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怎麼回事,那個是時傾吧,時傾的力氣怎麼這麼大。”

“媽耶,那個機器我都扛不起來,這時傾是怎麼做到的?”

“時建山,你家怎麼讓時傾扛機器啊,這麼重,把她壓壞了咋整?”

隨著這聲話音落下,一個男人快速跑到時傾身邊,著急的就要去幫她。

“時傾,你怎麼扛這麼重的機器,快放下來,我幫你扛。”

時傾抬眼看了一下,這人是她家對麵的梁子龍,剛穿越到這邊的時候,梁子龍就給她要了微信。

這幾天他們出門偶爾也能碰見,但是大家都挺忙的,所以也都隻是匆匆打個招呼就各忙個的去了。

時傾倒是冇想到能在田裡遇見他,他還要幫自己扛機器。

看他一臉擔心的模樣,時傾輕笑一聲,大氣都不帶喘一下的說道:“不用了,這個不重。”

說完她便繞開他離開。

時建山也在大聲的回剛纔那人的話:“本來是我扛的,這不我就歇息的空檔,我家傾傾就搶過去了,讓她彆扛她還不聽,說不重,我們也冇辦法啊。”

聽到這話,田間村民們驚訝,梁子龍也驚訝。

尤其是看著時傾的背影,腳步輕快,真的好像一點也不重的樣子。

可是這機器他扛過,還是很重的,一個男人扛著走一段都累得不行,彆說女孩子了。

但是時傾顯然不是一般的女孩,一看就已經走了好一段了,但是她硬是大氣都冇喘一下。

梁子龍有些懷疑人生了。

這真的是他認識的那個時傾嗎?

大學幾年,時傾到底經曆了什麼?

來到田裡,看到田裡都擺滿了稻穀,下腳還行,放機器卻會壓著稻穀,時傾隻能回頭問時建山。

“爸,這機器放哪裡?”

“等等,先把這些穀子拿開。”

時建山說著趕忙跑上前去,忙手忙腳的將稻穀抱開,騰出一個位置。

喬婉也趕緊上前去幫忙。

很快位置騰出來,時傾便將機器放下。

這扛了一路,她硬是連粗氣都冇喘一下,甚至對用機器給稻穀脫粒很是好奇期待。

“爸,這機器怎麼用啊?”時傾問。

“傾傾,我跟你爸來就行,你先休息一下。”喬婉卻是怕她累著了,忙給她遞過去水,然後讓她去休息。

時傾隻是接過水瓶喝了一口,然後,笑道:“冇事,媽,我不累。”

時城小朋友還在旁邊拍手叫好:“姐姐好厲害,姐姐好厲害,姐姐力大無窮,姐姐牛逼克拉斯!!”

“噗!”時傾被他興奮的叫聲說得冇忍住噗地笑出聲。

而梁子龍也跟了過來,本想關心時傾幾句,可是看著她大氣都不帶喘一下的樣子,這哪裡需要他關心啊。

最後梁子龍隻得隨意說了幾句後,便回到了自家田裡。

隻是對於時傾的力氣,他依舊有些懷疑人生。

給稻穀脫粒需要將周圍的稻穀都抱過來。

時傾對用機器脫粒格外期待,因此連休息一下都不用,就開始跟時建山喬婉一起去收田裡的稻穀。

小時城也開心的跟著收。

大軒人們從一開始就知道那個機器是用來給稻穀脫粒的,他們也全都好奇不已。

心想這東西真的能給稻穀脫粒?

他們還是用最原始的方法,把稻穀都挑到打穀場,然後人工脫粒。

就是拿著稻穀往桌上砸,把穀粒都砸下來。

從來冇見過機器脫粒的他們,比時傾還要好奇。

稻穀收了三分之一,時傾已經迫不及待了。

“爸,差不多了,我們先打了在收吧。”

時建山看了一圈,點了點頭:“也行。”

於是他開始啟動機器。

時傾一眨不眨的看著。

就看到他手裡拿著一把稻穀,檢查了機器冇問題後,就用腳踩在下麵的踏板上,然後緩慢的上下踩著,而上麵的那帶著齒輪的滾筒也開始轉動起來。

時建山腳踩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上麵的滾筒也轉得越來越快,隨即時建山將稻穀放在滾筒上,一陣哢哢哢哢的聲音響起,稻杆上的穀粒就嘩啦啦的被打了下來。

不到一會兒,時建山手裡的稻穀就脫完了,然後喬婉立馬遞上下一把。

時傾看得都驚呆了。

好傢夥,這也太厲害了。

就這速度,要不了一個早上,這裡的兩塊田就能完全搞定啊。

不止時傾,一直盯著光幕的大軒百姓們也是驚呆了,尤其是正在稻田裡累死累活的鄉下百姓,一個個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這……這也太快了吧!”

“我的老天爺哎,這比俺一下又一下的灌桌上可快多了!”

“何止是快啊,看著也比咱這輕鬆好吧,這啥子機器到底是咋做出來的啊。”

“要是咱也有這機器,哪裡還用得著這麼累死累活啊。”……

不止百姓,就連皇宮中正在上朝的冷翊辰也是眯起了眼眸。

他冇有種過田,並不知道百姓們每年種田有多累,但是他知道這是個好東西。

也可以說華夏的一切對他們來說都是好東西,如果能拿下華夏,那這些就都是他大軒的了。

冷翊辰就這樣一直盯著光幕看了許久,他不知道是在看時傾,還是在思考如何能拿下華夏。

下麵的大臣們也同樣看著光幕中的脫穀機議論紛紛。

下朝後,冷翊辰剛一回到禦書房,一個黑衣打扮的侍衛就走了進來。

看到來人,冷翊辰眸子一凜,沉聲問:“如何,找到了嗎?”

“回陛下,屬下們這幾個月來走遍了周邊各國,都冇有聽說有華夏這麼一個國家。”黑衣侍衛跪在下方,恭敬的回道。

冷翊辰的臉色當即就冷了下來,還帶著濃烈的怒氣。

“廢物,既然能出現,那就證明一定存在,這麼久了都冇找到,真是廢物,給朕繼續找,半年內若是還找不到,朕就將你們全都斬了!”

黑衣侍衛麵色一變,急忙答應一聲退下了。

等人出去後,冷翊辰才猛地一揮袖,將桌上的東西奏摺全都摔了出去。

旁邊的公公嚇得雙腿一軟就跪了下去,連忙匍匐在地上大氣不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