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伽美什怒目圓瞪地看著黎陽,這個蟑螂,這個該死的人類,為什麼,為什麼自己三番五次的要擊殺他卻三番五次的出現意外!

自己明明已經超越了人和噬魂,自己早已進化到新的高度!

“黎陽,是時候了,但願這次冇人會再救你。”吉爾伽美什冷冰冰道。

黎陽眯著眼睛看著吉爾伽美什,他居高臨下又不屑一顧,“就憑你?”

僅僅三個字,徹底激怒吉爾伽美什。

光之形態移動,吉爾伽美什瞬身繞後,抬起右手對準黎陽後背的心臟部位就是一發輻烈光閃。

然而,下一刻,吉爾伽美什猶如驚弓之鳥立刻再次光移消散。

而不同的是他這次似乎不是為了進攻,反而是為了躲避什麼!

本來吉爾伽美什在進化到如此地步掌握了光之形態移動,他的移動速度就遠超黎陽。

在速度上自己有絕對的自信。

然而當他繞後打出那一發輻烈光閃的瞬間,黎陽卻並未選擇閃躲,隻見一個外表閃爍金光的燃燒著烈焰的火球出現在黎陽的後頸處。

那耀眼的,詭異的球體其麵積如同天使背後的光環亦或是菩薩背後的“大光相”。

吉爾伽美什的輻烈光閃在一瞬間就被那個類似太陽的球體給熔化殆儘。

所以他才立刻選擇後退。

“那是什麼?!”吉爾伽美什心中一驚。

那個類似太陽的球體是在一瞬間形成的。

且其炙熱的溫度竟然能夠直接熔化自己的輻烈光閃。

而黎陽此時此刻,手持燃燒著的日輪金刀,後背映照這火紅炙熱的太陽般球體,每一縷都發都向上燃燒著。

彷彿神明一般。

“你很驚訝對不對?”黎陽冷靜地說,“這招名為圓日,是在白天使用的招數,圓日是太陽的縮影,其表麵溫度和太陽幾乎一致。”

“這是隻有在白晝才能使用的招式,吉爾伽美什,接下來,來體會一下,太陽神的憤怒吧。”

黎陽猛地轉刀,隨即提著薙刀日輪奔向吉爾伽美什。

吉爾加美什立刻召喚雷霆之槍,然而黎陽的日輪竟一刀將其所召喚的雷霆之槍攔腰斬斷!

“光之移動!”

在黎陽揮舞日輪打算給予吉爾伽美什第二擊的時刻,吉爾伽美什僥倖逃脫。

此時,就連超越人類與噬魂界限,自比為神的吉爾伽美什也留下了冷汗。

他不敢想象方纔那一刀劈砍在自己身上會是什麼樣的效果.

“黎陽,看來今天,你我之間,必定有一個會死!”吉爾伽美什陰沉道。

“為什麼非得死傷!你也知道,我們的目的!”黎陽突然說道。

聞言,吉爾伽美什苦笑,他看著黎陽彷彿在看一個孩童,“我們是擁有一致的目的,但我們采取的手段各不相同,我們的領袖也並非一人。”

“且你是滅魂師,我是噬魂,滅魂師與噬魂是天敵,難道不是嗎?”…

黎陽自然理解吉爾伽美什的這番言論,但他認為僅僅是這些還收站不住腳的。

對方一定還有更深層的陰謀。

但此時的黎陽大概也能猜到一二,但仍不敢斷定。

再一次的,黎陽淩步飛身衝向吉爾伽美什。

隔著幾千米的距離吉爾伽美什連續釋放數十發輻烈光閃,但都被黎陽用日輪劈開。

當最後一道斬擊被劈開,年輕的隊長旋轉著日輪金刀猛然劈砍而下。

吉爾伽美什的右側身體被一整個削掉。

“收手吧!”黎陽停住了腳步,他以上位者的姿態憐憫地看向吉爾伽美什。

那昔日噬魂的帝王此時是多麼的狼狽不堪。

然而,一切悲慘的經曆如同走馬燈一般在吉爾伽美什內心閃爍。

痛苦與悲哀,自己是生來的帝王,

在噬魂裡擁有著絕無僅有的能力,倘若那個男人冇來,那個男人冇來!

想象到西海垂虹當日斬殺父親的那一幕,所有的痛苦與不甘猶如洪水猛獸一般在吉爾伽美什內心翻湧滔天。

“我是不會死的!”

“在冇有手刃他之前!”

吉爾伽美什頓時怒吼沖天。

他再次發動魂印。

然而可怕的是,這一次的魂印並未按照噬魂的規則正解亦或是逆解。

可怕的一幕出現了。

七芒星魂印的內測在正轉外側則在反轉。

黎陽隱約查到危機,為了不使破壞規模擴大他急忙抄起日輪朝著吉爾伽美什砍去。

然而,吉爾伽美什的腳下竟出現一個巨大的魂印。

是一個七芒星魂印。

一瞬之間,天降紫光,濃烈且刺眼的紫光將重傷的吉爾伽美什死死包裹。

強大的能量呼之慾出。

周遭的地麵甚至開始皸裂崩塌。

黎陽見狀急忙後撤,因為在那詭異光柱包裹吉爾伽美什的瞬間黎陽就已經察覺,靈壓,不對。

能量還在四射,黎陽內心的危機湧上心頭。

倘若方纔自己用日輪劈砍一下那紫色的光柱,那其內部包含的靈力與壓強定會摧毀方圓百裡!

眼看烏雲即將遮日,黎陽一道日輪劃破天空。

現在的黎陽,對於遺蹟力量的理解與掌控必須做到在太陽下。

然而儘管自己可以驅散烏雲,但那可怕的通天圓柱法陣仍舊源源不斷地四散著靈壓。

黎陽此時也不知如何是好,但他有一點確實不解,按照逆解印前的吉爾伽美什,其魂印的能力是魂壓無上限,是可以無限吸收自然界魂力的強大能力,可此時包裹吉爾伽美什的紫光圓柱巨陣並冇有瘋狂搜刮四周的靈壓反而是在,宣泄?!

莫特裡克已經撤離,福田也冇有跟來,手持黃金日輪薙刀的黎陽怒目看著眼前的光景。

今日,必有一死。

在黎陽思考應對之策時,那古老的巨陣中竟然傳出吉爾伽美什痛苦的尖叫。

那是撕心裂肺的,痛苦到極致的呐喊。

這一聲聲呐喊令黎陽驚醒,他不由得後退。

“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傢夥在裡麵做了什麼!?”黎陽竟然留下一滴冷汗。

忽然間!一切都歸於平靜。

“靈力的宣泄,停止了”黎陽震驚地看著那紫色圓柱。

暴走的魂壓停止了,一切又都歸於平靜。

隻是,下一瞬間,砰的一聲,是如同玻璃破碎般清脆的聲響。

那通天的暗紫色圓柱體體表,出現了裂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