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聽到時傾這裝傻充愣的話,唐敏嘴角抽了抽,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正經點,跟你說認真的呢。”

時傾一臉無辜:“我很正經啊。”

唐敏:“……”

她被這女人搞麻了。

喬婉噗嗤笑了一聲,無奈道:“好了,既然傾傾這樣說了,那我們也彆問那麼多了,繼續乾活吧。”

雖然她也想知道女兒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大力,不過既然女兒不想說,那她們也不問了。

喬婉都這樣說了,唐敏自然也不好再問。

隻是心裡還是有無數個問號圍繞著她,想著晚點再問問時傾。

一家人又開始乾活。

唐敏見冇自己什麼事後,又回到了手機這邊。

然而當她看到直播間的人數時,整個人都震驚得瞪大了眼睛,堪比剛纔看到時傾扛那麼多稻穀。

這……

怎麼回事??

怎麼才一會兒的功夫,直播間的人數就漲到了十萬人??

唐敏人都懵了,至於還在刷的禮物,因為大禮物已經過去,現在就是一些熙熙攘攘的小禮物,這些平時也會刷,她倒是冇放在心上。

反而是被這觀看人數驚得半天纔回過神來。

不過很快她就想明白了,肯定是剛纔時傾一下又一下的施展大力才吸引了這麼多人進來觀看。

而也隨著直播間人氣的高漲,時傾的粉絲數量也一下子飆到了五十萬,甚至還有逐漸增加的意思。

就這漲粉速度,真的是前所未聞的了。

果然,她們試的這一把,試對了。

時傾以後一定能成為一個大主播。

唐敏已經想到以後時傾坐擁百萬粉絲的場景了。

嘴角都忍不住揚起,臉上逐漸笑開了花。

“唐敏姐姐,你在傻笑啥呢?”

唐敏正在想著時傾以後坐擁百萬粉絲,月入上萬的場景,耳邊冷不丁的響起這麼一道聲音,給她嚇一激靈。

轉頭看去,是時城帶著她兒子蕭衍玩到了這邊,正都疑惑的看著她。

三歲的蕭衍還一下子撲進她懷裡,奶聲奶氣的叫了一聲。

“媽媽~”

唐敏現在心情格外好,說話都溫柔得不行。

“姐姐冇笑啥啊,這不看到你姐力氣那麼大,驚訝的麼。”

一說起這個,時城眼睛都亮了。

“嗯嗯嗯,我姐姐真的好厲害,一下子扛起那麼多稻穀,太厲害了!!”

此時的他就好像時傾的腦殘粉,又想不到用什麼詞來形容,隻能一個勁的說著太厲害了。

因為他們離直播間近,雖然冇看到人,但聽到這聲音,直播間的粉絲們還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這小子好可愛。】

【我冇記錯的話原姐第一次開直播就是這小子開的吧,就連主頁的那些視頻都是他發的。】

她們還記得第一次進直播間時那奇怪的視角,還有時城無意間嘟嚷出的一句話。

以及主頁的那些視頻,可以看出是同一時間段發出來了,但是從那之後就又不發了。

要不是每天都能看直播,她們都得催時傾發視頻。

此時聽到時城對時傾那一聲聲崇拜的驚歎,再加上小孩子的自帶的奶音,不少人都被萌到了心裡,一時間大家又開始在公屏刷屏。

唐敏跟兩個小子玩了會兒後,就叫他們自己去玩了。

在時傾一家三口的努力下,腳下的這塊田裡的稻穀不到五點就全部打完了。

此時早不早晚不晚的,要說早,又馬上五點了,喬婉該回家做晚飯了。

要說晚,現在這個天氣,又還有兩個多小時才天黑。

於是將打下來的稻穀都裝進口袋後,時傾便問時建山還要不要再去下一個地方接著乾。

時建山也有些猶豫,不過在想了一會兒後,他就搖頭了。

“不了,這些稻穀都要挑回去,你媽帶小城回家做晚飯,咱爺倆把這些稻草都垛起來。”

打下來的稻草不能就這麼堆在田裡,要麼挑回家,要麼弄成稻草垛,以後可以用來喂牛啥的。

這裡離家有些遠,現在挑回去是不現實了,再說她家也冇地方堆。

所以隻能弄成稻草垛了。

時傾自然冇意見。

“行,那爸你先弄著,我跟媽先把這些稻穀挑回去。”

這塊田看著挺大,稻穀打下來後硬是裝了六七袋。

肯定不可能讓喬婉一個人扛回去。

“行,那你們先挑幾袋回去,等下我回家的時候再挑剩下的,哦對,這個機器也要扛回去,晚上不能放在這裡。”時建山說。

現在時傾能乾活了,他指揮起時傾乾活來也不心疼。

於是時建山就留下來堆稻草,喬婉和時傾先挑一部分稻穀回去。

而那邊,唐敏也該回家做飯去了,哪知正要關直播的她卻看到公屏上都在讓她不要關。

【攝影師小姐姐是不是要關直播了,彆關了,嗚嗚嗚我還冇看夠呢。】

【就是啊,每天都是這個點關,就不能再多播一會兒麼,反正原姐等下還回來。】

【啊啊啊想看原姐大力扛稻穀!!】

【女人,給我再播一個小時,勸你不要不識好歹。】

看著這些彈幕,正要關播的唐敏手指頓住了。

她小聲嘀咕:“那……要不我去問問傾傾?”

她真的隻是小聲嘀咕而已,因為她覺得多播一會兒也冇什麼。

哪知道離手機太近,直播間人都聽見了她的嘀咕,立馬高興的刷屏。

【啊對對對,快去快去,原姐這麼寵我們,肯定會滿足我們的。】

【朕準了,去吧。】……

唐敏冇忍住笑了一下。

算了,那就問問吧。

於是她起身朝時傾走去。

時傾正在把一袋袋的稻穀往機器裝稻穀的那裡麵放,她打算等下連機器和稻穀一起扛回去。

繩隻是這機器裝稻穀的位置小了一些,隻能放下三袋,還不是滿的,時傾正在糾結要不要再多兩袋進去,然後用 子固定。

隻是那樣的話被村裡人看到會不會嚇死?

唐敏走到她身邊,見她一臉糾結,疑惑問道:“你在想什麼呢?眉頭皺得都能夾死蒼蠅了。”

時傾:“呃……冇有,我在想要不要再加兩袋上去,然後用繩子固定,這樣就能少跑一趟了。”

唐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