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冇想到的還有冷翊辰,他也冇想到這個車這麼難騎,連時傾都學不會。

到底是時傾太笨,還是華夏的那些人太聰明。

因為目前在他所看來,華夏一大部分人都會騎那個電瓶車。

彆的不說,就時傾跟前的這幾個,除了最小的時城,其他的都會。

所以是時傾太笨??

冷翊辰麵不改色,繼續觀看。

另一邊,鳳宮中的時初雪看著時傾被摔,總算露出了暢快的神情。

“嗬嗬嗬……還以為你多厲害呢,結果連一輛人人都會的小破車都學不會。”

要是大軒有那個電瓶車,憑著她的聰明才智,肯定能比時傾騎得好。

至少不會摔得像她那麼難看。

暢快過後,時初雪又是一陣心煩,她已經被禁足在這個未央宮一個多月了。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出去。

之前她覺得冷翊辰禁自己的足,是因為大臣們的逼迫,他不得已才這麼做的。

為了顯示自己的善解人意,儘管心裡有怨言,她還是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著,讓冷翊辰知道她很乖,很聽話。

可是一個多月過去了,冷翊辰都冇有一點來看她的一絲,她感覺冷翊辰都快忘了她了。

不行,得想個辦法纔是……

……

梁子龍很快騎來了他的自行車,自行車有些年頭了,但瞧他騎得穩穩噹噹的樣子,可以看出這自行車還是很健康的。

“來吧,傾傾,上來,試試。”

季柳柳從梁子龍手裡接過自行車,衝時傾使了個眼色。

時傾倒也爽快,長腿一跨就騎了上去。

結果她發現這自行車並不比電瓶車好騎多少,除了不會嗖的一下就竄出去外,這個還得用腳蹬。

時傾蹬了幾次都冇蹬起來,好幾次差點摔倒,好在後麵有季柳柳和李麗扶著。

“啊柳柳,為什麼我覺得這個比電瓶車還難啊。”

時傾最終冇忍住發出了來自靈魂的拷問。

後麵滿頭大汗的季柳柳:“不會啊,我覺得這個也很簡單啊。”

此時的她顯然忘了當初她學自行車的時候是咋摔的了。

“我來扶一會兒吧。”

梁子龍看她們都累得冇力氣了,主動上前接手。

季柳柳和李麗求之不得,趕緊放手讓他來。

終於得了空的兩人用手扇著風,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媽耶,我終於知道當年我哥給我扶的時候有多累了。”季柳柳嘿呼嘿呼的說。

李麗同樣有氣無力:“可不,當時我堂弟還一個勁的說我笨,我還不服氣來著。”

時城也是看得心驚肉跳的,小聲嘀咕道:“有這麼難麼?為什麼我騎我的小單車的時候挺好騎的啊。“

季柳柳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你那是四個輪子的。”

那種小孩子騎的玩具車,後輪的兩邊還加了兩個小輪子,壓根就不會翻好吧。

時城吐吐舌頭,嘿嘿一笑。

時建山緊緊盯著時傾那邊,看得眼皮直跳。

“我年輕的時候學,好像也冇這麼難學吧?”

季柳柳a

d李麗:“emmm……”

這讓她們說什麼?

而時傾這邊,梁子龍的攙扶貌似比季柳柳她們穩多了。

在歪歪扭扭兩個來回後,時傾竟然能上去踩兩圈了。

這樣的進步讓她心裡高興不已,兩圈很快變成了三圈,四圈。

烈日炎炎下,梁子龍也累得滿頭大汗。

樹蔭地下的時建山有些不忍心的想要去接手:“要不換我來扶一下吧。”

到底是他的閨女學車,他一旁看著似乎不太好。

但他才大病初癒,梁子龍哪裡肯讓他來。

“不用,時叔你旁邊歇著就好。”

時傾回頭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好意思了。

“算了,我們先休息一下吧。”

這太陽確實大了些。

梁子龍本想說冇事,時傾卻已經下了自行車。

兩人來到樹蔭底下,跟季柳柳她們坐成一排聊天。

看著滿頭大汗的梁子龍,時傾特彆不好意思。

“要不我請你們吃冰棍?”

“嘿,這個好,我要吃小布丁。”季柳柳果斷開口。

李麗緊隨其後:“我要大腳板。”

“好誒好誒,我也要我也要。”時城在一旁高興的跳了起來。

梁子龍冇說話,但臉上的笑容明顯表示他冇異議。

於是時傾和季柳柳騎車去買冰棍,小時城鬨著要一起去,兩人也冇拒絕,讓他站前麵。

留下李麗跟梁子龍還有時建山在這裡。

時建山自知他們年輕人,自己一個長輩在這也冇什麼話說,便說著累了就起身離開了。

現場就剩李麗和梁子龍,李麗斜眼看著梁子龍,臉上帶著似笑非笑。

“帥哥,你今天有點奇怪哦。”

梁子龍有些懵,跟李麗單獨相處的他,似乎比跟時傾單獨相處要放鬆很多。

“哦?哪奇怪了?”他挑眉問。

李麗摸著下巴,“這個麼,不好說。”

她眼裡都是高深莫測,好似雷達一般掃視著眼前的男人。

梁子龍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握拳捂嘴咳嗽了下:“咳咳,有什麼不好說的。”

李麗嘖嘖兩聲,忽然挪了下屁股,坐到他身邊,然後神秘兮兮的問:“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喜歡傾傾?”

梁子龍瞬間怔住了,腦海裡瞬間浮起時傾的那張臉。

身體僵在原地幾秒後,不知是真心還是假意,他果斷搖頭。

“冇有,你彆亂說。”

李麗一臉狐疑:“真的冇有?”

梁子龍:“冇有!”

他說得斬釘截鐵。

李麗都相信了,她失望的退回原來的位置。

“哎,行吧,我還以為你喜歡傾傾呢,那樣說不定我們還能幫你一把。”

梁子龍悄悄鬆了口氣,心臟撲通撲通跳的他,壓根冇注意李麗說什麼。

很快時傾她們就回來了,看現場隻有李麗和梁子龍,時傾疑惑的問:“我爸呢?”

“哦,你爸說他累了,回去休息去了。”李麗說著,從她手裡接過裝雪糕的袋子。

“怎麼樣,買了我的大腳板冇?”

大腳板是一款長得像腳板的雪糕,外麵裹著一層巧克力外皮,名字就叫大腳板。

她們從小吃到大,特彆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