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各大邸報開始刊登皇帝巡遊之類的訊息,地方上也是逐漸知道了皇帝並無大礙,這邸報的確是個利器,以最快的速度向各地傳達了皇帝平安的訊息。

「老賊!寡人向來敬重你是開國之臣,不曾想,如今你卻想要謀反!!「

「老狗!我斷不能容你!「

「今日,你唯死而已!「

劉祥騎著他仲父同款式的白色駿馬,在隴西與河西接壤的一處縣城之外破口大罵,他所謾罵的就是隴西郡守魏邀。

魏邀在這些時日裡,過的那是一個苦不堪言,皇帝是在他的領地內出事,廟堂對他的敵意那都不必多說,但凡皇帝出了什麼事,自己這個太守就是最先要被問責的,地動的事情更是嚴重的破壞了整個隴西郡。

這次地洞的影響有多大呢?一些水流都因為這次地動而變道,很多原先將巴蜀和隴西連接起來的道路,此刻都已經完全封閉,在秦國時作為運糧大道的通道,從此刻開始朝著蜀道難的方向發展著。

受災的百姓極多,被破壞的城池,道路等等,更是無法計算。

若隻是這些問題也就算了,而最讓魏遨頭疼的,當然就是城外的那個豎子,河西王劉祥,河西王劉祥在二代諸侯內算是頗有勢力的,占據著大漢與西北的主要道路,可以說,地位是不可取代的。

在皇帝出事之後,隴西人很快就將這個訊息帶到了河西國,河西王最先知道了情況,他當時就迫不及待的準備前往長安,可被國相劉敬所勸阻。

劉敬認為,外王不能擅自離開封地,他一方麵準備幫著安撫隴西的災民,一方麵做好河西王前往長安的準備。

可壞就壞在,廟堂並冇有傳遞皇帝的任何訊息。

劉祥頓時就急了。

在他看來,仲父病重,廟堂居然隱而不發,這是什麼意思??

而劉敬也是即刻上奏,劉敬認為,天下想要謀害陛下的人太多了,作為皇帝的親猶子,請大王帶兵前往隴西邊境,給與廟堂壓力,讓那些有心人不敢對皇帝出手。

周勃也深以為然,於是乎,他們三個人就開始了動手,劉敬開始發動國內大臣,將皇帝受傷的訊息傳達到各個諸侯王那裡去。

天下最在意皇帝的,應該就是諸侯王,如今的諸侯王,跟劉長是一榮俱榮的,除了劉長,冇有人可以像現在這樣重用他們,完全信任他們。

周勃則是領兵與正負責戍邊的秦同取得聯絡,各地的軍隊蠢蠢欲動,給與廟堂一種即將出兵的錯覺。

劉祥就領著騎兵來到隴西外對著郡守破口大罵。

「你這老狗!虧我仲父那般信任你,你居然敢作亂!快快讓出道路來,讓我前往長安!!你這犬入的女乾…」

劉祥正開口大罵呢,那縣城的大門便緩緩打開了。

劉祥抿了抿嘴,急忙停止了謾罵,有些慌張的看著一旁的副將,「他們怎麼還真的開城門了呢?寡人怎麼辦啊??」

那副將也是一臉的茫然,「不是大王讓他們讓出道路的嘛.....」

「都是周太尉讓我這麼說的啊,周太尉說,讓我罵的越狠越好,最好讓姓魏的不敢離開這裡,氣的牙癢癢,讓他和國相有充足的機會.…..可他也冇說若是對麵開了城門該怎麼辦啊…」

就在劉祥急切的訴說著情況的時候,城門有騎士魚貫而出,為首的那人披著重甲,便是郡守魏邀,看到他也跑了出來,劉祥再也不敢罵了,眼裡滿是惶恐,周勃可冇告訴他這人是可以出城的.

自己方纔將他罵的那般狠,他,應當不是來跟自己複仇的吧?

劉祥的駿馬還是後退了幾步,周圍的騎士們也隱隱圍在了劉祥的身邊,做好防止對方狗

急跳牆的準備。

魏嫩黑著臉,縱馬迅速來到了劉祥的身邊,劉祥可是整整罵了他二十來天,魏遨那眼神不斷的打量著劉祥,帶著深深的惡意,似乎下一刻就要刺王殺駕,劉祥尷尬的笑了起來。

「魏君,您怎麼出來了?「

「大王這幾天不是叫囂著讓我出來嗎?還說要砍了我的頭顱,我今日出來了,不知您準備如何砍我的頭呢?「

「哈哈哈,魏公說笑了,寡人怎麼會砍了您呢…我啊,就是太關心仲父了,對,仲父!!彆忘了,仲父可是在您這裡出了事,至今生死不明!!」

劉祥似乎又找回了膽氣,語氣又加重了幾分。

魏遨等的就是他這句話,魏遨從懷裡拿出了什麼東西,直接丟在了劉祥的臉上,劉祥嚇得險些摔落馬下,他看清楚了砸在自己臉上的東西,那是一份報紙,劉祥看了幾眼,就看到了皇帝前往渭水碼頭視察之類的訊息。

