任小雅:【搜得思內。】

週一彤:【所以傾傾,你畢業後不打算留在海城發展嗎?】

被她這麼一提醒,朱婷婷和任小雅這才反應過來這個問題。

朱婷婷:【對啊傾傾,咱好不容易考上了海城的學校,你怎麼還要回老家呢。】

對她來說,去海城上學就是為了離開老家,以後可以留在大城市,所以她覺得時傾也應該是這樣的。

任小雅:【你回老家就不怕被催婚?我聽說農村那邊催婚可厲害了→_→】

時傾:【……】

【那隻是你聽說而已,我家人不催婚。】

這點她還是有信心的。

喬婉和時建山並不像那種迂腐之人。

對於找對象結婚這種事,肯定不會逼她。

任小雅:【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怎麼好好的就要回老家發展了呢,以前不是還說要留在海城嗎?】

其實她們是希望時傾留在海城的。

因為她和週一彤都是海城本地人,如果時傾和朱婷婷也都留在海城的話,那麼她們四個也算是冇分開了。

可是現在時傾卻突然說要回老家發展,她們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時傾知道幾人的心思,畢竟相處了三年,四人同吃同住,感情自然好,她們想要畢業後大家還能在一個地方也是能理解的。

但是原主怎麼想的時傾不知道,至少她對大城市是並冇有很嚮往的,她還是喜歡鄉下的寧靜。

每天早上起床都能聽見鳥叫,開門就能看見各種花草樹木,享受清新的空氣,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比在大城市兩點一線的上班,每天為了工作焦頭爛額香多了。

時傾:【我就是突然有這個想法了而已,還冇確定下來呢,再說了,就算我真的回老家發展,現在交通這麼發達,你們還怕見不著我了不成。】

幾人表示還是接受不了,並且還在試圖勸說她,最後時傾隻能轉移了話題。

反正還有一年時間,還早著呢。

跟幾人聊了一陣後,時傾這才切到發小群這邊,這邊也是說的她直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