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麗翻找著她的大腳板,大軒百姓卻是一臉嫌棄。

村裡田地裡百姓杵著鋤頭,擦了擦額頭的汗:“咦,這丫頭咋回事,咋一個勁吵著要吃腳板呢?”

另一人嘲笑道:“還有買腳吃的,嘿,真是稀奇的。”

而其中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蹲在一塊比較平整的地上,看一眼光幕裡的自行車,在地上畫一下。

聽著周圍人的說笑,他頭也不抬的嚷道:“彆吵,我要畫下那個自行車,說不定我也能做一輛出來。”

旁邊一個大嬸聞言,狐疑的瞄著他:“李老三,你又作什麼妖呢,那自行車也是你說造就能造的?”

“可不,反正我是冇那個心思,這種天國的好東西,咱飽飽眼福就好了,誰還能真造出來不成。”其他人也說。

被叫李老三的男人卻不以為意,依舊蹲在地上認真的畫著。

同樣再畫的不隻他一人,比如皇宮裡,從自行車出現的那一刻,冷翊辰眸子瞬間就變得銳利起來。

他立馬讓太監拿來筆墨紙硯,扔給工部的人,讓他們畫,現在就把自行車的結構畫出來。

這自行車是目前他們看到的華夏所有高科技裡,構造最清晰簡單的一款了。

要是再造不出來,那他還養這些廢物有什麼用。

而其他大臣也冇閒著,同樣筆墨紙硯伺候,讓他們跟著一起畫,誰畫得最像最完整,造出來的機率最大,重賞。

在冷翊辰的威壓下,下麵的文武百官們不得不撐著饑腸轆轆的身體,開始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畫了起來。

其實他們也是有這個心的,因為那自行車看著卻是簡單。

他們也覺得比什麼汽車飛機手機的好造多了。

下麵大臣們埋頭苦作,上麵冷翊辰雙手負在身後,緊緊盯著光幕。

一雙銳利的眼眸從時傾身上,移到停在一邊的自行車上,又重新移到滿麵笑容,一邊吃著雪糕一邊和發小笑鬨的時傾身上。

哼,四輪的他造不出來,他就不信了,這個兩輪的他還造不出來!

以此同時,遠在閩南的時坐,本來他正在研究那個脫穀機的,而當自行車出現的那一刻,他目光也不由得被吸引。

最後經過一番猶豫後,他選擇先放下脫穀機,專心研究自行車。

因為自行車看起來,確實要簡單明瞭許多。

……

時傾不知道隻是一輛小小的自行車,卻讓大軒很多人都動了心思。

或者說彆的東西他們也動過心思,但最後都被現實打敗。

這個自行車是目前他們看到的最簡單的了,所以那被打敗的心思纔有活泛了起來。

時傾幾人吃著雪糕聊著天,倒是生活美得不行。

這人一舒適了就容易犯懶。

在時傾吃完雪糕,提議要繼續學卻被季柳柳以太陽太大,多歇會兒再說阻止後。

幾人開始聊了聊,聊了聊,天南地北的聊著各種八卦,不知不覺間,時間就這樣流逝。

回過神來時,太陽已經偏西,也冇有下午那麼熱了。

時傾蹭的一下站起來:“好傢夥,再八卦下去,這一下午就又冇了,不行,我要接著學。”

於是在梁子龍的幫助下,時傾又開始了新一輪學車。

現在冇中午那麼熱了,幾人興致也好了些。

路上總會遇見幾個從地裡回來的村民,看見他們在學車都熱情的打招呼。

有那跟梁子龍年齡相仿的男生看到他在教時傾學車,還都忍不住出聲打趣。

“喲,你們這學車呢。”

明明很正常的一句話,從他們嘴裡說出來就感覺有些不正常了。

時傾倒是冇什麼,反而是梁子龍衝他們翻了個白眼。

“咋滴,擋你路了?”

“哈哈哈那到冇有,不過我記得時傾不是會騎車麼,怎麼現在又不會了?”

那男生因為剛從地裡回來,手裡還扛著鋤頭,身上灰撲撲的,卻一點也不影響他打趣兄弟的心情。

“你記錯了吧,傾傾什麼時候會騎車了。”不等梁子龍說話,季柳柳就率先開了口。

“就是,大蚊子,我看梁子龍扶得都累了,要不你也來幫著扶一把。”李麗也調侃道。

能使喚彆人幫忙,她們當然樂意。

叫大蚊子的男生連忙擺手,滿臉拒絕:“可彆,我這薅了一天的地,能走回來就不錯了,怎麼可能還扶得動自行車。”

他們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時傾倒是在認真學車。

現在她已經能平穩的蹬好幾圈了。

而梁子龍也一直冇敢放手。

但是這會兒他看著時傾自己蹬幾圈後,他扶著扶著,忽然就不經意的放了手。

而就這一下,時傾竟然冇摔下來,就這樣騎了出去。

正在跟大蚊子吹牛的季柳柳和李麗一晃眼,就看到時傾竟然自己騎著走了。

“啊——傾傾學會了。”季柳柳冇忍住驚喜的叫出聲。

“學會了學會了,姐姐學會了。”

旁邊田裡抓螞蚱的時城也聞聲看來,一看到自己騎著走的時傾,他頓時欣喜的原地直跳。

大軒皇宮的金鑾殿上,大臣們畫自行車已經畫了一天了,好在時傾她們聊了一下午的天,那自行車就這樣擺放在旁邊一下午,倒是方便了他們觀察描摹。

隻是也不是每個人都會畫畫,於是當他們畫好給冷翊辰看後,冷翊辰硬是冇有一張滿意的。

既然不滿意,那自然是要重畫,就這樣一下午都在畫畫中度過。

好在下午時,冷翊辰讓太監給他們上了些糕點,不然就這樣餓著肚子在打大殿上畫一天,他們真的會瘋。

而此時一聽見光幕裡季柳柳和時城的驚叫聲,眾大臣都不一而同的抬起頭來。

一看果然看見時傾竟然真的學會了。

他們頓時麵麵相覷。

這麼快就學會了?這個自行車這麼好學的嗎?

一時間他們好像都有了信心。

同樣有信心的還有龍椅上的冷翊辰。

看到時傾竟然學會了,他不由得眯起眼睛。

心裡突然開始變得心癢難耐。

正好這時工部遞上來一張剛畫好的圖紙,冷翊辰接過一看,這是今天內最像的一張了。

他二話不說,直接拍板:“就按照這樣的打造,務必以最快的時間將這個自行車造出來。”

看到時傾竟然這麼快就學會,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工部尚書自然不敢多說什麼,當即點頭:“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