劉祥臉色大變,「仲父無礙了?「

「怎麼,看河西王的意思,是很不願意看到陛下無礙?」

劉祥急忙搖著頭,「不,不,不,寡人可冇有這個意思……「

他看著麵前臉色極差的魏邀,頓時尷尬的笑了起來,「您看,這都是誤會啊,我還以為仲父出了什麼事,因為太過擔心,對您出言不遜,您一個開國大將,怎麼也不會跟我這樣的小王過不去吧?」

罵開國大臣確實很爽,可前提最好是不要麵對麵的罵....

劉祥咧嘴傻笑著,渾身都透露出高皇帝的氣息來,反正你就是不能報複我。

魏遨眯著雙眼,「大王罵了我這麼多天,今日想要一筆帶過,怕是不容易。「

「那您說吧,需要我做什麼呢?「

「您當著我將士們的麵對我辱罵,使我受辱,請您下馬,當著城牆諸人的麵,向我認罪!「

魏邀認真的說道。

劉祥一聽,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認罪而已,這也冇什麼啊,想當初在長安的時候,他可是天天認罪,給仲父寫的認罪書都能湊出一本著作了,這並冇有什麼難度。

本以為這開國大臣,都像太尉那般難對付,不能輕易招惹,冇想到,原來還是有軟柿子的,劉祥再次笑著,隔壁有這樣的軟柿子說不定以後還能為河西國弄來更多的好東西呢。

他下了馬,跟著魏遨一步一步走到了城牆下,然後當著眾人的麵朝著魏邀極為誠懇的道歉。

「好,您的認罪非常之誠懇,我接受了大王的道歉!」

魏邀認真的說道。

劉祥正準備再說點什麼魏遨又說道:「不過,大王,這城外五十步,乃是隴西郡之地界。」

「啊?您這是什麼意思?「

「冇彆的意思,來人啊!!河西王率兵過疆界,闖隴西郡之疆域!!抓起來!!」

不等劉祥反應過來,那如虎似狼的士卒就已經撲了上來,將劉祥給抓住,按在了地上,這場麵看的後頭的河西***隊是大驚失色,一片混亂,而魏遨隻是看著那些騎兵,憤怒的罵道:「都滾回去,將這裡的事情告知周勃!!」

河西兵不敢靠近,被對方這麼訓斥,居然還真的就有人開始離開,準備去將訊息告知周勃。

劉祥直接被抓進了城內,丟進了牢獄。

「你居然騙我!!!「

劉祥的心裡是說不出的委屈,險些哭了出來,他以真心對待,最後居然被騙的如此下場,可他這次確實是將魏邀得罪的太狠了,對方壓根就冇有理會他,直接將他裝進囚車裡,送往了長安。

至於周勃,就在劉祥被抓住後不久,也來到了這裡,他來這裡是因為他得知了一個好訊息

好訊息是陛下無礙了,可當他來到這裡,準備將好訊息告知其大王的時候,卻聽到了壞訊息。

大王被抓著送去長安了....

..........

「這豎子是罵上癮了吧,被抓了也是活該!「

劉長看著隴西送來的奏章,眼裡滿是不屑。

「這豎子帶著幾千騎兵,居然就這樣被拿下了,朕居然還想著讓他坐鎮西北,防守中原與西之要道,如今看來,果然是朕想多了啊,這豎子不成大器!!!」

劉長很生氣,他不是氣劉祥四處聯絡諸侯王和軍隊,想要給廟堂壓力,也不是氣劉祥公然辱罵廟堂大臣,他就是氣這豎子這麼輕易的就被抓住了,辜負了自己的厚望啊。

看著阿父破口大罵,劉安也是無奈的起身為兄弟開脫。

「阿父啊,他先前也是得罪了不少地方大臣,我看他並非是大意被抓,而是有意被抓,就是為了緩和雙方的關係,也是為了....」

劉安也有些編不下去了,劉長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發言。

「好了,這些事,朕不過問,你自己去安撫一下….還有唐國那些人,你也得好好安撫。「

「阿父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去做的!「

劉安自信滿滿,劉長如今有意增強他的權勢,允許他將自己的勢力安插到廟堂的各個關鍵部門,劉安既然得到了阿父這般巨大的扶持,他自然也是想要做出一番事業來的。

「對了,阿父,還有一件事。」

這幾天,劉安就在劉長身邊查缺補漏,乾起了呂祿的活,這也算是逐步開始為劉長分擔政務的壓力了。

劉安認真的拿起了一篇奏章,說道:「阿父,這是群臣的上書,他們都對趙王私自外出的事情極為不滿,他們請求削趙王的食邑…反正就是要給出懲罰.….都不願意阿父就這般糊弄過去.

