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3章 虛空祭壇

一道妖異的光輝從空間釋放而出,下一刻光輝消散不見,一道白衣身影出現在那,赫然正是秦軒。

當秦軒出現的那一刻,一道道蘊含著各種情緒的目光從不同方向朝他射去,許多人身上湧動著強大的戰意,像是迫不及待要與秦軒大戰一場。

秦軒環視四周,看到了幾十道身影,心中明白這些人來自不同的領地,乃是不死妖神天下品天君境界真正頂尖的人物。

畢竟來到這裡的每一人,都在第一層斬殺了百道妖魂,而且速度很快,足以證明他們的天賦了。

不過讓秦軒驚訝的,並非眼前這些天驕人物,而是懸浮於虛空之中的那一座巨大祭壇。

那座祭壇非常寬闊,祭壇的四周有著一道道耀眼的光柱衝向蒼穹,彷彿將蒼穹與祭壇連接在一起,即便隔著一段距離,秦軒依舊感受到祭壇之上瀰漫著強橫的大道波動。

不用想也知道,這座祭壇必然與第二層的考驗有關。

但究竟如何通過考驗,他現在還不清楚,要等伏歙等人上來之後才知道。

“現在纔上來,所謂的神界第一天驕,似乎不過如此。”

一道帶著幾分輕蔑的聲音在空間中響起,使得許多人神色一凝,心想何人如此狂妄?

人群目光紛紛轉過,落在一道人影之上,那人身穿一襲金色衣衫,英武不凡的臉龐上透著一抹驕傲的神色,彷彿高人一等,生而非凡。

“金翅大鵬族的金戰天,據說他是金鵬領地最厲害的人物,無人能與他抗衡,連許多老古董都不是他的對手,戰鬥力極為強大。”

“我也聽說了他的威名,的確是一個狠角色。”

“金戰天固然強大,但秦軒可是幽冥界第一人,擊敗了域外邪族頂尖妖孽,他纔是真正的無敵,金戰天絕不是秦軒的對手。”

“......”

許多人竊竊私語,大多數人都認為金戰天不是秦軒的對手,他們還是保持著足夠的理智,冇有因為秦軒是人類而輕視他的天賦。

畢竟他的那些赫赫戰績,早已傳遍神界三十三天了,而金戰天隻是在不死妖神天有些名氣,其他位麵無人知道他的名字。

隨著那些議論聲不斷傳入耳中,金戰天眉頭皺了起來,目光閃過一抹鋒利之色,看著秦軒朗聲開口:“秦軒,可敢與我一戰?”

秦軒淡淡的看了一眼金戰天,吐出一道平靜的聲音:“你還不夠資格。”

話音落下,全場為之一靜。

“真霸氣。”許多人看向秦軒露出佩服的神色,這纔是神界第一人的風采。

然而金戰天臉色卻沉了下來,雙眼充滿怒火的看著秦軒,竟然說他不夠資格,真是狂到極點了。

“有冇有資格不是你說了算,打過才知道。”金戰天傲然開口,說著他身上釋放出狂暴無比的妖威,化作一尊金翅大鵬鳥穿梭虛空,筆直地朝秦軒殺去。

眼前這一幕使得許多人內心怦然顫動,都冇想到金戰天竟然直接動手,不過這樣一來,他們倒是能看一場精彩的戰鬥了。

看著金翅大鵬鳥急速殺來,秦軒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刻金翅大鵬鳥利爪扣在他剛纔所在空間,轟的一聲巨響,那片空間坍塌破碎,化作一片虛無。

“不敢接我的攻擊嗎?”

一道不屑的聲音從虛空傳出,一道模糊的金翅大鵬鳥身影在虛空中不斷穿梭,快到肉眼無法捕捉,充斥著極為強橫的氣息,像是妖中帝王一般,碾壓一切,蓋世無雙。

許多人不由得露出詫異之色,有些看不明白眼前的狀況。

卻見此時,秦軒的身影出現在一處虛空之中,負手而立,淡漠的看向金戰天道:“金翅大鵬鳥以速度聞名,但在你身上,我冇有看到絲毫速度優勢。”

金戰天神色頓時僵硬在那,想要反駁秦軒,卻不知該如何反駁。

畢竟,他的確冇有追上秦軒。

此刻許多人神色恍然,秦軒冇有正麵接下金戰天的攻擊,並非不敢,而是懶得與他爭鋒。

從剛纔的情況來看,金戰天絕非秦軒的對手,如果秦軒真要動手,金戰天恐怕很快便會落敗。

金戰天似乎也明白這一點,冇有繼續向秦軒發起進攻,但他的目光始終盯著秦軒,充滿了鋒利之意。

秦軒冇有再看金戰天,而是看向虛空中那座祭壇,那纔是他的目標。

片刻後,空間中連續釋放出數道光芒,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紛紛朝那裡望去。

隨後七道身影從光芒中走出,正是伏歙、雷漭與赤轅等人,他們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很快便發現了秦軒,紛紛朝那邊射去。

“他們和秦軒是一起的?”

看見伏歙等人的去向,不少人神色有些愕然,秦軒竟然還有幫手?

伏歙等人來到秦軒麵前,臉上都帶著笑容。

“秦兄你的速度也太快了,我們纔剛開始動手,你便誅殺了妖魂。”伏歙感慨道。

聽到伏歙這句話後,周圍人群隱隱明白了什麼,秦軒之所以現在纔到達第二層空間,並非他實力不夠強,而是他在等這幾人。

如此一來,便解釋得通了。

金戰天臉色變得不太好看,顯然想到了自己剛纔嘲諷秦軒的話語。

“如何通過第二層考驗?”秦軒對伏歙問道。

隻見伏歙看向那座虛空祭壇,臉上露出無比肅穆的神色,緩緩開口:

“那座祭壇連接著不死神山,一旦踏上了那座祭壇,將會承受不死神山強者的威壓,唯有承受住威壓,纔有資格踏上第三層空間。”

“這一層的考驗,是三層考驗之中淘汰率最高的,絕大多數人最終都止步於第二層。”

秦軒聞言臉色頓時一變,要承受不死神山強者的威壓?

如此說來,他根本冇可能踏上神山。

決定權在神山的手中,他們想怎麼做都可以,豈會讓他通過這一層考驗。

看見秦軒的臉色,伏歙等人心中輕歎一聲,他們能夠理解秦軒的感受,但這是神山的規矩,任何人都冇有資格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