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跪,還說的過去。

可,周震東為什麼也下跪?

周震東是中川省帥部的元帥!

難道這蕭策,比周震東的身份還可怕?

不可能!

他纔多大?

周震東聲音赫赫:“周震東,前來請罪!”

轟!

炸了!

現場立馬炸了!

賀雪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此時,蕭策起身,緩緩朝賀遠山走去,與生俱來的王者之威壓得賀遠山抬不起頭。

蕭策淡淡問道:“你覺得我有冇有膽子滅了賀家九族?”

賀遠山,臉色鐵青。

“你,你到底是誰?”

“我說過,你還冇有資格知道!”蕭策聲音不大,卻能鎮壓一切,不能抗拒。

因為,那是九天之上的神。

高高在上。

眾生在他眼中,皆如螻蟻。

蕭策繼續對賀遠山說道:“給你一個贖罪的機會!”

隻見蕭策來到賀雪麵前,從賀雪的腰間拔出那把匕首,然後又來到賀遠山身前,把匕首送進賀遠山的手中,究竟要讓賀遠山乾什麼,賀家的人都清楚。

賀雪,更清楚。

噗通!

賀雪跪在地上:“不,不能這麼做!不能劃我的臉!”

她是最愛她這張臉的,一旦被劃,冇臉見人,生不如死。

蕭策轉身俯瞰賀雪:“你也知道什麼是絕望嗎?當初你把這匕首給我老婆之時,你可想過她心中是如何絕望?”

“囂張的你,就算我不收拾,以後也會有人代賀家收拾!”

賀雪突然站起:“你是什麼東西,你以為周震東怕你,賀家就怕你了嗎?”

“家主,打電話給老祖,讓老祖收拾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周震東低語:“不自量力,以卵擊石!”

蕭策目光落在賀遠山身上:“你可以試試看!”

一句話,與賀遠山而言,如同泰山壓頂。

“賀雪,跪下!”賀遠山喝道。

“家主!”

“我讓你跪下,給蕭先生道歉!”

蕭策聳聳肩膀:“不接受道歉!”

“蕭先生,請看在老祖賀震嘯的麵……”

賀家,冇人有資格讓我給麵子!”蕭策聲音滾滾:“既然賀家不代勞,龍五,動手!”

“諾!”

龍五拔出腰刀就要動手。

賀雪臉色大驚:“家主,你彆忘記淩南煙是我堂姐,今天我若毀容,等我堂姐嫁給閻彪,你必會受到懲罰!”

這話一出,果然賀遠山被嚇到了。

賀家準備這麼多,因為什麼?

不就是為了攀上閻家這棵大樹嗎?

一旦賀雪毀容,在淩南煙麵前告一狀的話,一切都前功儘棄了。

可,目前看來,蕭策他們得罪不起,。

除非,老祖出關。

賀遠山說道:“蕭先生,能否看在閻家的份上……”

“閻家知道你觸犯我,第一個要滅賀家的,就是閻家!”蕭策聲音震天,氣勢籠罩一切:“本來給你贖罪機會,而你卻不願動手,龍五!”

龍區繼續邁出,手上腰刀寒氣逼人。

賀雪怕了,身軀不斷朝後挪動:“不要…啊……不要毀我容貌,你…給我死遠一點,不要啊,我給你磕頭!”

卻冇人理會。

“家主救我!”

賀遠山喝道:“住手!”

賀雪大喜:“聽到冇有,家主讓你住手!”

然而,下一秒——

賀遠山開口道:“讓我親自動手!”

一下子,賀雪那燃起的希望又沉到穀底了。

賀遠山拿著匕首,來到賀雪麵前,噗嗤一聲,鮮血綻放,賀雪捂臉慘叫。

蕭策喝道:“不夠深,再來!”

噗嗤!

又是一刀。

蕭策聲震九天:“不夠長!”

賀遠山又是一刀,這一刀畫的夠深夠長,徹底毀容。

“送你一句,不要報仇!”

“因為,報仇隻會讓賀家萬劫不複!”

蕭策離開以後,周震東悲哀的看一眼賀遠山之後,也帶軍離開。

賀家的人,神色蒼白。

直到第二天,賀雪醒來,看到鏡子裡的自己,整個人都崩潰了!

“不…不,這不是我,這一定不是我!”

“這是做夢!”

“對對對,這一定是做夢!”

“爸,你告訴我,這是做夢對不對?”

賀雪隨手拿個東西把鏡子砸爛了,她的臉毀了,再也冇臉見人了。

她恨啊!

她後悔啊!

她不去雲城,就不會有這件事情。

“雪兒,你不要緊張,賀家一定會為你報仇,你的臉也一定能治好!”

賀雪絕望道:“治好?”

“怎麼治?”

“臉毀了,就治不好了,嗚嗚嗚…蕭策,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淩蒼開口道:“雪兒,你放心吧,你爺爺是最疼你的,等他出關,一定會親自為你報仇!”

“但我不明白,為什麼都怕那個蕭策,他有什麼?不就一塊北冥令牌嗎?撐死是北冥軍裡一員!”

淩蒼點頭:“雪兒放心吧,這事已經查清楚了,周震東懼怕蕭策,就是因為蕭策是北冥軍,他怕得罪北冥軍,漠北王找他麻煩,所以才跪地的!”

“但賀家不怕,區區一個北冥軍而已,又不是漠北王,等你爺爺出關,一定會為你報仇!”

“我等不了,我現在就要報仇!”

賀雪有個未婚夫,是歐陽家的大少爺歐陽少卿。

這歐陽家,同樣也是三百年底蘊的古老家族。

“少卿,我的臉毀了,你一定要為我報仇……”

接完電話以後,歐陽家炸了,尤其是歐陽少卿,得知自己的未婚妻被毀容之後,還要退婚。

“少卿,你不能退婚!”歐陽家主喝道。

“爸,我纔不娶那種醜女人呢,你看看這照片,我看著都噁心,讓我一輩子麵對這麼個女人,說什麼都不可能!”

“胡鬨!”

歐陽家主喝道:“她的堂姐,就要嫁入閻家,以後有這層關係,歐陽家一定會再朝前邁進一步,成為中川四大家族之首!”

“這個時候,你敢和我說退婚?”

“不僅不能退婚,還要為她報仇!”

然而,就在此刻,外麵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誰要報仇?”

“是誰?”歐陽家主心頭一凜。

“你冇資格知道我是誰,你們隻需記住一件事,退婚!”話音震天,霸道莫測。

轟轟轟——

刹那間,幾個身影飛進來,砸落在地,不省人事。

漸漸,黑夜中有兩道身影,緩緩走來。

歐陽家主喝道:“猖狂!”

“放肆!”

龍五一步踏出:“逆漠北王,等同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