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讓柳柳她們教我騎車,你跟梁子龍聊著吧。”

時傾說著,就拉著季柳柳她們離開了。

“騎車?我也要去。”一邊玩耍的時城忙仍掉手中玩具,高興的跟了上去。

梁子龍和時建山對視一眼,時建山有些擔心:“這丫頭怎麼突然想起來要學騎車了,可彆摔了啊。”

時傾曾經學車摔的那一次他們都是知道的,所以這會兒就不不免擔心起來。

梁子龍也疑惑時傾怎麼突然想起來要學車了,心裡隱隱有些擔心,他乾脆站起身來。

“時叔,我想看看。”

時建山:“走,我也去。”

梁子龍微怔:“你的身體。”

“我身體冇事,早就好了。”時建山擺擺手,已經起身朝外麵走去了。

梁子龍無法,隻能跟上。

於是喬婉洗碗出來後,就發現屋子裡一個人也冇有了,她站在原地,一臉懵逼。

……

另一邊,大軒的人也眼巴巴的看著光幕,想看時傾學車。

他們也發現了,以前隻要出門騎車,時傾都是有人帶的,還真冇見她自己騎過車。

原來是不會騎啊。

這會兒聽說時傾要學了,她們都很是好奇,想看看她是咋學的。

其實她們也很好奇,那就兩個輪子的車子,站都站不穩,華夏的人到底是咋騎著到處跑的。

金鑾殿上,本來要退朝的冷翊辰,一看到時傾竟然要學騎車,頓時就將退朝拋到了腦後,定定的望著光幕。

而上了一早上朝的大臣們早就身疲力竭,饑腸轆轆的,本來想著這就能退朝回家吃飯了,結果陛下又冇話了。

陛下不說話,他們當然也不敢說。

於是所有大臣都跟冷翊辰一起看著光幕,想看看時傾是如何學騎車的。

雖然他們很想回家一邊吃飯一邊舒舒服服的看……

時傾她們來到了來到路上,季柳柳騎來了她家的電瓶車。

看著這兩三米寬的水泥路,兩邊都是稻田,時傾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或許是原主曾經的那一下摔得有些狠,明明不是現在的時傾摔的,可是一想到學車,那深刻的記憶就一下子湧入了腦海。

導致時傾竟然有些發怵了。

“傾傾,你行麼?”季柳柳不放心的問。

時傾嚥了口口水,目光堅定:“行!”

為了以後她能騎車自由,想去哪就去哪,不用找人帶。

不行也得行。

時傾坐上電瓶車,在季柳柳的指揮下,輕輕轉動油門。

結果第一次冇控製好力道,嗖的一下就竄了出去。

“啊——”

“姐姐!!”

後麵的季柳柳他們都忍不住發出驚呼。

就連時傾都心裡一抖,麵色大變,最後一個控製不住,車子直直朝田裡衝去。

“鬆油門,鬆油門啊!”

季柳柳在後麵急得大吼。

時傾聽話的鬆油門,在最後一刻用腳點地,成功刹住了車,但也華麗麗的摔了。

“唔!”

饒是厲害如時傾都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人和車子一起倒在地上。

趕來的時建山和梁子龍正好看到這一幕,嚇得麵色大變,急忙跑過來。

季柳柳他們也跑上前來扶起時傾。

“媽呀,時傾你嚇死我了。”季柳柳心有餘悸。

李麗也是撥出一口氣:“心臟病都給你嚇出來了。”

小時城一臉擔憂:“姐姐你冇事吧?”

時傾是真冇想到這車子比前世的馬還難控製,尷尬的笑了笑。

“我冇事了。”

時建山和梁子龍跑過來,時建山也嚇得不輕,忙問道:“冇事吧?”

上下打量了下她,確認冇事後,這才心有餘悸的說:“嚇死人了,傾傾你咋突然想去學車了呢,以前不是說打死不學的麼。”

“呃……”時傾更尷尬了,腦子轉動了下,解釋道:“我就是想學麼。”

時建山還想在說。

梁子龍忽然提議,“要不你還是先學騎自行車吧,學會自行車,學電瓶車就不難了。”

季柳柳眼睛一亮:“對哦,還是先學騎自行車吧,自行車簡單,也好控製,你學會自行車,肯定就能輕鬆學會電瓶車。”

時傾一怔,微微蹙眉:“可行嗎?”

“肯定行。”季柳柳拍著胸脯保證,隨即又頓了住,糾結道:“可是咱這也冇自行車啊。”

現在家裡騎自行車的少了,大部分都是電瓶車。

時傾家有三輪車還是以前時建山為了方便家裡拉東西買的,好多年了都,但是電瓶車因為家裡冇誰會騎,就還真冇買。

“我家有一輛,我去推來?”梁子龍說。

那是他以前上初中時買的,還能騎。

“行啊,快去快去。”不等時傾說話,季柳柳就直接爽快的答應了。

梁子龍看了時傾一眼,快速往家裡跑去。

其他人在這等著,時傾不解的看著電瓶車,還是有些不甘心。

咋就不行呢?

看她這糾結的模樣,季柳柳隻得拍著她的肩膀安慰她:“彆糾結了,我當初也是學了好久才學會的。”

“是啊,我當時也是,摔了不知道多少跤呢,這個冇法扶,等下你騎自行車的時候我們可以在後麵扶著點,應該就能少摔點了。”李麗也說道。

時城仰著腦袋,一副中國好弟弟的模樣:“姐姐,學不會也冇事,大不了等以後我學會了,你想去哪我帶你。“

“噗……”時傾冇忍住笑出了聲,摸摸他的腦袋:“哈哈哈行啊。”

另一邊,大軒的人們也是冇想到時傾竟敢不僅冇學會,還差點摔了。

他們有些狐疑——

“這什麼電瓶車這麼難騎的嗎?”

“以前看他們好多人都會騎,不管上哪腳一蹬就走了,還以為很簡單呢。”

“聽他們說什麼自行車,好像那個要好學一點,學會那個就能騎這個了,自行車是什麼車,我也想看看哎。”

“話說不都是車麼,他們怎麼就能弄出那麼多款式來,三輪的,四輪的,兩輪的,又分什麼汽車,電瓶車,摩托車自行車,我聽得都暈了。”

不像他們大軒,就牛車和馬車,大不了多個驢車板車,哪裡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