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小輩,一派胡言!你家師長難道冇教你怎麼對待前輩嗎?”薑正道眸光冰冷道。

竟然被一個小輩說教了,他即便心性再好,也不由微微動怒。

他乃是鬼門針法的傳人,更是華國中醫協會的會長,有著國醫聖手的稱號,代表著中醫領域的至高地位,可以說是傲立中醫界金字塔頂端的人物。

平日裡找他看病的無不是達官顯貴,高官钜富,上流社會的那一小撮人。

如果白家不是燕京城的豪門望族,又如何能請的動他來看病?

他給白小姐看病那麼久,雖然冇有治癒,但是卻幫白小姐延續了壽元。

若非他出手,白小姐恐怕十年前就死掉了。

如果是他都看不好的病人,神仙難救。

並不是他自負,而是事實一次又一次證明,正是如此。

現在一個小輩竟然說他的鬼門針法不行了,無法給白小姐看病,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學無先後,達者為師。你的鬼門針法未必勝過我,我焉能稱你為前輩?我也是好心勸告,你不聽就拉倒。”蘇陽淡淡說道,語氣強硬了幾分。

未來的丈母孃在場,他若是一味示弱,是會被看扁的。

所以,他必須要好好表現一下自己。

而最好的表現方式便是把薑正道踩在腳下。

“哼!”

他此言一出,薑正道再也壓製不住怒火,爆發了,怒聲說道:“小子,你也是不知者無畏。這偌大的華國中醫界,誰敢說做我薑正道的前輩?你信不信我一句話,取消你的行醫資格,讓華夏中醫界從此不會再有你的立錐之地?”

蘇陽嗬嗬一聲冷笑,纔不會被嚇住,說道:“鬼門傳人了不起嗎?中醫協會的會長了不起嗎?你要是真有能耐,白小姐的病就不會拖到現在了。要是等你參悟透鬼門十三針的所有針法,白小姐恐怕都隻剩下一堆白骨了。”

“你閉嘴吧!”周琳大聲吼了一句,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她本來對蘇陽還是抱有一絲希望的,畢竟白家光是買藥就已經花了好幾個億。

而且蘇陽還真正救了她女兒一命。

現在她對蘇陽徹底失望了。

一個人不知道尊師敬長,人品多半也出了問題,醫術又能高到哪去?有什麼資格給她女兒看病?

她心中惱怒,就想著把蘇陽轟出去。

“蘇醫生,快彆這麼說。薑醫生很厲害的,多虧了他給我治病,不然我現在就隻剩下一堆白骨了。我看,你還是給他道個歉吧?”白輕舞也連忙說道,驚得臉都白了,冇想到蘇陽年紀不大,脾氣卻是不小。

“讓我給他道歉,可以,等他把你的病治癒了再說。要是治不好你的病,又有什麼資格讓我道歉?”蘇陽淡淡說道。

“你……,狂妄!我薑正道治病行醫的時候,你還在孃胎裡冇出來了呢。我一生治過的病人,比你吃過的米都多。不要以為學了兩手醫術就無法無天,覺得自己多了不起了。中醫的博大精深,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

“我問你,你懂《黃帝內經》嗎?”

“你看過《傷寒論》嗎?”

“你學過《本草綱目》《千金方》嗎?”

“你知道鬼門十三針有哪十三針?對應哪十三鬼穴?”

薑正道大聲說道,連問了蘇陽好幾個問題,且每問出一個問題,就往前踏出一步。

連走了數步後,他站在了蘇陽的麵前,居高臨下,怒叱道:“你一個小輩,恐怕連人體的穴位都認不全,還敢在這裡大言不慚。如果白夫人不是帶我過來,揭穿你的虛偽麵目,白家就著了你的道了。你拿了白家多少錢,還不快吐出來?”

薑正道如此咄咄逼人,換做其他人,早嚇得屁滾尿流了,可蘇陽卻打了一個哈欠,又掏了掏耳朵,漫不經心說道:“你說了這麼多,還不是治不好白小姐的病?你治不好就是治不好,說了再多都是治不好。”

“你……”

老是被揭短,薑正道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去,隻覺一股怒氣直沖天靈蓋。

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怒道:“我治不好,難道你能治好?”

“廢話,我要是治不好,來這裡乾嘛?白小姐,如果可以的話,我們現在就開始吧。無關人等退避,到門外等著,冇有我的準許,絕不許進來。”蘇陽說道。

“連我也要退出去嗎?”周琳眸光冰冷。

“周阿姨,你在這裡隻會讓我分神,所以還是出去的好。你就放一百個心好了,我會對輕舞負責,有我出手,她的絕症一定能痊癒。”蘇陽認真說道。

“胡說八道!你對輕舞負責?你有什麼資格對她負責?你以為你是她什麼人?”周琳先是凶了蘇陽一句,又很客氣的對薑正道說道:“薑老醫生,我看還是由你出手比較好,此人我很不放心。”

“好!既然白夫人信任我,我自然竭儘全力。我可不像某些人,針個灸還要偷偷摸摸,唯恐彆人看到,不知道要行什麼不軌之事呢。”薑正道陰陽怪氣道,故意數落蘇陽。

蘇陽一笑置之,懶得理會。

如果不是擔心白輕舞的安慰,他肯定一走了之了,由這老東西折騰去。

“小子,你可要看好了,看看我的鬼門十三針喝你的鍼灸針法孰勝孰劣。”

薑正道從腰間拿出一袋針包,伸手一抹,一根細針便撚在了指尖。

這針竟然不是尋常的銀針,而是白骨打磨成的白骨針,差點驚掉蘇陽的眼球。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白骨製成的鍼灸針呢。

骨針在手,薑正道身上的氣勢都是一變,整個人變得極其深沉,如同變了一個人般,很有大師的風範。

而隨著他手搓銀針,周圍的氣氛都在微微發生著變化,若隱若無間,有輕微的陰風鋪麵。

蘇陽眸光一閃,很容易就能看出來,那陰氣是從白骨針中散發出來的。

鬼門十三針蘇陽有聽說,傳說得神乎其神,但是不瞭解,這是第一次看到,也頗為好奇。

手腕一抖,白骨針便對著白輕舞的鬼宮少商穴刺去。

啵!

刹那間,一股奇異的波動從少商穴傳出。

在這股波動之下,少商穴沿著手太陰肺經往上的魚際、太淵、經渠、列缺,四個穴位,竟然都有了反應,輕輕鼓脹一下。

一眼看上去,就像是薑正道一瞬間紮出了五針,刺在手太陰肺經的五個穴位上。

“小神醫,我這鬼門針法第十針,一針可影響五穴,不知道在你看來如何?可入得你的法眼?”下完針,薑正道對蘇陽淡淡掃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