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爸媽都驚詫的看著自己,時傾淡定的走到沙發邊坐下,把水果放到桌上,一人遞給他們一個蘋果,這才說道:“媽,你借錢的第二天我就還了。”

“你們忘了我這段時間都在直播了嗎,你們猜我直播這幾天賺了多少錢。”

時傾嘴角帶笑,拿起蘋果“哢嚓”咬了一口,蘋果的香甜浸滿整個嘴巴,她也衝兩人賣了個關子。

兩人對視一眼,喬婉愣怔的問:“賺了多少?”

時傾伸出五個手指。

時建山:“五千?”

不可能啊,借的錢都是一萬了,也不夠還啊。

“難道是五萬?”時建山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時傾唇角上揚,淡定的點了點頭。

她淡定,旁邊人可就不淡定了。

“傾傾,你冇騙我們吧,真的是五萬?”喬婉也是不可置信的問。

時傾無奈一笑:“媽,我騙你做什麼呀?真的是五萬,不信你去問小敏,不過我分了三成給小敏,所以我也就拿到三萬多而已。”

聽時傾說得這麼認真,有理有據的,兩人最終還是相信了,隻是依舊不敢相信。

時建山:“這才播了幾天啊,就賺了五萬多?”

喬婉:“傾傾,這錢是咋賺的啊,是有人給你送禮物嗎?”

時傾點頭:“是啊,一開始我也冇想到會有這麼多,我看到的時候跟你們現在一樣驚訝呢。”

“那你剛纔說你給了小敏三成,又是怎麼回事?”喬婉又問。

“唔,這個是因為直播是小敏教我的,也是她一直在操作,所以我就分了她三成了。”時傾解釋道。

她倒也不擔心父母會反對什麼的,因為她知道自己的爸媽是明事理之人。

她相信就算她不分給唐敏,喬婉知道了肯定也會讓她分一些的。

果然,聽了時傾的話,喬婉就說道:“嗯對,這是應該的,這段時間我們也都看到了,是小敏一直在給你看直播的。”

“哈哈,是啊,我給小敏的時候她還不要呢。”時傾笑道。

當時她給唐敏轉賬時,唐敏死活不要,最後還是她好說歹說,那丫頭才收下的。

喬婉也是嗬嗬一笑,說要不要是她的事兒,咱不能不給。

一家三口坐著聊了一會兒,眼看著快中午了,喬婉便起身去煮飯。

這時季柳柳和李麗帶著時城過來了,早上時傾和喬婉去接時建山出院,時城便是讓季柳柳帶著。

見她們過來,喬婉乾脆就留兩人一起吃飯,順便把她們的那份煮了。

兩人倒是不客氣,說留就留下來,剛坐下對時建山一陣問候,問他好點了嗎,感覺怎麼樣啊等等。

被人關心,時建山當然也是高興的,笑嗬嗬的跟她們說著話。

時傾去幫喬婉做午飯,她們回來的時候買了點菜,本來就是打算要請梁子龍和季柳柳她們來吃飯的。

因為這段時間都是他們輪流著送時傾和喬婉來回醫院。

其中梁子龍送得最多。

時傾也是後麵穿過來冇及時學騎車,每次都是朋友帶。

她覺得在賺錢之前,自己應該先學會騎車纔是。

飯菜做好,喬婉讓時城去請梁子龍過來吃飯,可是時城竟然冇請來。

他回來說:“媽媽,子龍哥哥說他不來,他家已經做好了,他要在家吃。”

這怎麼行,喬婉當即就讓時傾再去請一遍。

今天出院都是梁子龍去接的,雖然騎的是她們家的三輪車,但還是得請人來吃頓飯纔是。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時傾和梁子龍也算是熟悉了。

聞言答應一聲便去了對麵梁家。

梁子龍本來冇想去時家吃飯的,可是這會兒見是時傾來叫,他頓時一陣欣喜,假設性的推辭了一下就答應了。

看到他們回來,季柳柳衝梁子龍打趣道:“帥哥,就等你了,還得是傾傾去請你啊。”

梁子龍嗬嗬一笑,在位置上坐下,說:“這不是我家飯都做好了麼,想著在家吃就好了。”

“在傢什麼時候吃不是吃啊,這半個月這麼辛苦你們來來回回的送我們。這頓飯怎麼說你也得來吃啊。”喬婉說著,開始給大家打飯。

時傾去幫忙將飯端過來遞給大家。

“喬嬸看你這話說的,我們那也就是扭兩下油門的事,你咋還能因為這是客氣上呢。”季柳柳大聲道。

這小丫頭的性子是真爽朗。

時傾覺得,這要擱古代軍營裡,就季柳柳這樣的性子,怎麼說也得是個官。

“是啊,喬嬸你可不能因為這事跟我們客氣。”李麗也符合道。

唐敏因為回鎮上去了,自然來不了,喬婉決定下次她來的時候再叫她。

飯桌上大家熱熱鬨鬨的吃著,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天。

吃完飯後,時傾還想跟喬婉去洗碗,被喬婉攔住了。

“你陪柳柳她們玩會兒,媽自己洗就好了。”

時傾犟不過她,隻能妥協。

隻是回到堂屋,坐了冇一會兒後,時傾便悄悄對季柳柳說道:“柳柳,你們教我騎車唄。”

季柳柳詫異:“教你騎車?你以前不是不學麼,怎麼不怕摔了?”

說來慚愧,他們這幾個玩得好的發小中,就時傾不會騎車。

原主時傾也不是冇學過,但是第一次就把車騎進了人家田裡,一下子就給她摔出了心理陰影,後來說什麼也不學了。

這會兒時傾突然說想學,著實讓季柳柳和李麗驚 下。

“我這不是突然想通了嗎,這半個月我突然發現不會騎車真的很不方便,所以你們教我騎車唄。”時傾拽著季柳柳的胳膊說道。

頓了下,她又放出條件:“等學會了,我請你們吃飯。”

“咦,我們差你那口飯啊。”季柳柳嫌棄的推開她。

“就是,你要是不怕摔,那想學就學嘛,學會了確實方便。”李麗也說道。

“行,那我們現在就去唄。”時傾說乾就乾。

剛好現在稻穀收完了,大家能閒一段時間,季柳柳她們也不用幫家裡乾農活。

“行,那走吧。”

季柳柳和李麗站起身來,三人就要朝外麵走去。

那邊跟梁子龍說話的時建山見狀忙問:“你們去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