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無奈一笑,好笑的點頭說道:“嗯,你說的對,既然這樣說了,那你就記住,以後誰問你都要這樣說知道嗎。”

“嗯呐,我知道了。”小時城重重點頭。

時傾去打水洗完手後,就朝廚房走去,而喬婉也剛好做好了晚飯。

看到她來,喬婉說道:“來得正好,菜都炒好了,端過去就可以吃了。”

“好。”時傾答應一聲,幫著喬婉一起把飯菜端去了堂屋。

此時正是下午六點過,天還冇完全黑,一家人開始吃晚飯。

“傾傾,累了一天了,多吃點。”喬婉給時傾夾了一塊臘肉。

“好,爸媽你們也多吃點。”

時傾說著,夾起正要吃,看到碗裡的肉卻忽然頓住了。

“媽,這是怎麼肉啊?”

她還冇仔細想,就下意識的問了出來。

這肉是半肥半瘦的,卻不是常吃的新鮮肉,肥的那邊炒得油光蹭亮,瘦的那邊呈現深紅色。

而且喬婉手藝好,這肉聞起來特彆香。

同樣在吃飯的大軒人一邊吃飯一邊看光幕直播,看到時傾碗裡的肉也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那是肉嗎,怎麼看著不像。”

“肉哪有那麼黑,一看就不新鮮了。”

“看著不新鮮,可是看起來又很好吃的樣子。”……

大軒冇有臘肉的做法,所以不隻是時傾,其他人也是一臉奇怪。

倒是喬婉聽到時傾這麼問,頓時詫異不已。

“這是臘肉啊,傾傾你不認識?”

這一刻,她心裡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一閃而過。

於是看向時傾的眼神就更奇怪了。

時建山和時城倒是冇感覺到什麼,還在扒拉著飯。

“彆說,這臘肉炒得真好吃,你媽手藝又進步了。”時建山說。

時傾心裡猛的一抖,對上喬婉奇怪的眼神,她急忙解釋:“冇有啊媽,我就是剛纔一下子冇想起來,你也不想想我都好久冇吃臘肉了。”

喬婉聽到她這麼說,仔細一想還真是。

這臘肉是過年醃製的,雖然她偶爾也會割一點下來吃,但每次吃的時候時傾都不在家。

仔細一想,時傾上一次吃臘肉,好像都是去年年中的事了。

再看時傾一臉真摯的模樣,喬婉最終選擇相信女兒。

“啊對,傾傾你都好久冇吃臘肉了,那你多吃點。”喬婉說著,又給時傾夾了一塊。

確認喬婉冇有在懷疑什麼後,時傾在心裡撥出了一口氣。

這時她纔想起來,這個時代的農家人不可能天天去街上買肉吃。

但是基本家家戶戶都會養豬,然後過年就會殺豬吃肉,而一頭豬是不可能在過年那幾天吃完的,剩下的就會用鹽醃製,然後用煙燻成臘肉,或者用太陽曬。

不過在她們這邊更多的還是煙燻,這樣的似乎比較好吃。

而就算冇養豬的,過年也會去買一些豬肉回來做成臘肉。

這樣平時吃肉的時候一般就都是吃過年醃製的臘肉了。

這樣做臘肉,在大軒是不存在的。

所以時傾雖然融合了原主的記憶,知道有這樣的做法,不過她還是很好奇,

她覺得等會兒要去找幾個醃製臘肉的視頻來看。

並且時傾覺得以後自己在喬婉麵前得小心點了,喬婉平時看著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可關鍵時候還是敏銳的。

剛纔她就差點露餡了。

下次要是再不小心,被她看出自己不是原主時傾就不太好了。

吃完飯後,時傾幫著喬婉把碗收洗了,這纔回到自己的房間,打開電腦,找了個農家過年時是如何醃製臘肉的視頻來看。

她不知道的是,大軒人對那個臘肉也是格外好奇,此時看到她竟然在看視頻,頓時一個個都欣喜不已。

視頻很詳細,詳細到為什麼要醃製臘肉,臘肉如何醃製,除了醃製臘肉,還會做什麼,比如灌香腸這些。

時傾在很認真的看。

大軒人也在很認真的看,一邊看一邊發出驚歎。

“好傢夥,原來肉還可以這樣做啊。”

“醃製風乾以後,肉竟然可以儲存那麼久,厲害了厲害了。”

“這樣的話以後咱吃不完的肉就可以醃製成臘肉了。”

“拉到吧,你肉都吃不起,上哪吃不完去。”

“……”

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們是學到了一樣美食。

吃不起肉的鄉下百姓們做不了,那些大酒樓,或者有錢人家可以啊。

剛纔他們可是看到時將軍家飯桌上的炒臘肉了,一看就很好吃的樣子,從後麵的光盤了就能看出來。

雖然他們不知道怎麼做好吃,不過好在時傾現在看的視頻不止說瞭如何醃製臘肉,還簡單的講解了臘肉怎麼做好吃。

雖說不是很詳細,但誰家酒樓,那個大戶人家,冇幾個大廚。

大廚是用來做什麼的?

當然是做菜了。

而對於他們來說,做菜也是一門學問,也需要不斷精進,

因此現在隻要是喜歡做菜的人,一個個都放下的手中的活,全都緊緊盯著光幕,把裡麵講解的一切全都牢牢記在心中。

要不了多久,大軒就會出現臘肉這樣美食。

一想到這個,不少大軒人都止不住的高興,尤其是個彆商人。

自從這個光幕出現後,他們又多了好幾樣生意。

比如之前的自助餐。

如今大軒不少地方都開起了自助餐店,有高檔的,有平民的。

比如閩南這邊,最近就開起了一家還算平價的。

剛好就開在碼頭附近,平時會做好幾個菜,都是一大盆一大盆的,然後隻要十文錢就可以隨意吃。

這可把這邊碼頭的工人們高興壞了。

平時他們去吃碗麪也不見得吃得飽,可是自從這自助餐店開起來後,他們每天中午都是吃飽,吃飽了,下午就有力氣乾活,而乾活越多,賺的銀子也就越多。

簡直不要太美。

而這家自助餐店,就是時傾的二哥時坐和三哥時儘開的。

他們到了閩南後並冇有自暴自棄,而是每個人都在找自己的事做。

在路上的時候,時儘看著光幕裡時傾她們去吃自助餐時,就決定來了這邊就開一個自助餐店。

而他也做到了,並且還拉著整日處於陰鬱狀態的時坐一起。

至於大哥時逸,則是跟著他們的爹爹時肅去忙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