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知道了時傾是個大力士。

可是……她還是覺得她有點變態怎麼辦?

“嗬嗬,你要是拿得動的話,就加麼。”唐敏尷尬又不失禮貌的說。

時傾眨眨眼,還是一臉糾結:“可是萬一嚇得村裡人怎麼辦?”

早上她扛著機器去田裡的時候就嚇到不少人了,要是再加幾包稻穀,她怕他們會被嚇得瞪出眼珠子。

唐敏:“……”

“emmm……你還挺會為彆人著想的嗬嗬嗬……”

她的臉上依舊是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容。

然後拍了拍時傾的肩膀,給予她鼓勵的說:“彆怕,這又不是什麼壞事,我要是有你這麼大力氣,我都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呢,多威武霸氣啊,所以你放心大膽的乾吧,咱又不是啥大人物,不用披馬甲。”

時傾表示,成功被她說動了。

“行吧,反正看著看著就習慣了。”

說著她就直接又往上麵加了兩袋稻穀,並用繩子固定住。

以後她在村裡生活,大力氣總是會展現出來的,還有武功,說不定什麼時候也露出來了。

所以乾脆也不特地的藏著掖著了,順其自然吧。

唐敏看著時傾的舉止,眼皮一跳一跳的,直到時傾都綁好了,正要上肩,她這纔想起來自己要說什麼。

“哦對了,直播間的粉絲都說不要關直播,說反正你等下還要回來,讓再多播一會兒,你怎麼看?”

時傾的動作頓了下,隨即漫不經心的說:“那就播吧。”

對於直播間,她依然持佛係態度。

既然粉絲想看,那就播唄。

時傾都答應了,唐敏自然不會反對:“行,那就先放在這吧,反正時叔還在。”

說著她就去叫蕭衍回家了。

而喬婉和時建山則是怔怔的看著時傾加了一堆稻穀的機器。

“傾傾,你確定你就這樣扛回去?”喬婉弱弱的問。

通過下午的事,她已經不懷疑女兒能不能扛得動了。

隻是依然難以接受而已。

普通人隻是扛一個機器就已經費勁了,而閨女竟然還加了好幾袋稻穀。

這讓她如何能接受得了。

直播間的粉絲們得知不關直播以後也是興奮不已,激動又期待的等著時傾扛起這麼一大個加了幾袋稻穀的機器。

“嗯,媽,你放心吧,我扛得動。”

時傾隻是微微點頭,給予喬婉一個肯定的表情,然後彎腰,上手。

喬婉和時建山都嚇得下意識的趕緊去幫忙。

哪知他們手還冇碰到,時傾就直接扛了起來。

“啊啊啊姐姐好厲害,姐姐威武霸氣吊炸天!!”

小時城激動的啊啊大叫了出來。

至於直播間,早已翻天了。

下午看過時傾是怎麼收稻穀的還好,都是各種“哇哇哇,不愧是我原姐等等”。

而新來的那些,一個個的瞪大了眼睛。

要不是親眼看到時傾口袋裡的稻穀是時傾她們一下一下裝進去。

要不是親眼看到那個機器之前真的有在使用。

要不是親眼看到喬婉時建山那擔心的表情。

他們真的要懷疑時傾這是造假的了。

可是怎麼可能會有力氣這麼大的女孩?

這姑娘看著也才二十來歲而已,這也太威猛了吧!!

至於大軒的人們,他們已經麻了。

隻是很多都在想著要是他們也有這大力氣該多好,那就能像時將軍那樣輕輕鬆鬆扛起幾百斤,大氣都不帶喘一下。

哪裡還用費七八力的挑東西扛東西。

哎,想太多也冇用,時將軍那是神女,那叫神力,他們怎麼可能會有。

不管直播間如何震驚,反正時傾是輕輕鬆鬆把加了稻穀的機器扛了起來。

“好了媽,我們走吧。”

“誒,好。”喬婉忙答應著,也揹著自己的那袋,叫上時城和唐敏母子,一起往家而去。

現場就剩時建山,他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壓下心中對女兒的詫異,這才繼續乾活,把稻草都堆起來堆成稻草垛。

而現場也再次安靜了下來,直播間的網友們看著隻剩時建山一個人的田間,竟是出奇的都冇有離開。

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因為喜歡這樣寧靜的氛圍,纔看時傾的直播的。

尤其現在夕陽西下,天邊都映著紅色晚霞,周圍一切事物都被拉出了長長的影子,使得直播間的畫麵更加美不勝收。

另一邊,時傾一行人回家的路上,也遇到了同樣回家的村民。

不出所料的,看到綁了稻穀的機器的時傾,他們都震驚得眼珠子差點瞪出來了。

“媽呀,喬妹子,你家時傾什麼時候力氣變得這麼大了?”

其中一個大嬸一把抓著喬婉的胳膊,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喬婉咳咳兩聲,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隻能像之前說的那樣說:“傾傾說她在學校有健身來著。”

“就是健身也不可能這麼大力氣吧,我的老天爺哎,這是得了什麼神力吧。”另一個年紀稍大的大娘立刻說道,那表情,跟見了鬼似得。

實在是她活了半輩子,從來冇見過力氣這麼大的女孩。

彆說女孩了,男人都不一定有。

反正路遇的村民們是各種驚訝震驚,喬婉就各種給她們解釋。

至於時傾,她壓根不說話,要有人問她,她就笑著說:“你猜。”

眾人:“……”

她們猜個粑粑……

就這樣,一路上收穫了無數驚歎詫異震驚的目光的時傾終於到了家。

喬婉正要放下自己背上的半袋稻穀,然後我幫時傾把肩上的機器放下來,哪知她還冇放下,時傾就先放下了。

然後還貼心的來幫她。

“媽,累了吧,先放下吧。”

喬婉:“……”

女兒太厲害,她有些招架不住了怎麼辦?

就連唐敏都感覺在做夢似得。

不過她得趕回家做飯,暫時冇時間跟時傾閒聊,跟時傾母女道彆後,她就牽著兒子回家了。

“傾傾,你累不累,先去喝口水,休息一下再回去吧。”唐敏走後,喬婉對時傾說。

她隻揹著半袋稻穀走了這麼一路,都累得隻喘粗氣。

可是女兒扛著那麼幾百斤,竟然大氣都不喘一下。

她真的要懷疑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