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你丫的是不是吃回扣了。”

白玉堂忿忿的對係統小精靈質問道。

“什麼叫收回扣?~我這是爭取合法收入好不好。

人家富康康員工,隻要工作還一天管三頓飯呢,我賺點中間差價過份嘛?”

小精靈揮著翅膀針鋒相對。

“可你這差價賺的也太狠了,我買個偏玄幻的熒光蝶才幾百點,一把上好刀劍才幾十點

現在我就讓你抄抄劇本你就收我千點,一個符文都不能銘刻的破石頭你也要幾千點,哪有你這麼賺差價的”

白玉堂以前可冇看出來係統這麼貪心。

“我可是諸天萬界大反派係統,不是諸天文娛係統,你這屬於超範圍經營了,我不得收點手續費啊

再說,你要的那個金剛石,雖然本質上就是個破石頭,可在你那是屬於奢侈品吧,我收個奢侈品稅也不過份吧”

論強詞奪理,係統小精靈那是有家傳的。

它這態度已經很好了,冇見那麼多穿越者被係統當成狗使喚呢。

動不動就釋出個任務,完不成就噶腰子,割小幾幾……

媽蛋,哪天心情不好了,它也釋出個任務,先把宿主小幾幾割了。

看看那每天可憐的進賬,宿主不想著整事賺積分,還想拿積分往外換東西。

它要在不往自己小金庫扒拉點,說不定哪天連修複係統的積分都冇了。

“我……”

係統說的好像還挺有道理,白玉堂競無言以對。

“那打個折總行吧…怎麼說,我都算是個VIP客戶…”

不過,係統有張良計,白玉堂也有過牆梯。

“行吧,行吧,那就給你打個九五折,這總可以了吧”

小精靈不耐煩的說道。

“兩折”

白玉堂伸出兩根手指。

“你怎麼不乾脆說白送,最多9折,不行拉倒”

小精靈扇著的小翅膀都停頓了一下。

“三折”

“八五折”

“四折”

“八折,你夠了啊,再還價我可就回去睡覺了”

“五折”

“最低就七五折,你再多說一個字,我立馬就消失”

“行吧,七五折就七五折……”

白玉堂見好就收。

“哼,真是舔狗”

小精靈抱胸嘲諷道。

白玉堂聽明白了係統小精靈說的是什麼,不就是送柳一菲點東西,然後捧她上位麼。

“你懂什麼,我這是放長線釣大魚

咱們把她捧的高高的,讓萬千男女迷她迷的死去活來,到時候我在一官宣,那得收穫多少嫉妒,憎恨………”

白玉堂不屑的看了一眼小精靈。

“真的?”

係統小精靈的眼裡已經滿是小錢錢。

“當然是真的”

雖然小姐姐是挺好看的,可白玉堂是什麼人,他的征途隻能是星辰大海。

“那要多久?~其實我也可以幫幫忙的”

係統小精靈已經迫不及待了。

“怎麼著也得十年之後吧”

白玉堂大概估算了一下時間。

培養一個女神也是需要時間的,培養死忠粉絲更需要時間。

“……再見”

愣神後反應過來的小精靈,氣的嗖一聲消失不見。

媽蛋,給誰畫餅呢,我家祖傳畫大餅。

白玉堂也不在意,冇有耐心的小精靈玩消失。

隻要係統能生成他想要的東西就成。

~~~

“叩…叩…”

晚上十一點,白玉堂敲響了柳一菲的房門。

他不是來讀夜光劇本的,而是來送東西的,也可以說是過來裝x的。

“怎麼這麼晚,我媽還以為你不敢過來了呢”

柳一菲關切的問道。

“路上太遠,手續也麻煩點,所以送過來的有點晚”

白玉堂跟柳一菲示意了一下,手裡的加密合金手提箱。

這可是他跑了兩三個小時纔買到的。

冇辦法,演戲當然要演全套了。

“這裡麵是什麼東西”

柳一菲把白玉堂讓進屋,好奇的問道。

“一會,你就知道了”

白玉堂刻意賣著關子。

“切~~”

柳一菲對於白玉堂神神秘秘的行為很不忿。

“來啦……坐吧”

柳小麗臉色很不好,她剛纔又跟柳一菲吵了一架。

原因無非就是白玉堂一直冇來,柳小麗就開口嘲諷了幾句。

柳一菲不想自己媽媽是個刻薄的人,一開始維護了兩句,後來又反駁了幾句。

這下,把柳小麗氣的不輕,直言要斷絕母女關係。

柳一菲這才道了歉,勉強哄好了這個大號baby。

“柳阿姨,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白玉堂跟柳小麗道了句歉。

“嗬嗬~晚來總比不來的好”

柳小麗努力擠出兩絲笑容,她其實想說,白玉堂一輩子不來,離她閨女遠遠的纔好呢。

“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東西一到我就立馬趕了過來”

白玉堂認可的點點頭。

………

柳小麗的覺得白玉堂是在故意氣她。

柳一菲捂著嘴偷笑。

暗戳戳的懟了一句,白玉堂開啟了裝X模式。

“……柳阿姨,現金我暫時冇那麼多……”

白玉堂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隨即在柳小麗快要生氣的時候,又一臉自信的說道。

“不過,我本人還有點藏品,也不值什麼錢……”

白玉堂說著,就撥動密碼,打開密碼箱。

裡麵東西不多,就七八個錦盒。

白玉堂一一打開。

“……柳阿姨如果有看得上的,我可以先抵押在你這”

“窸………”

柳小麗不禁吸了口氣。

柳一菲也瞪大了雙眼。

白玉堂得意的笑笑,上到八十八,下到剛會爬,就冇有一個女人不喜歡閃閃亮亮的珠寶。

“柳阿姨……”

白玉堂輕輕呼喊了一聲。

“……小白,讓你見笑了”

柳小麗反應過來後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她也不是什麼都冇見識過的人,很快就調整好心態。

柳一菲摸到白玉堂後腰,擰了一把。

再怎麼說柳小麗也是她媽媽,不能看著她出糗而不報複。

雖然她剛纔神態也冇好到哪去。

“嘶……”

白玉堂假裝疼的咧嘴。

柳小麗自然也看到了柳一菲的小動作,不過她現在冇心情說她。

“阿姨,都是自己人,什麼見笑不見笑的,您要喜歡,我送您一個都行”

白玉堂把箱子往柳小麗方向推了推。

“那怎麼行,無功不受祿,阿姨可不能白要你的東西……”

柳小麗可冇那麼厚的臉皮收白玉堂的東西。

而且,她現在有點摸不清白玉堂的底,更加不敢妄動。

不過,該抵押的還是要抵押,這都是說好了的,任誰都說不出來什麼。

“這樣吧,我就拿這個小的先放我這了,等你們明年年底掙了錢,阿姨再把她還給你”

柳小麗挑了一個個頭最小的紅色寶石。

在她看來,這顆寶石怎麼著也能值個大幾十萬,完全對的上柳一菲一年的收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