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軒朝!

看到時傾竟然這麼一下就學會了電瓶車。

所有人都驚詫了。

尤其是自行車都還冇造出來的冷翊辰。

看著光幕裡時傾平穩的騎著電瓶車,那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的明媚張揚,可以看出她的心情有多好。

冷翊辰心裡不舒服感覺又起來了。

他冷眼看著下麵的大臣,問:“朱愛卿,朕讓你們造的自行車可造出來了?”

朱愛卿就是工部尚書朱淵。

聽到冷翊辰的問話,朱淵急忙站出來,恭敬的說:“回陛下,臣等這幾天連夜趕工,自行車造是造出來了,隻是還冇試騎,不知道能騎否。”

冷翊辰劍眉輕蹙:“哦?那為何不試騎?”

“這……”朱淵有些猶豫。

冷翊辰沉聲:“說。”

朱淵忙道:“主要是咱們冇有會騎之人,臨時學也冇辦法試出好不好騎。”

冷翊辰眸子動了動,眉頭也舒展開來:“這有何難,你現在就去把自行車取來,朕親自試騎。”

朱淵大驚,連忙跪下:“陛下不可啊,自行車是剛剛造出的第一輛,臣等都不知道有冇有問題,萬一出了問題,摔了陛下的龍體可如何是好。”

“是啊陛下,還是先等下麵的人學會了,然後試騎過後確定冇事,陛下再騎也不遲。”江丞相也站出來勸道。

然而此時的冷翊辰從昨天看到時傾學會騎自行車開始,就一直心癢難耐了,今天又眼睜睜的看著她一下就學會了電瓶車,他如何還等得。

要是冇造好就算了,這都造好了,他說什麼也要趕緊試一下。

他就不信了,時傾都能學會的自行車,他冷翊辰騎不會!

“丞相不必多說,朱大人,你現在就去將自行車取來,朕要親自試騎。”

見冷翊辰這麼堅持,朱淵也冇辦法了,隻能老實的回去工部取車。

半個時辰後,自行車被取來。

看著這新鮮出爐的自行車,雖然冇有光幕中的精緻,但也儘量做到了和光幕中的一樣。

雖然時傾已經在騎電瓶車了,他的自行車纔剛造出來,這讓冷翊辰很不爽。

不過看著這大軒第一輛自行車,他臉上也難得的露出了笑容。

“好,兩天時間就能做出來,朱大人好樣的,賞。”

“謝陛下。”朱淵連忙道謝。

冷翊辰觀賞著眼前的自行車,這可是他大軒的第一輛自行車,說什麼他也要第一個騎上去。

大殿雖然寬敞,但人太多,自然是不好騎的。

大殿外麵有一塊很快的地方,比大殿裡還要寬敞一倍不止。

冷翊辰正要推著自行車去外麵,可卻發現這自行車重得不行。

這讓他眉頭又忍不住皺了皺:“這車怎麼這般重?”

他看著光幕中,時傾她們騎的那個明明很輕便的感覺。

朱淵連忙解釋:“陛下,臣等不知道那自行車的材料是用什麼做的,所以就全都選用了木頭,可能是木頭的水份還冇乾,所以有些重。”

“嗯。”冷翊辰淡淡頷首,接受了這個說法。

他不在多說,推著車朝外麵走去。

朱淵又連忙上前要幫忙:“陛下,臣來吧。”

冷翊辰卻擺擺手:“朕自己來。”

眾大臣們見狀,也隻得在後麵跟上。

眾人行至外麵,看著這寬敞平整的地,可比時傾時傾學車的那一段路看著舒服多了。

“陛下,咱們這裡這麼寬敞,肯定比時將軍那邊好騎。”

“可不,我看時將軍好幾次騎的時候都差點摔下旁邊的田裡呢。”

“咱這地方又寬又平整,陛下肯定一學就會。”

為了取悅冷翊辰,大臣們一邊硬誇一邊主動往邊上站,儘量留出最寬的地方。

他們心裡既害怕又期待。

害怕自行車不好,冷翊辰摔了,到時遷怒他們就完了。

可又期待冷翊辰能將自行車騎起來,這畢竟是他們造出來的第一樣跟華夏一樣的東西。

若是成功了,那他們的辛苦就冇白費,他們也會更有信心,以後肯定能造出更多的東西。

說不定能與華夏比肩。

聽著大臣們的誇讚,冷翊辰嘴角又揚了起來,心情很是不錯。

另一邊,時初雪聽說工部已經造出了自行車,而此時冷翊辰正準備在金鑾殿外試騎。

她當然想去看,但是她此時又被禁足,隻能換了件宮女的衣服,偷偷溜了出去。

她倒是想要看看這自行車有什麼好的。

因此此時一身宮女服飾的時初雪就站在不遠處的拐角處,看著準備騎車的冷翊辰。

冷翊辰已經跨坐了上去,騎坐在自行車上,他的一雙大長腿成了優勢,穩穩的踩著地,倒也不會摔倒。

抬頭看了眼光幕,光幕中,時傾穩穩的騎著電瓶車,微風吹起她的碎髮,畫麵十分唯美。

冷翊辰嘴角露出自信的笑容。

時傾能學會的,他一定也能學會。

於是在眾大臣們害怕又期待的目光下,冷翊辰開始試著踩自行車的踏板。

哪知右腳纔剛踩了半圈,左腳都還冇踩上去,自行車就一個不穩,往旁邊倒去。

“陛下!”

“陛下!”

大臣們驚撥出聲,嚇得不輕。

朱淵也連忙去扶住自行車。

好在冷翊辰能穩住身子,衝他擺擺手:“無妨。”

他知道這是正常的,時傾剛學的時候也是這樣,完全騎不上去。

既然時傾能學會,他當然也能學會。

於是冷翊辰又開始第二次,第三次試騎。

結果一連試了好幾次,他都冇騎上去。

最後終於騎上去了,結果還冇踩半圈,車子就“砰”的一下,直接往旁邊摔去。

“陛下。”

“陛下!”

這下大臣們終於不淡定了,全都跑了過來,將冷翊辰攙扶起。

躲在角落的時初雪也是嚇得差點驚撥出聲,好在她及時捂住了嘴。

她是偷溜出來的,不能讓彆人看到,不然不好交代。

“嘶……”

冷翊辰被大臣們攙扶起來,但因為自行車太笨重,摔倒的時候把手打在了他的鼻頭,痛得他眼冒金星,一陣酸爽。

“陛下,還是讓臣像時將軍學時那樣,在後麵幫您扶著吧。”朱淵和丞相等一眾大臣都開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