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侯一下子便看破蕭策的心思,眸中也泛起了陣陣的精芒。

“蕭帥,您當真是有天大的胸懷啊!”

“不過,這一次要麵對上的可是脫脫,那位西斯丞相,要是一個不慎的話,那後果將無法想象啊。”

紫衣侯雖然欽佩蕭策,但還是很認真的勸說著。

要知道,那位西斯丞相脫脫可是有不凡的手段,不是一般人能夠小覷的了的。

而且,其還在西斯大軍之中,隨時都能夠調遣來大批的軍馬,足以保證脫脫一方在人數上占儘優勢,蕭策一旦親自前去,很可能會出天大的危險。

蕭策可是他們這一方的主帥,要是出了丁點的問題,那不是在開玩笑嗎?

紫衣侯很嚴肅的看著蕭策,似是想要打消蕭策的念頭。

可是蕭策聞言,也隻是微微一笑,並不在意的說道:“我知道你在擔心些什麼,但不需要,那西斯丞相的確是有不小的本事,但我也想要用一些手段才行,各位,希望你們能夠恪守本職,千萬不要出任何的問題,而我這邊我自有辦法。”

蕭策此次前去,自然不是無的放矢的。

紫衣侯與齊子良等人對視了一眼,都明白對方有些驚愕了,旋即便連連搖頭了起來。

“各位,準備準備,立馬出手吧。”

蕭策冇有在此事上與眾人過多的糾結,揮揮手示意眾人離開。

紫衣侯齊子良離開了,麵龐上儘是擔憂之色。

“該死啊,這位脫脫親自出馬,龍副帥與燕山衛肯定有不小的麻煩,冇有蕭帥出手很難擋住,更不要說是解決這次的問題了。”

“要是這麼一來,蕭帥也有極大的危險啊,那對於我們這一方有極大的不利!”

他們的臉色愈發沉重了起來。

本來他們還想勸說蕭策帶上血屠,可後者卻是拒絕了,甚至直言這一次他隻需要一個人前去便可,也是二人連連勸說,蕭策才答應帶上仇薔薇。

比起血屠,顯然仇薔薇更值得信任,要知道這女人可是與蕭皇殿有不淺的關係啊。

蕭皇殿是蕭策最後的底牌,也是蕭策最最信任的一方勢力了,而能與蕭皇殿有極其之深的關係,仇薔薇自然也獲得了蕭策的信任。

在得知這些事情後,仇薔薇也是非常激動,她此前一直以為自己是被排擠在覈心權力之外的,可現在看來,她完全是低估了蕭策啊。

“隻要蕭帥願意,我願意為蕭帥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仇薔薇很恭敬且很激動的說著。

蕭策倒是被弄懵了,在聽完一番解釋後,他也是苦笑連連起來,無奈的擺擺手,說道:“仇阿姨,你彆想的太多了,你我本就是一脈相傳,雖然我是蕭家,你是楚家之人,可是蕭楚二家的關係也不是輕易能分清楚的,所以說,我們都可以算是一家人了,冇有必要在意這些。”

說完這些,他的麵色嚴肅了起來。

“仇阿姨,你應該知道我這次喊你過來的目的了吧?”

仇薔薇聽著,微微頷首,說道:“應該是為瞭解救龍副帥吧。”

這是正常思維得出的結果。

但蕭策先是點點頭,旋即搖搖頭,倒是將仇薔薇給弄懵了。

難道說,不是為了此事?

“我這一次的目的,是要徹底的剷除掉脫脫,這是一個勁敵,一旦留下那對於我們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蕭策的麵色格外嚴肅。

他此前看似是不在意,實則一直在謀劃著些什麼,想要徹底的剷除掉脫脫這麼一個厲害的人物。

西斯大軍本就難以對付,如果再多出脫脫這種能人奇人,那棘手係數就不斷上升了。

蕭策雖然妖孽,可他不會大意,當即說道:“按照正常思維來說,我肯定會解救龍五等人,甚至是派出強者襲殺脫脫,但他肯定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我得另外想個辦法才行。”

蕭策說著,目光便落在了仇薔薇的身上。

後者先是一怔,旋即反應過來。

“蕭帥,您是想讓我出手,斬掉那脫脫?”

“算是吧,但不是按照正常計劃走,那脫脫肯定是早有防備。”

“雖然說,脫脫身邊冇有半步天武級彆的強者,但肯定有彆的手段,所以我們得小心為上,儘最大的可能剷除掉這個脫脫,以防後患。”

蕭策敲擊著桌麵,良久後才悠悠的說道:“仇阿姨,我有一個主意,但風險極大,不知道你敢不敢。”

仇薔薇一聽,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蕭帥,您儘管吩咐吧,我仇薔薇早就不懼怕死亡了,所以,即便是屍山血海,我仇薔薇照樣敢闖蕩!”

此話一出,儘顯這位巾幗英雄的非凡氣概。

蕭策同樣哈哈大笑了一聲,目閃精光,果斷的說道:“我需要你走一遭,為我剷除掉脫脫的幾個大將!”

“脫脫難以對付,但是他手底下的大將就不一定了。”

“等這些大將一死,即便脫脫再厲害,他也終究冇有任何的良將可以用!”

“而且,這一次我來的目的,不隻是解救龍五他們,更是為了直搗黃龍,看是否有辦法解決掉對方!”

蕭策冇有任何多餘的念頭,當即便是行動了起來。

此刻,西斯軍中。

脫脫環顧四週一圈,最終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幾道身影上。

“人了?我明明下過命令,所有人集結起來,為何隻來了你們幾個?”

幾個大將互看了一眼,都是有些無奈,其中一人開口說道:“太師,那些人都是出身於貴族,向來冇有追隨過您,根本不懂得您的厲害,他們一心聽從自家勢力的話,不願意集結。”

聞言,脫脫勃然震怒。

“這群傢夥,都到了這生死攸關的時候了,居然還想著這有的冇的,真是可笑至極啊!”

他是真的怒了,這西斯大軍齊出,就連當今皇帝也親自出征了,結果這些貴族依舊是不服氣,還妄圖耍上一點小心思。

“給我們召集過來,立刻,馬上!”

脫脫怒吼一聲,一眾將領不明所以的問道:“太師,這些人不來就不來吧,隻要您冇事不就好了,那蕭策的目標肯定是您啊。”

然而,脫脫很快搖頭,說道:“你們不懂,蕭策這個傢夥智商極高,精通兵法一道,他肯定是想的極其周全,我們的小心思是瞞不過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