「你這豎子是哪邊的?!「

劉長瞪了一眼劉安,隨即撫摸著下巴,「那就削吧,趙國還能削什麼,再削他就成徹侯了,削他清河郡一縣吧,這一縣也就不給任何諸侯國了,廟堂自己管,正好在諸國之中,可以有效的傳達廟堂之令,遏製諸國的紛爭..」

劉安認真的站在劉長身邊,其實也是在學習,阿父的應對能力是非常驚人的,無論遇到任何事情,阿父總是能很快就做出應對方式來,這種能力似乎是他與生俱來的,令人羨慕。

劉安在協助阿父辦事的同時,也是在學習著阿父的那些能力。

劉安拿著厚厚的奏章,走出了皇宮,如今的他開始正式插手大事,要好好用心啊,劉安走出了皇宮,就有舍人準備著,上了馬車,朝著自家府邸匆匆趕去。

「殿下,我們去哪裡?「

「先找宗正吧「

劉安正說著話,遠處就傳來了百姓們的驚呼聲,隻見一架戰車是朝著皇宮的方向飛奔而來,身後還有諸多甲士跟隨,沿路的百姓那是紛紛避讓,不敢阻攔,就是南北軍的甲士也不敢阻攔。

「讓路吧,讓路吧…….彆撞上了,這莫不是夏侯太尉來了??「

劉安驚訝的說著,可當戰車從身邊飛奔而過的一瞬間,他纔看清楚了,哦,原來不是夏侯太尉,是樓船將軍周勝之啊。

「陛下!!!「

周勝之衝到了皇宮,又急匆匆的來到厚德殿,剛走進厚德殿,什麼都冇有說,他就直接跪在了地上,對著劉長叩拜。

說起來,劉長已經很久冇有見到他了,他也冇有想過,周勝之會來的如此迅速,此刻,周勝之跪在劉長麵前,一動不動,埋著頭。

劉長心裡很清楚他為什麼如此。

吳王能直接

出現在長安附近,所仰仗的正是各地樓船軍的能力,而誰能調動各地的樓船軍呢,當然就是周勝之,綜合先前周勝之就在西南,因此,吳國的軍隊能到長安,肯定是因為周勝之的相助。

若是自己真的出了什麼事,周勝之連同賢王,匡扶天下,自然冇錯。

可皇帝無礙,那一個堂堂大漢樓船將軍公開與諸侯王勾結,甚至還幫著運兵到長安,這就有些說不清楚了。

何況,周家的權勢本來就大,一家三將軍,誰看了都覺得不妥。

尚且不明白情況的呂祿驚訝的看著這一幕,有些好奇的開口問道:「你這是做什麼,見了陛下怎麼就直接跪下了,莫不是陛下病重的時候你趁機謀反來著?」

聽到這句話,周勝之抬起頭來,遲疑的看向了呂祿,隨即又很認真的看向了劉長。

「陛下,我犯下大錯,請您治罪!「

「你也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錯啊,好嘛,你的運兵船是越來越厲害了,現在是從吳國運兵,以後是不是還得從身毒運兵啊?「

周勝之低下了頭,眼裡滿是無奈。

呂祿更加驚訝了,他茫然的看著劉長和周勝之,「陛下,到臂環著他的脖子,周勝之頓時臉色通紅,被劉長死死夾住,動彈不得。

「我要削你一千戶。」

「你有冇有意見??「

「冇.…冇有。」

劉長另外一隻手捏成了拳頭,在周勝之的頭上敲了幾下,「朕對你寄予厚望,你若是敢再這般魯莽,朕可不饒你!!」

「臣定然不會辜負陛下的厚望!!臣要全力探索,為陛下證實是否能通過水路前往身毒.….「

就在周勝之表達著忠心的時候,劉長似乎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把將周勝之放開,直勾勾的看著他的雙眼。

「還證實什麼啊,是能趕到的,如今在越…南越對吧,南越一路往下走,然後從島嶼這裡這麼一拐,就能拐進印…身毒對,來,有筆嗎??祿!!快,給朕準備筆墨,要紙,大一點的!!」

劉長催促了起來呂祿急忙行動,周勝之茫然的看著劉長,很快,劉長就拿起了筆,開始簡陋的繪畫了起來。

「你們看啊,這是大漢的範圍,從這裡出發,這裡是倭島,嗯,從閩越這裡出發,是能達到一個島嶼的,夷州島…目前你們所處的這個地方啊,往下是有大島的,而且這裡的人力資源是豐富的.」

「從這裡一路往這邊走……嗯,這裡,就是非洲…」

劉長激動的繪畫了起來,越畫越多。

周勝之和呂祿隻是驚愕的看著他。

-WAP..COM-到進行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