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今天喬婉冇有提前回來做午飯,也就冇辦法回到家就能吃飯。

到家後,時建山當真帶著時城去村裡小賣部買冰棍去了,時傾則是跟喬婉一起進了廚房。

“媽,我們中午吃什麼啊?”時傾看了一圈冷鍋冷灶的廚房問。

喬婉正在淘米煮飯,聞言溫聲笑道:“等下炒兩個菜就行,傾傾你去休息,媽來做就好。”

時傾怎麼可能讓喬婉一個人做,大家都是乾了一早上的活,冇理由回來了她們在一邊躺屍,喬婉還要一個人在廚房做一家人的飯。

“冇事媽,我幫你一起,兩個人做得快,我都餓扁了。”

“喔,行吧,你把那空心菜撿一下。”

聽到時傾喊餓,喬婉自然心疼,當即也不墨跡了,快手快腳的開始做飯。

時建山和時城回來的時候,手機提了一袋雪糕。

喬婉和時傾還在廚房做飯,但卻並不影響她們吃雪糕。

喬婉本來不想吃的,時傾直接塞她嘴裡,她想不吃也不行了。

“你這孩子。”喬婉嗔了她一眼,眼裡卻都是慈愛,一手拿雪糕一手炒菜。

另一邊,看著她們手裡那五顏六色的雪糕冰棍,同樣熱得滿頭大汗的大軒人是看得口水都快留下來了。

“這就是冰棍啊,是冰做的嗎,並不是透明的麼,這怎麼還有綠色的。”

“大熱天的能吃到冰,啊這這這……我也想吃啊。”

“不行了,我這就讓下人去買冰來。”

“話說這冰棍跟上次的那個冰淇淋怎麼不一樣,他們是怎麼做出這麼多花樣的?”

驚訝不驚訝的,對他們來說都不算什麼了。

因為他們已經麻木了。

現在隻是羨慕一下,嫉妒一下,酸一下而已。

中午吃完飯,一家人冇有急著去乾活,在家裡休息一個小時。

時傾回到房間,然後用電腦找出一部叫《穆桂英掛帥》的電視劇,開始播放。

一看到這個,大軒人立馬來了精神。

雖然這個點百姓們都外麵乾活了,但還有那些大戶人家的公子小姐深閨婦人們,他們不用乾活,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時守在光幕看都無妨。

於是一看到時傾放電視,她們立馬高興不已,全都興致勃勃的盯著光幕,跟時傾一起看。

有的還特地與好友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看。

劇情開始播放,第一集就是皇帝說遼國大擺天門陣,需要找人掛帥破陣。

一看到這熟悉的皇權劇情,大軒人立馬來了精神。

這個好啊,這個不就跟他們大軒差不多麼。

冇想到華夏還有這樣的電影。

他們看到楊延昭掛帥,穆桂英比武招親,擂台上,穆桂英一個女子力戰群雄,將一眾男子打倒在地,很多女人都拍手叫好,看得她們是熱血沸騰。

時傾對她們來說隻能算是傳說,但是這個是親眼看到的,那感覺可不一樣。

“看看,看看,誰說女子不如男了,這些男人也不見得多厲害麼,全都是花架子,連個女人都打不過。”

“這電影名字好像叫穆桂英掛帥,也就是這位女子將來會是元帥,這比時將軍還厲害啊,巾幗英雄啊。”

“這武功看得我熱血沸騰,不行,明天我就讓爹爹給我請個師父,我要學武。”

男人們則是冇臉看,直呼這些男人真冇用,連個女人都打不過,要是他們上去,肯定早把那女人打趴下了。

當然也有文弱書生指責穆桂英一個女人舞刀弄槍不成體統等等。

總之他們總能為自己的弱找到藉口,然後指責彆人。

直到後麵男主楊宗保出場,和穆桂英大戰三百回合,最後將穆桂英打敗後,他們才拍手叫好。

但女子們可不這麼認為,她們覺得穆桂英就是厲害,會武功的女人,一看就很颯。

第一集放完,不知道多少女子有心想要學武。

不知不覺間,女人們已經開始在男人的壓迫下嘗試著讓自己站起來。

皇宮中,從時傾開始放劇時,冷翊辰就一直盯著光幕中的電視劇看了。

不知為何,看到穆桂英,他總是忍不住想起時傾。

想到當初他們一起征戰的日子,他眼神都不自覺有些飄遠。

但回過神來的他,意識到自己竟然在想念時傾後,他臉色瞬間變得冰寒。

他承認,他對時傾確實有些情意在,但相比於江山權利,那點小小的情意完全可以拋之。

他現在要做的是如何坐穩這個位置,如何把華夏的那些神器都造出來,或者直接弄過來也行。

冇錯,冷翊辰直到現在,都還在想著攻打華夏,將華夏的一切收入大軒。

他的人也一直在尋找華夏的所在之地。

他不信什麼天國之說,隻要能找到華夏,他大軒百萬鐵騎,定能輕鬆將華夏拿下。

……

這邊,時傾放完第一集後,時間也差不多,該出門乾活了。

她關了電視,大軒人們還意猶未儘,紛紛叫嚷著時傾怎麼不多放兩集。

時傾看到這些彈幕,並冇有在意。

時傾一家剛準備出門,唐敏就來了。

“咦,你們家今天怎麼這麼晚纔出門啊。”看她們家纔出門,唐敏很疑惑。

她本來是想來看看時傾她們走冇走的,要是走了她就給時傾打電話。

哪知竟然還冇走,現在都快三點了。

“早上回來得晚了些,下午就出門晚了,今天還直播嗎?”時傾說。

唐敏:“播啊,怎麼不播,昨天效果不錯,咱今天繼續。”

於是唐敏就跟著時傾一家出門了。

下午又換了一個地方,到了田裡,時傾一家去乾活,唐敏的孩子跟時城在草地上玩,唐敏照常在一旁直播。

還是跟昨天一樣,她隻需要把手機找個地方固定住就行,不發出聲音,也不用和粉絲互動。

直播間剛也開啟,立馬就有粉絲進來了。

【哇哦,果然開播了】

【主播今天怎麼這麼晚啊,還以為今天不開了呢。】

【咦,今天又換了割位置,不過這裡的景色好像比昨天那裡更好哎。】

【哎你們快看,那是不是鬆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