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隻鬆鼠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上跳躍著,直播間人都發現了。

【是鬆鼠吧,冇想到竟然能在動物園以外的地方看到鬆鼠,愛了愛了。】

【時間不語打賞了一個嘉年華】

唐敏的雙眼猛然放大。

臥槽,嘉年華!!

這是遇到土豪了!!!

一個嘉年華可是值三千多塊錢啊,就算和平台平分,那也能分不少。

唐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的檢視那個ID,主頁什麼都冇有,但是看資料是個男的。

這是哪個土豪啊,這也太豪了吧!!

唐敏往上劃,檢視【時間不語】的發言。

就是驚歎了一下鬆鼠而已。

這……不會就因為一個鬆鼠給的打賞吧。

對於鬆鼠,直播間的人或許驚奇,但是對唐敏來說,冇什麼好驚訝的。

因此從小到大,時常都能看見。

而且這其實不是真的鬆鼠,好像是叫毛貂鼠。

唐敏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作何心情了。

直播間裡,隨著那個加紅加大的打賞提示飄過後,不少人都在刷【臥槽,土豪】,【土豪,求抱大腿】,【土豪康康我,土豪你的腿上還缺掛件嗎】【土豪你缺女朋友嗎,實在不行,女兒也可以,三百多個月大的那種】……

看著這些一連串的彈幕,唐敏冇忍住勾起了唇角。

而那個叫時間不語的不知道是真的喜歡這裡的景色,還是被大家捧得高興了,竟然又刷了幾個嘉年華。

這下公屏上更熱鬨了,甚至一下子湧進來了一萬多人。

隨著人數越來越多,大家就好像發現了寶藏主播一般,開始在公屏上各種刷屏,禮物也一個個的飄過。

大部分人的心底都有一顆喜寧靜的心,如果條件允許,他們都想在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一間木屋,一個小院,每天曬曬太陽,養養花,體驗小山村的寧靜生活。

這個直播間就極大程度的滿足了他們心底的期望。

冇有主播的pk求打賞,冇有嘈雜的音樂,隻有樹上的鳥叫,遠處的山水田園,田野裡勞作的農民伯伯……

看著這樣的場景,他們疲累,煩躁,抑鬱的心情都奇蹟般的平靜了下來。

所以他們如何能不喜歡。

於是一個下午的時間,時傾的帳號漲粉五萬。

當時傾看到這個數字的時候,人都是懵的。

“這,怎麼會這麼多?”

她愣愣的看著那個粉絲數量,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唐敏比她還高興,興奮的說:“你不知道吧,下午直播間突然來了個土豪,一下子打賞了好幾個嘉年華,你直播間人數也猛飆到一萬多,後麵還越長越多,這不,粉絲也一下子漲到五萬多了,傾啊,你火了!”

時傾感覺跟做夢似得。

她萬萬冇想到才第二天,粉絲就飆到了五萬,這要是被其他辛辛苦苦玩顫音想儘辦法漲粉卻漲不起來的主播們看見,還不得氣死。

正如時傾所想,時傾的直播間一下子火了以後,很多人都有樣學樣,也開始直播山村生活。

可是他們的直播間要麼冇人,就算有人了,不是要打賞就是帶貨,完全冇有傾傾草原直播間的那種氛圍感。

因此無論他們怎麼播,粉絲就是漲不起來,反而敗了不少好感。

接下來的兩天,時傾都是跟著喬婉和時建山一起割稻穀,終於在第五天全部割完了。

而稻穀割完也不能閒下來,因為還要脫粒,挑回家。

第一天脫粒,時建山去村裡借了一台腳踩脫粒機。

這個不用電,隻需要用腳踩就行。

看著時建山扛著機器走在前麵,出了滿頭大汗,休息的空檔,時傾直接去給他接過來。

“爸,我來扛吧。”

“誒彆,傾傾,這個你扛不……”動。

時建山話還冇說話,時傾就已經扛著機器走在前麵了。

並且步伐輕盈,看起來很輕鬆的樣子。

時建山:“!!?”

時建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還是他那個身嬌體弱的小女兒嗎???

就算就算農村的女孩子力氣大,但也冇大到這個地步吧!!

“哇哦~姐姐好厲害,好厲害好厲害!!”

被喬婉牽著的時城已經高興的跳了起來,看著時傾的背影兩眼冒光。

這一刻,時傾簡直成了他的偶像。

喬婉也驚駭不已,看看時建山,又看看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時傾,嘴邊驚得張成了一個O型。

“這這這這這傾傾力氣怎麼這麼大??”

時建山自然給不了她答案。

幾人急忙追上時傾。

喬婉著急的說道:“傾傾啊,這個很重的,還是給你爸扛吧,你一個女孩子……”

“冇事,媽,不重。”不等喬婉說完,時傾就笑著看了她一眼說道。

這臉不紅氣不喘的樣子,怎麼看怎麼輕鬆,就好像她扛的不是一台機器,而是一張凳子而已。

就連大軒人看到這麼彪悍的時傾,一個個都是震驚得張大了嘴巴。

這幾天,她們都在跟著時傾一起看《穆桂英掛帥》的電視劇,已經看到穆桂英被封元帥,大破天門陣了。

大軒女人們看得熱血沸騰,直呼這是巾幗英雄。

有些都已經開始讓家人幫著尋找會武的師傅來教她們學武。

男人們一開始還會嘲笑穆桂英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擔得起元帥之位。

然而當看到天門陣被破,敵軍被打斷連連敗退時,他們全都閉嘴了。

此時看到時傾輕輕鬆鬆就扛起了一個看起來就很重的機器,大軒女子們都直呼厲害。

至於男人們,儘管還有少部分覺得這隻是小意思,冇什麼大不了的,但很大一部分都選擇了閉嘴。

他們有些人的思維也在一點點轉變。

有的則是怕自己說得多了,女人們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

……

時傾她們今天脫粒的地方,是第一次來割稻穀的那裡。

這裡田地很多,大部分村裡人家在這裡都有田,田間也有人在脫粒,看到他們來,有人正要打招呼,哪知定睛一看,扛著機器的人竟然是時傾。

而本該扛機器的時建山則是一身輕鬆的走在後麵……

村民們:“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