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她出來,梁子龍來幫她一起收。

“你家的收了嗎?”時傾問。

梁子龍一頭利落的短髮,笑容溫和:“收了,我家今天曬得不多,你在房間裡做什麼呢,我叫了你好幾聲都冇應。”

“哦,我看電視來著。”時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著梁子龍幫她收稻穀收得滿頭大汗,她在不適應也得給人家一個笑臉了。

看到時傾笑,梁子龍愣了下,隨即忙彆開眼睛,竟然有些心跳加速。

“哦,我說呢,那趕緊收吧,等下下雨就完了。”

他說著,手裡的掃把使得更加賣力。

兩人收到一半,在外麵玩的時城也跑了回來,並且人還冇進院,老遠就喊道:“姐姐,姐姐,要下雨了,快收穀子啊!!”

然後當小傢夥一進院,看到已經收了一般的稻穀,他又摸了摸腦袋,嘿嘿一笑。

“姐姐,我看大龍家都在收穀子,說要下雨了,就回來叫你來著,咦,子龍哥哥怎麼來幫咱家收穀子了?”

梁子龍本來跟時傾兩個人,還顯得有些尷尬冇話說,現在時城回來,他頓時鬆了口氣。

“我家收完了就來幫你家收了,你也趕緊來幫忙。”

在農村,讓小孩子幫著乾活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小時城也應了一聲,屁顛屁顛的去幫忙了。

儘管幫不了什麼大忙。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運氣好,剛一收完,天上就下起了大顆大顆的雨點,但凡晚一點就淋到了。

時傾心有餘悸,笑著跟梁子龍道謝。

“謝謝你啊。”

梁子龍拍了拍手,忙回道:“不用不用,我又冇乾什麼。”

兩人又陷入了冇話說的尷尬。

當然,隻是梁子龍一個人尷尬而已,尷尬得他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時傾是冇什麼感覺,還抬頭看著天上的太陽。

“明明還有太陽,咋還下雨呢。”

梁子龍以為她在問自己,急忙回道:“啊?夏天就是這樣的,雨都是一陣一陣的一會兒就過去了。”

時傾看了他一眼,竟然覺得他有些可愛。

“哦,是嗎?”她又收回目光,繼續看著天上。

梁子龍卻好像找到了話題一般,點頭煞有介事的說:“是啊,有時候明明看著要下雨,可等你收完了它又出太陽了,明明看著大太陽,可你剛放鬆警惕就突然下大雨了。”

“哈哈哈,這怎麼跟逗你玩似得。”時傾大笑道。

梁子龍被她笑得臉紅了紅,“可不麼,這些可都是經驗之談。”

一時間,兩人尷尬的氣氛倒是緩和了些。

看著雨小點了,梁子龍便準備回去了。

哪知他正要離開,外麵就一群人跑了進來,王剛背上揹著時建山。

“時傾時傾,快來,你爸暈倒了。”

時傾大驚,趕緊跑上前去。

“怎麼回事啊,我爸怎麼了?”

冇人回答她的話,大家把時建山背到堂屋的沙發上,時傾這才又問道:“王剛叔,我爸怎麼了,怎麼暈到的?”

“你爸本來正在幫我家打稻穀的,但是突然下雨,你爸正要給你打電話讓你收稻穀,就忽然暈倒了。”王剛氣喘籲籲的說道。

時傾聞言,來不及多想,大聲說道:“那趕緊送醫院啊。”

她說著顧不得眾人,連忙就要抱起時建山去醫院。

眾人連忙阻止她。

“時傾,你彆亂動,誰知道你爸什麼情況,要不還是叫個救護車吧。”

“是啊,萬一你自己送去,路上又出點什麼事咋辦。”

聽到他們的勸說,時傾一時頓在原地。

她還是冇完全融入這個世界,這種事第一反應是找大夫。

梁子龍上前安撫:“時傾,你彆著急,還是聽大家的先叫個救護車吧,而且外麵下雨,你也不好送,這樣,你打電話叫喬嬸回來,我給你叫救護車。”

梁子龍說著就拿出手機,開始打120。

時傾來不及多想,連忙也給喬婉打了個電話。

很快喬婉就趕回來了,一進屋看到昏迷不醒的時建山,她也是驚得麵色大變。

“建山,建山你怎麼了,你彆嚇我們啊!”

時城也在一旁哭喊:“爸爸,你快醒醒……”

農村人一般身體素質都不差,所以很少有暈倒的,時建山這一暈,可是嚇到了不少人。

另一邊,大軒有人看見了這一幕,知道時將軍的父親出事了,也都有些著急。

“什麼救護車,趕緊去請大夫啊?”

看這麼半天了大夫也冇來,這些人還全都圍在這裡,有人不滿出聲。

“哎呦急死我了,病人明顯嚴重昏迷,麵部乏青,不去請大夫一個個的圍在著乾啥嘞!”這是來自一位老大夫的急切催促。

他們可不知道什麼救護車,就知道這麼半天了冇一個人去請大夫就算了,還阻止時傾送人去醫館。

知道半個多小時後救護車來了,他們這才閉嘴。

心想這就是救護車?

還帶上門拉病人的?

時建山被抬上了救護車,但是隻能一個人跟著。

“媽,我去吧。”

時傾想也不想就跟上了救護車。

“傾傾,小心點。”喬婉在下麵大喊。

看著救護車遠去,她自然不能在家裡乾等,於是也帶著時城,讓梁子龍開家裡的三輪車送她們隨後去。

救護車上,時傾看著昏迷不醒的時建山,心跟揪著似得。

跟家人相處了這麼久,她也有了感情。

時建山和喬婉對她的好,她都看在眼裡。

她不能看著時建山出事,可是現在她什麼也做不了,就隻能等醫院怎麼說了。

旁邊護士給時建山檢查了一番,終於停下來,時傾忙問:“姐姐,我爸怎麼樣了?”

“目前看不出什麼問題,但是呼吸平穩,心率正常,還得到醫院用正規儀器檢查。”護士說。

時傾便也冇有再問了。

很快到了醫院,時建山被推進了急診室,時傾隻能在外麵等著。

一個護士拿來一張單子,讓她去繳費。

時傾看著單子上麵的數據,有些頭疼,四周看了一圈後,順著指示牌去了交費處。

這是她第一次來醫院,人是有些懵的,好在她生性冷靜,冇有讓自己急成熱鍋上的螞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