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

江邊響起一片笑聲。

被班榮從衡香府帶出來的小少年,正同眾人繪聲繪色地形容著郭觀臉上神情。

夏俊男和簡軍還有晏軍的常誌成、樂危等將士全都在,王豐年和杜軒也在,眾人被逗得哈哈大笑。

杜軒一直看趙琙不順眼,昨日屈府一事後更討厭,這會兒一直猛誇人纔對口,物儘其用。

小少年不足十五歲,在東平學府打雜工,是董延江特意引薦給夏昭衣的。

說完後,他便眼巴巴看著前麵負手止步,遠眺著江麵的少女。

江風略大,少女一身紫色勁裝迎風颯爽,馬尾飛揚,秀美清麗的麵龐不笑時清冷澹漠,看不清她喜怒。

“賞。”少女說道。

王豐年變戲法似的,手裡多出一錠銀子,手指一拋,小少年立馬接住,沉甸甸的份量讓他高興不已:“謝謝將軍,將軍人美聲甜,闊氣大方,足智多謀,將軍真是天仙下凡來!”

一群男人們頓時大樂,跟著誇開,還誇這小夥子有眼光,有前途。

待小少年揣著銀子開開心心跟隨班榮回去,男人們看向立在江邊的夏昭衣。

靜了會兒,夏昭衣問道:“是這裡嗎?”

“嗯,”夏俊男說道,“同渡那些兵馬就是從這走的,那位林奉儀的麪皮與剝離無差,他們仍堅持要走,或是怕多生事端。”

江風越來越大,浪動雲湧,滾滾奔騰。

夏昭衣往前走去邊緣,幾個將士趕忙道:“二小姐當心!”

夏昭衣半隻腳掌懸在外麵,低頭看著身下的江潮,長長的馬尾在烈風中疾亂。

“前夜的江潮,有現在大嗎?”夏昭衣道。

“更大。”夏俊男道。

“再好的水性,怕也要丟半條命。”夏昭衣道。

“哎,可惜當時太混亂,本以為隻來救餘小舟小兄弟便好,不曾想,還有同渡來的一百多個兵馬。也是怕誤傷他們給衡香惹上多餘事端,結果場麵一亂,便多了幾條漏網之魚。”

“我也冇料到,林清風、卞元豐竟也在。”

根據餘小舟所說,還有她在卿月閣捉到的那個叫王二的江湖人之前所提供的資訊可知,那名讓手下與他換衣裳跑走的男人,極有可能就是東方十。

沿著江岸一路往東,很快得見一座漁村。

村外好多忙生計的人遠遠看到他們,上前也不是,掉頭就走也不是。

好在,這些將士們近了並未找他們問話,冇有要打擾他們的意思。

反倒是看他們說話的模樣溫和親切,不時伸手往江麵和村莊指著,好些村民心起好奇,主動湊上前去。

離夏昭衣最近的人,已經換成了杜軒和王豐年。

而所說的話題,也從東方十他們,換成了造橋。

杜軒一直喜歡看書,最愛鑽研藥理、冶鐵、調香和建築等,加之在遊州修路,已有足夠多的經驗。

夏昭衣去年留齊老頭在衡香住了大半年,齊老頭留下了一堆的手稿,現今,她預備托杜軒先著手造橋之事,待遊州長道竣工,齊老頭便會立即回來接手。

錢財調度,則靠一旁的財神爺王豐年。

“您,您就是阿梨將軍?”一個老人的聲音響起。

杜軒正指著不遠處的堤口和夏昭衣問話,聞言,幾人都轉過頭去。

老婆婆被孫女扶著,一雙眼睛一直看著夏昭衣。

夏昭衣上前:“是我,老人家。”

“哎呀!真是阿梨將軍!”老婆婆說著,就跪了下去,她的孫女在旁也跟著跪。

幾名將士趕緊上前,將她們扶起。

“阿梨將軍,多虧了你們,幸虧有你們!”老婆婆眼眶通紅,“阿梨將軍,有你們,天下百姓大福啊!”

夏昭衣眉心輕攏,看向旁人。

身旁的男人都也朝她看來。

夏昭衣看回老人:“老婆婆?”

周圍好多人被動靜吸引,都圍上前來。

老婆婆哭得抽噎:“囡囡她爹被抓去當兵,冇回來了,我們家也冇了地也冇了,一路逃到這衡香,在街上撿爛菜葉吃。現在,我們不用撿爛菜葉,也不用去擠人堆裡排著領那冇幾粒米的粥水了,阿梨將軍一來衡香,我們所有人都有好日子過了!”

“官府給我發了新衣裳,還給我們在這村裡造了一個房子住!說是阿梨將軍給的!”老婆婆旁邊的少女道。

“真是阿梨將軍?”外麵傳來一個衰老聲音,“阿梨將軍來了?”

“阿梨將軍在哪?”又有人叫道。

越來越多人趕來,一來便要對著夏昭衣跪下。

夏昭衣身旁所跟著的將士雖多,但哪及他們人多,快要扶不過來。

夏昭衣看著這些衣著樸素,對著她紛紛跪下的百姓,一雙秀眉輕輕皺起。

她是有提過要善待流民,因赴世論學將辦,衡香必人口雜亂,所以令王豐年早早籌備物資,屆時發衣發糧,安撫流民。

但是造屋之事,她不曾提過。

王豐年上前,很輕地道:“大東家,是寧安樓。”

“趙寧?”

“嗯,趙大娘子說,東家您要搭台,那她便錦上添花,讓東家將這場赴世論學辦得更氣派威風。所以在文和樓初建之時,她便買地造屋,送房送地,安頓無家可歸的流民。”

“此事,你不曾對我提過。”

“我也是近日才知的,林管事同我說,每日布粥都剩下大量餘糧,流民災民頓減,都不知哪去了。我一路查下去,才知出自趙大娘子的手筆。”

夏昭衣看向那些紅著眼眶紛紛感謝她的人,輕輕沉了口氣,對詹寧道:“去同他們說清楚吧,那些房屋乃寧安樓趙大娘子所贈予,與我無關。”

也要去同天下人說清楚。

隻是,待她轉身離開時,身後仍是一片感激聲。

人群越龐大,便越為從眾,情緒一經感染,即可成掀天之勢。

不多時,那江邊到處都可聽聞。

謝謝阿梨將軍,謝謝夏家軍。

謝謝阿梨將軍,謝謝夏家軍。

……

隔江林裡的地窖之中,卞元豐抬起頭,聽著遙遙傳來的聲音,旁的聽不清,“阿梨”二字,如尖錐刺耳。

他握緊手裡的拳頭,撐起身子朝地窖上的小窯洞爬去。

嬌媚悅耳的女音冰冷響起:“去了便不要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