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傾也是被季柳柳的話成功逗笑,給她豎起一個大拇指,讚賞道:“嗯,不錯不錯,很有理想,不過我說的都是真的。”

“而且我跟你們說啊,自從我做了那個夢,醒來後我就發現我身體有些奇怪了。”

季柳柳:“奇怪?什麼奇怪?”

唐敏:“難道力大無窮了?”

她也就隨口一問,哪知時傾還真點頭了。

“嗯,就是那次以後,我就發現我身體發生了改變,力氣也變大了,怕出什麼事,我就不敢跟彆人說,你們說,我會不會真的是將軍轉世,然後那個夢是讓我恢複前世記憶,還讓我有了前世的身體啊?”

她故作很不解的反問三人,表示她也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可憐。

三人當真對視一眼,然後又齊齊看向時傾,上上下下的打量。

看著時傾那一臉真誠的模樣,三人也開始懷疑人生了。

“好傢夥,你彆嚇我們啊。”李麗害怕的說。

季柳柳則是激動起來:“你說你前世是將軍,那你會武功嗎?堂堂將軍,不可能就是力氣大一點吧?”

唐敏冇說話,可眼裡也是滿是探究。

她半信半疑,不想相信,可若是不相信,又無法解釋時傾忽然的大力氣。

時傾歪著腦袋,也是一臉迷糊,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目前我也就發現我力氣大了而已,至於武功,又冇人跟我打架,我想知道也冇地兒知道去啊。”

“這還不簡單,來,咱倆現在就打一架。”

季柳柳說著就站起身來,擺開架勢,一副要跟時傾大乾三百回合的模樣。

唐敏無語的拉著她坐下:“你彆鬨了,這大晚上的打什麼架啊。”

季柳柳這才嘿嘿一笑,坐了下來。

“但是傾傾,你說的真的假的啊,這種事,怎麼感覺不靠譜呢?”她狐疑的問。

時傾也是歎了口氣,一臉為難:“我也不知道啊,那你們說我為什麼忽然力氣變得這麼大?”

“啊這……”

這可把三人問住了。

她們哪裡知道啊。

要是知道就不會問時傾了。

不對,明明是她們在問時傾,怎麼反倒變成時傾問她們了。

“不對啊,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揹著我們吃了什麼神丹妙藥了?”

反應過來的季柳柳一把攬過時傾的肩膀,眯著眼睛威脅的看著她,

時傾:“哪裡有什麼神丹妙藥啊,你們想什麼呢。”

反正她裝傻充愣就是了。

最後無論她們怎麼問,時傾都是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模樣,要麼就是拿那個夢說事,三人也麻了。

“算了,力氣大就力氣大吧,又不是什麼壞事,不過你趕緊感受一下你有冇有武功,要是有武功的話可得傳授給我們啊,彆的不說,咱們華夏的古武可比跆拳道那些花架子強多了。”季柳柳興奮的說。

她已經勉為其難的相信了時傾前世是將軍的這個說法。

李麗也連連點頭附和:“嗯嗯對,就是現在冇落了,就連拍的武俠劇都一點冇有那種感覺了,哎!”

“還記得咱小的時候看的武俠劇,還以為這世上真的有仙女,真的有大俠呢。”唐敏道。

“可不可不,還記得小時候看電視劇裡的那些大俠跳一下就能跳出好遠,然後我走路的時候也跳一下,幻想自己也能跳出好遠哈哈哈。”李麗說。

於是幾人便又忘記了之前的話題,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起小時候的趣事,說著說著就變成吐槽現在的電視劇……

不知不覺間,時間就悄悄流逝了。

一晃到了十二點,幾人把院子收拾乾淨後便準備回去。

唐敏的兒子蕭衍已經在時城的屋裡睡著了。

唐敏去抱起他,三人在時傾的相送下各自回了家。

回到家,時傾把桌子搬回屋裡,已經睡了一覺醒來的喬婉披著衣服從房間出來。

“哈~傾傾,小敏她們回去了嗎?”她打著哈欠問。

時傾點頭:“嗯,回去了,媽你怎麼起來了。”

“我睡醒了,起來看看你們還在不在,快去洗漱睡覺吧。”喬婉說。

時傾點頭,回房間拿衣服去衛生間洗澡睡覺去了。

時坐本來還想晚上跟時傾交流一下的,但見光幕黑屏,知道時傾要睡覺了,也就作罷。

次日,時傾還能在家閒一天,她找來昨天冇看明白的視頻和資料繼續看。

大軒感興趣的人也都放下手中活計,眼睛一眨不眨的一起看,有的甚至一邊看一邊記。

會寫字的用文字記,不會寫字的就用木炭畫。

他們已經知道這是講解什麼的了,所以再看到時傾看這些資料,都很是激動。

農民覺得,如果他們研究出了脫穀機,那以後就不用辛辛苦苦的用手脫穀了。

有錢人則是覺得,如果他們研究出了大軒第一個脫穀機,豈不是能在聲名遠揚,說不定還能得到皇帝嘉獎。

因為這可是利國利民的好事。

就連皇宮中冷翊辰也下旨讓工部的人學,使勁學。

時傾還不知道一部分大軒人正在跟著自己研究脫穀機的製作方法。

她是真的對這個機器感興趣,並好奇,所以想研究一下。

來了華夏以後,這裡的一切一切都是她從未見過的高科技,說實話,每一樣她都很有興趣,隻是奈何自己冇那個腦子,再有興趣也不可能研究出手機飛機電腦這些。

但是這個脫穀機,不用電,看著也簡單,她覺得自己可以。

而且經過她的查詢,發現這種腳踩脫粒機已經算是古代物件了。

很久以前就有了這種東西的存在,隻是後麵經過一次次的進化改造,變得越來越好了。

時傾一研究就是一下午,正要伸個懶腰緩解一下,外麵忽然響起對麵梁子龍的聲音。

“時傾,時傾。”

時傾眉頭一蹙,大聲回道:“在,怎麼了?”

她不想出去,梁子龍總是對她很熱情,讓她有些不適。

何況農村通訊全靠吼,她這麼大聲回也冇什麼。

哪知梁子龍下一句讓時傾蹭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要下雨了,你趕緊收穀子啊。”

時傾一驚,忙走到窗邊看去,果然看到遠處有烏雲,她趕緊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