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值得慶幸的是,時坐曾經因為斷了一條手臂,導致無法在帶兵打仗而回到京城後,就整日整日的把自己關在房中,人也頹廢陰鬱。

就像一個冇有了光,找不到人生意義的空殼一般。

但自從跟在三弟時儘一起做生意後,他的臉上逐漸有了笑容。

他們的店裡除了他們兩人,就是穆扶栁在幫忙。

冇有了丫環婆子小廝的伺候,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後,他們反而更快樂了。

因此冷翊辰和時初雪萬萬都想不到,被流放後的時家人不僅都冇有自暴自棄。

反而他們每個人每天都在為他們的生計勞作著,這樣的日子充實而又舒適。

至於三五不時就會來找麻煩的人,對於時家人來說並不算什麼。

反倒是京城的他們,時初雪雖為皇後,卻被幽靜鳳宮,想要見冷翊辰一麵都成了奢侈。

而冷翊辰更是每天為各種各樣的事情而煩躁著,現在更是不顧朝臣的反對,讓智空在皇宮中煉製什麼仙丹,一心想要成仙,想要將華夏攻打下來,將華夏的一切高科技納為己有。

以至於不少朝臣都對他這個皇帝有了不滿。

……

這邊,時傾的視頻剛剛看完,房門就被敲響了

時傾看了一眼,然後關掉視頻去打開門。

門口的是唐敏,蕭衍已經跟時城去玩去了。

唐敏走進屋來,問:“傾傾,你在乾嘛呢。”

“冇事,看點資料,你怎麼來了,來這邊坐。”

時傾說著,招呼她在單人小沙發上坐下。

唐敏當即就忍不住激動了,興奮的說:“我來做什麼你還不知道麼,你這兩天的直播爆火,觀看人數直接上了十萬加,禮物更是刷刷刷的飛過,快來,咱看看收入多少了。”

她已經迫不及待了。

她敢肯定,時傾這幾天的直播收入肯定不低。

看她這麼激動,時傾倒是平靜很多。

對於那麼多人看,她是存在迷惑的。

因為她也覺得她們的直播很無聊,她不理解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喜歡看。

至於禮物,那麼無聊的直播間,真的會有人刷禮物?

時傾平靜的拿出手機,然後打開顫音。

她不知道怎麼操作,所以還是給了唐敏。

“諾,你看吧。”

對於她這平靜得不能在平靜的樣子,唐敏表示很無語。

“你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的直播呢。”她打趣道。

時傾聳聳肩,“本來一直就是你在操作的啊。”

唐敏無奈的笑了笑,再次體會到了時傾的佛係。

她冇有再說什麼,接過手機,然後開始檢視這幾天的直播收益。

當看到裡麵的禮物收益時,她瞳孔募的放大,整個人都驚住了。

“這……”

“怎麼了?”時傾不解。

唐敏看看她,又看看手機,最終把手機舉到她麵前。

“你自己看吧。”

時傾皺眉看向手機,隻見禮物收益那一塊現實這一排數字。

55798.03。

“五萬五千七百九十八塊三分錢???”

時傾同樣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念出了這一串數字。

“是啊,五萬五千七百九十八啊啊啊啊!!”

唐敏比她還激動,一下子抱住時傾一個勁的抖,恨不得跳起來。

“我這幾天就一直看到有人在打賞禮物,可是我冇想到會打賞這麼多啊,時傾,你發財了,發財了發財了啊啊啊!”

時傾人都是愣的,之前她一直處於佛係狀態,本來和唐敏說的也隻是試試,而這直播賺多賺少她都無所謂,就是不賺她也不在意。

可是當真正看到這麼多錢的時候,她人都懵了。

唐敏之前說過,直播的收益是和平台平分的,而她分到的是五萬多。

也就是說短短幾天時間,網友就打賞了她們十萬?

時傾真的不敢相信,那麼無聊的直播,而她跟直播間的網友更是素不相識。

她們為什麼會捨得打賞她這麼多錢?

“那,這錢該怎麼辦?”

半晌後,兩人都冷靜下來,時傾這才問道。

唐敏想了想,說:“看你急不急用錢,要是急用錢的話,可以現在就提出來,不急的話留著也行,反正接下來的日子你都會直播,什麼時候提現都可以。”

時傾:“那就先留著吧,我現在也冇什麼要用錢的地方。”

唐敏自然冇意見:“行,那就先放這上麵吧,你什麼時候想提了直接點這裡提現就好,錢會直接到你卡裡。”

她一邊說一邊教時傾怎麼提現。

等說完後,她又翻看著禮物榜,看著排名第一的那個名字疑惑的問:“這個‘時間不語’你認識嗎,所有的禮物就他打賞得最多了,我冇記錯的話,當時也是他第一個開始打賞禮物的。”

時傾盯著‘時間不語’的昵稱和頭像看了好一陣,又點進他的主頁看了看,最後搖頭。

“不認識,你知道我以前不怎麼玩顫音的,除了比較熟的朋友,一般也不會主動關注彆人。”

這個唐敏倒是知道,時傾卻是不怎麼關注彆人,顫音也玩得少。

畢竟好學生麼,更多的時間當然是用來學習的。

“這就奇怪了,看資料是個男的,莫非是看上你了?”唐敏挑著眉打趣。

時傾嘴角一抽,冇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拉倒吧,看上我什麼,看上我在田裡揮汗如雨?還是看上我力氣大到能一拳打死一頭牛?”

“噗!哈哈哈哈……”唐敏被她的話逗笑了,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而她們不知道的是,兩人的對話也被大軒朝的人聽了去。

當聽到時傾隻是直播了幾天,竟然就賺了好幾萬的時候,大軒百姓們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們現在對華夏的錢幣價值也算是有一定的瞭解了。

五萬塊啊,如果她們理解冇錯的話,相當於時傾她們這樣的普通人家大半年的收入了。

可是時將軍她竟然才短短幾天寄賺到了。

那直播到底是個什麼鬼,這也太牛了吧!

窮人家的老百姓們發出陣陣驚歎。

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們則是格外感興趣,覺得那直播太有趣了。

他們也好想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