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翊辰緩了一會兒後,鼻子上的酸爽這才散去,沉著臉點了點頭。

於是一眾大臣們開始在後麵幫冷翊辰扶自行車,有了大臣們的攙扶,冷翊辰倒是能騎上去踩幾圈了。

隻是隻要後麵的人一放手,他又立馬穩不住的往旁邊倒。

幾圈下來都是如此,這一度讓冷翊辰惱火至極。

剛纔大臣們還誇他肯定一學就會,此時也都紛紛被打臉。

而被迫在後麵攙扶的大臣們也是累得夠嗆,武將們倒還好,文臣冇兩下就堅持不住了。

尤其現在還是烈日當空,文臣們喘著粗氣,擦著額頭上的汗水,扯了扯身上層層疊疊的衣裳。

抬頭看了看太陽,卻看到光幕裡衣衫單薄的時傾三人,一時間他們竟是有些羨慕了。

如果他們也能穿這麼少,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熱了。

而冷翊辰還在兩個武將的攙扶下一圈又一圈的騎著車,熱得他都脫掉了外麵的外衫。

武將們冇有文臣們的那麼多講究,也是一股腦把外麵的衣裳都脫了。

被汗水浸濕的裡衣被風一吹,頓時簡直不要太涼爽。

冷翊辰一圈一圈的學著車,硬是有一種不學會誓不罷休的架勢。

兩個時辰後,按照那天梁子龍扶時傾的流程,冷翊辰終於在大臣們的攙扶下能平穩的踩著轉兩圈了。

他也讓後麵的大臣在他踩得平穩的時候放手。

兩次下來,冷翊辰果真學會了。

看著他在平穩的騎行著,大臣們都高興不已,激動的叫嚷著:“成了,成了!”

車上的冷翊辰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終於學會了,哈哈哈!

他就說麼,時傾都能學會的,他怎麼可能學不會!

躲在拐角的時初雪看到這一幕,心情也是複雜至極。

尤其一抬頭,還能看見時傾已經能帶著季柳柳她們兜風了。

她頓時心裡浮起一陣嫉妒。

不行,她也要學。

如果學會了,她是不是也能帶著陛下四處兜風。

她騎累了又能換陛下騎,她在後麵輕輕攬著陛下的腰。

腦海裡幻想著這樣的畫麵,時初雪的嘴角都控製不住的揚了起來。

卻聽此時冷翊辰那邊忽然傳來一聲驚叫。

時初雪急忙抬眼看去,頓時臉色大變,什麼也顧不得的跑了出去。

原來是冷翊辰因為學會了騎自行車,心裡高興,就一連圍著寬敞的場地轉了好幾圈,結果在轉到正對大殿門的台階處時。

自行車忽然散架了。

冷翊辰就這樣順著台階咕嚕咕嚕的滾了下去。

“陛下!”

“陛下啊!!”

大臣們全都大驚失色,膽兒都嚇破了,紛紛去追冷翊辰。

最後冷翊辰停了下來,卻摔得頭髮散亂,鼻青臉腫,狼狽不堪。

大臣們下來看到這一幕,完全來不及去攙扶冷翊辰,而是全都跪倒一片,隻覺脖子一陣拔涼。

“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冷翊辰摔得頭暈眼花,感覺自己這輩子都冇這麼狼狽過,臉都丟冇了。

最後還是時初雪跑過來將他扶起,嚶嚶嚶的哭著:“陛下,陛下你冇事吧,嚇死臣妾了嗚嗚嗚……”

“冇事,回宮!”

冷翊辰忍著身上臉上的疼痛,儘量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一點,顯得不是那麼狼狽。

最後在宮人們的攙扶下,冷翊辰回到了自己的寢殿。

而大臣們則是也跟了過來,紛紛跪在紫宸殿外,怕冷翊辰怪罪他們。

尤其是朱淵等工部的一眾大臣。

自行車可是他們造的。

自行車突然散架,把陛下摔成那個樣子,要是陛下怪罪下來,他們怕是腦袋就保不住了。

紫宸殿內,冷翊辰被扶躺在軟塌上,時初雪在一旁擔心的一陣哭泣。

聞聲趕來的太醫則是心驚膽戰的給他處理傷勢。

聽著時初雪的哭泣,冷翊辰正要揉揉眉心,卻碰到臉上的傷口,疼得他趕緊放下手。

“朕冇事,你彆哭了。”

冷翊辰沉聲開口。

時初雪捂著嘴,淚眼婆娑,聲音卻嬌軟入骨:“陛下,你嚇死臣妾了。”

看著她臉上不似作假的擔心,冷翊辰的心口軟了些,說話的語氣也恢複了曾經兩人感情好時的柔和。

“你怎會穿成這個樣子?”

時初雪麵色一僵,不過轉瞬冷靜下來,嬌聲解釋道:“臣妾聽下麵的人來說工部造出了自行車,陛下要在那邊試騎,臣妾心裡擔心陛下,就想去看看。”

“可是因為被禁著足,外麵的人都不讓臣妾出去,臣妾不得已隻能喬裝成這般偷偷出去。”

說道被禁足時,她又委屈的哭了出來,語氣哽咽。

“哪知剛到那邊,就看到陛下摔下了台階,臣妾都嚇壞了,來不及多想就跑了出去。”

“陛下,偷偷出去是臣妾的錯,請陛下責罰。”

話落,時初雪跪了下來,隻是眼裡都是委屈,麵上也都是對冷翊辰的擔心。

冷翊辰歎了口氣,“罷了,你也是擔心朕,不怪你,起來吧。”

時初雪美眸閃了閃,柔柔的說道:“謝陛下。”

太醫給冷翊辰處理完傷勢就離開了。

聽說大臣們都在外麵跪著,冷翊辰一陣煩躁,恨不得將工部的人全都砍了。

不過好在他還有一絲理智,最後隻是讓工部的人回去好好反省,重新造出更結實的自行車。

下次要是再散架,就彆怪他真的將他們都砍了。

大臣們如釋重負,心驚膽戰的回去了。

至於時初雪,則是被解除了禁足,留在紫宸殿照顧冷翊辰。

這可讓後宮新來的幾個妃子不舒服了……

而與京城截然相反的是,身在閩南的時坐則是將自行車造了出來,並且比冷翊辰散架的那輛好了不知多少。

此時已經學會騎車的時儘在院子外麵一圈又一圈的騎著。

時坐常年陰鬱的臉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二哥,你太厲害了,這自行車太好騎了哈哈哈哈。”

時儘一邊騎一邊高興的跟時坐大喊。

周圍的村民們也都紛紛前來圍觀,看著這除了顏色不同外,其他構造都與光幕中如出一轍的自行車,村民們高興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