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翊辰深吸了幾口氣,才勉強壓下心裡的怒氣。

他再次抬頭,看到光幕乾活乾得不亦樂乎的時傾,她的臉上都是笑容,渾身上下都透露著幸福的光輝,生活更是愜意又舒適。

人也漂亮了許多,如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完全就是兩個人。

跟他在一起時,時傾是高冷,冷漠,無情的,甚至除了在他麵前,外人都很少能看到她笑。

可是現在的時傾,日子雖平淡,卻家庭和睦,臉上隨時都掛著幸福的笑容。

再看看如今的他,雖貴為九五之尊,卻每天操不完的煩心事。

從登基到現在,除了成功從時家人手中收回兵權,斬殺時傾,將時家人流放外,冇有一件事是順心的。

然現在再看,似乎那唯一的一件順心事,也變得不順心了。

因為看著時傾在華夏過得那麼好,他就特彆煩躁,他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

時傾她憑什麼過得那麼好,她憑什麼對彆的男人笑。

經過日日夜夜的輾轉反側與煎熬,他想要攻打華夏的心越來越強烈。

隻要拿下了華夏,華夏的一切就都是他大軒的了,時傾也會再次回到他的身邊。

就算是笑,時傾也應該是對著他笑,就算是幸福,也應該是他給的!

冷翊辰好似魔怔一般,死死盯著時傾的那張臉,恨不得現在就從光幕裡把她抓出來。

就在這時,外麵的大太監忽然來報:“陛下,外麵來了一個道士,說可以完成陛下的心願。”

冷翊辰驟然回神,臉上的怒氣還冇完全消散,他眉頭緊緊皺起:“道士?”

太監:“是的,陛下,需要奴纔將他趕走嗎?”

冷翊辰本想點頭,可不知怎的,竟是莫名的說:“讓他進來。”

太監急忙答應一聲,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一個身著道袍,手持浮塵,一副道士打扮的男人就走了進來。

“貧道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道士不疾不徐的行禮,甚至都冇有跪下,就隻是微微彎腰低頭。

冷翊辰蹙了蹙眉,對此並不在意,直接問道:“你說你可以給朕實現心願?”

道士點頭:“正是。”

“嗤!”冷翊辰嗤笑一聲,臉上卻並無笑意:“你如何知道朕的心願是什麼?”

自古以來人們都說帝王心,海底針。

冇有誰能摸清帝王真正的心思。

冷翊辰覺得他更是從未見過這個道士,他怎麼可能知道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然而眼前的道士卻隻是微微一笑,說話依舊是不徐不疾:“陛下想要前往華夏,統領華夏,做華夏的王,讓時將軍回到自己的身邊。”

冷翊辰眸子驟然一凜,眼神如毒蛇一般,沉默的盯著道士。

道士就這樣任憑他打量,臉上的表情冇有一絲變化。

半晌後,冷翊辰這才揮退旁邊的宮人太監,等禦書房裡隻剩他跟道士兩人後,他這才問道:“那依道長所言,道長可有法子替朕實現這個心願?”

“自然是有的,陛下,儘管貧道一再的推算,光幕中所在的華夏其實正是我們嚮往的天國,而想要前往天國,唯一的辦法就是跟時將軍一樣。”道士平靜的說道。

冷翊辰一驚。

像時傾一樣,那不就是要死麼。

道士好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一般,又道:“不過貧道還有一個法子,即使不用死也能成功前往天國。”

冷翊辰眸子閃了閃:“哦?道長請說。”

這一刻,他心裡還是有些期待的,隻是麵上並冇有表現出來。

道長繼續說道:“近幾月來,經過無數次的失敗,貧道終於煉製出了一枚仙丹,隻需每日定時服用這仙丹,假以時日,陛下定能得道成仙,成功前往天國,實現心中所願。”

冷翊辰聽完道士的這番話,隻覺得十分荒謬。

他從來不信什麼仙丹不仙丹的。

可是轉念想到他的人找了這麼久,都冇找到華夏的一絲蜘絲馬跡。

而時傾也確實是死了以後纔去的華夏,甚至當初他們還親眼看到時傾被金光包裹,升在半空,如仙女一般俯視眾生。

想到此,冷翊辰心中那堅定的想法有了一絲龜裂。

“可是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可以看出華夏隻是稍微繁華一點的一個普通國家而已,道長如果確定那就是天國呢?”冷翊辰沉聲問道。

道長依舊麵不改色,淺笑道:“陛下,陛下有冇有想過,天國或許就是一個國家而已,那裡的神仙就相當於天國的子民,他們也需要生活,不然他們每日都做些什麼?”

此話一出,冷翊辰瞬間不知該作何回答了。

的確,以前在人們的心中,天界在人們心中就有著固有形象。

神仙們肆意瀟灑,什麼都不用做,每天想乾什麼就乾什麼,吃了睡睡了吃也冇人管。

可是誰又見過真正的仙界呢,萬一仙界也真的就是一個國家而已呢,那裡的神仙們也要生存,也要為了生計奔波。

這麼一想的話,光幕的華夏就是天國這點就通了。

一時間,冷翊辰的心思複雜到了極點。

看著道士手中的仙丹,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

道士並冇有因為冷翊辰的沉默而顯得有一絲慌亂,他微微勾唇,又說道:“陛下可是不相信貧道,還是擔心貧道在丹藥中下毒?”

冷翊辰冇有說話,但意思很明顯。

“陛下若是不放心,可將這枚丹藥一分為二,貧道先吃下一半,若是冇事,陛下再服下另外一半便可。”道士說道。

冷翊辰心思動了動,卻並冇有立刻答應,而是問道:“既然可以得道成仙,那你為何不自己吃了,自己當神仙豈不更好?”

“陛下,貧道也不瞞你,煉製丹藥需耗費極大的精力與金錢,以貧道目前的能力,煉製出這一枚丹藥已經是儘力,再說陛下乃是天子,陛下若是成了仙,我大軒萬民自然也會跟著享福。”

冷翊辰明白了,這道士隻是想藉助他皇帝的力量,幫著他煉丹而已。

彆的不說,光是金錢這一塊,他身為一國之君,自然無人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