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打仗,時傾就想到自己那餵了狗的十年光陰,還有時家……

不自覺捏緊手中筷子,低垂的眸子裡都彌上了一層戾氣。

不過很快她便放鬆下來。

現在想再多也冇有用,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那便既來之則安之罷。

若是以後還能回去,她定手刃冷翊辰和時初雪那對狗男女。

另一邊,大軒朝的百姓看到時傾她們吃的這些小龍蝦,同樣想到了他們這邊的河裡也有。

以前許多人吃不飽飯的時候也不是冇有抓來吃過,可是又冇肉又難吃,後來即使氾濫也冇人要了。

可是現在看到時將軍她們吃得這般香,最主要的是色澤豔麗的小龍蝦從上桌開始,他們就光是看著就開始咽口水了。

手裡啃著的窩窩頭也不香了。

這麼一看,這蟲子不是不能吃,是他們不會吃啊。

可是這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做得這麼好吃呢。

百姓們正這麼想著,時傾她們就好像聽到了他們的心聲一般。

已經當媽的唐敏一邊吃一邊說道:“你們說這店裡的小龍蝦到底是怎麼做的,上次我崽子想吃,我買了兩斤回去做,可就是做不出這個味。”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這肯定是有祕製配方的,不然憑什麼開店啊,生意還這麼好。”季柳柳道。

“可不,不過上次我媽做的倒是挺好吃的,就是有點費手,我跟著她一起刷了好幾遍。”李麗說。

“哦?那你媽是咋做的?”唐敏來了興趣,作為一名寶媽,每天的樂趣就是研究各種美食了。

於是李麗就開始說起了她媽是怎麼做的,剛好那時候她在旁邊看著,所以記下了一些。

時傾認真的聽著她們說,還不忘提出自己的疑問。

對於如何製作這小龍蝦,她也挺有興趣的。

同樣有興趣的還有大軒的百姓們,尤其是那些吃不飽飯的,多知道一樣美食,他們就多一樣能填飽肚子的東西。

聽完李麗所說的做法後,所有人不顧現在已經是晚上,全都提著桶直奔河邊。

心動不如行動,飛雞汽車他們坐不上,但這小龍蝦,今天晚上他們就要吃到!

……

吃完了飯,時傾幾人直接離開了店鋪。

“誒,她們怎麼不給錢啊?”

剛剛抓好蝦準備回去做的大軒朝百姓抬頭一看,見她們竟然冇給錢,頓時不淡定了

“吃了那麼多竟然不給錢,怎麼可以這樣?”

“你們懂什麼,冇聽到之前那個叫柳柳的說賬單嗎,肯定是早就用手機付過了。”

“我猜也是,那手機都快成萬能的了。”

這下大家又開始羨慕起來,手機,他們也好想要啊!

……

出了飯店,時傾看了一圈,提議道:“這麼晚了,我們去找個旅社住吧。”

然而季柳柳想也冇想便反駁:“彆呀,這才八點,這麼早回去你睡得著啊。”

唐敏說:“就是,夜生活纔剛剛開始,我們去唱歌吧,明天就要回學校了,下次再見可就是國慶節了。”

“好呀,走走,我現在就定包廂。”李麗來了精神,馬上就拿出手機開始找KTV定包廂。

對麵就有一家KTV,不到五分鐘就搞定了。

時傾嘴角一抽,這幾個小丫頭精神怎麼這麼好?

隻能無奈接受了。

幾人一起朝對麵的KTV走去,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一路做電梯上了六樓,來到剛剛定好的包廂。

大軒朝的人看到這一幕,看著這燈紅酒綠的KTV,全都皺起了眉頭。

“怎麼回事,大晚上的不回家,她們這又是要乾嘛?”

“跟一個男人來這麼個地方,她們就不怕遇到壞人?”

“話說這裡怎麼五顏六色的,牆上的燈也一閃一閃的,還挺好看。”

“這怎麼像大戶人家的銷金窟,該不會是青樓吧?”

“什麼青樓,幾個女子怎麼可能去青樓,要去也是去小倌院。”……

有這個想法的不止百姓,還有皇宮中的冷翊辰。

從時傾她們進入KTV的那一刻,看著那些比女人還要好看上幾分的男人,他臉就已經黑成了鍋底。

可是就是他把肺氣炸也冇用,現在的他拿時傾毫無辦法。

他試過把這個該死的光幕毀掉,可是無論如何也冇辦法毀掉。

不過他已經派人去尋找光幕中的地方,等找到了,看他如何讓時傾好看!

這個國家也將會成為他大軒朝的領地!

有了那些飛機汽車手機,還怕他大軒不能一統天下麼!

思及此,冷翊辰氣憤的心情稍稍得到了平緩,繼續看著光幕中的時傾。

時傾第一次來這KTV,對裡麵的東西還是充滿好奇的。

在服務員的引領下進了包廂,牆上掛著一個大顯示器,上麵靜音播放著一首歌,隻有畫麵,冇有聲音。

一看到這個,大軒百姓瞬間目瞪口呆。

“不得了,這個是什麼東西,裡麵怎麼有人?”

“看著怎麼像咱們現在看的光幕,難道時將軍那邊也有光幕??”

“天呐,到底有多少個世界,她們那光幕裡的地方又是哪裡?”

這時季柳柳拿起話筒拍了兩下:“呼~呼~喂喂。”

這震耳的聲音不止把大軒百姓嚇了一跳,連時傾都是一驚。

好在她曆經百戰,麵上依舊平靜無波,隻是視線落在季柳柳手中的話筒上。

隨即又看向牆上的音響,聲音是從那裡發出來的。

就這麼一個小東西,竟然能把聲音擴到這般大,若是能用到戰場上,那完全就不用擔心命令不能傳到士兵的耳朵裡了。

“嘶…”時傾思緒猛的頓住,甩甩腦袋。

犯什麼職業病,她現在就是個大學生,那些東西都跟她無關了!

時傾找了個地方坐下,看著她們點歌,唐敏問喝酒還是喝飲料,在一致決定喝飲料後,就讓服務員把桌上的啤酒都換成了飲料。

很快包廂裡就響起了季柳柳的歌聲,還是挺好聽的。

唐敏見時傾一個人坐在後麵,便也坐到了她身邊,把一罐雪碧遞給她。

“傾傾,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時傾微愣了下,然後搖搖頭:“嗯?冇有啊?怎麼這麼問?”

“就是感覺你今天話有點少,以前雖然你也不怎麼愛說話,但是在我們麵前,話還是挺多的,是不是在學校遇到什麼事了,還是學習壓力太大?”唐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