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儼然已經準備好了戰鬥。

而另外一邊,葉雨欣龍五以及脫脫被打的節節敗退,他們之前的確是堅持了好一會,可麵對具備天武級彆戰力的西斯皇帝,他們依舊不是對手,如今這麼一戰,三個人都是傷痕累累。

這足以觸目驚心了。

哪怕是那些西斯紀家的人也直接看呆了。

“這些人怎麼會這麼拚的,他們都不怕死嗎、”

西斯紀家的指揮使顫聲的說道。

他實在是不敢想象,一個女人居然能夠戰鬥到此等境地,甚至是將自身的身家性命棄之不顧了。

而且還有那龍五,還有那脫脫。

一個是大越朝方麵的義軍最高級的副帥,一個是西斯國的宰相及太師,都是位高權重的人,哪怕不戰鬥也能享受無儘的榮華富貴。

可是他們為什麼要戰鬥到此等地步。

而更讓他在意的是,那些實力不濟,極其孱弱的將士們,居然也能夠戰鬥到了此刻,實在是令人無法想象啊。

西斯紀家指揮使的手指頭不住的發顫了起來,在自己的膝蓋上不住的敲擊著。

他想要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想要明白,這些人為什麼能夠堅持到這一步!

而他的答案終究是得不到的了,因為蕭策龍五等人都不會給予他任何的答案。

對於他們來說,任何的空話都是無用之功,唯有用戰鬥才能夠表明一切。

實際行動大於一切!

西斯皇帝卻是不然,他掃了一眼下方那損失慘重,剩下不過兩三成的諸多將士,又看了看遍體鱗傷的葉雨欣三人,不禁嗤笑了一聲。

“還真的是一群十足的蠢貨啊,我都說過了,你們不是孤的對手,不如早早投降,孤可許諾你們無儘的榮華富貴。”

他頓了頓,又瞥了一眼脫脫,冷聲說道:“當然,叛徒除外。”

然而,他這個話並冇有嚇退脫脫。

“我不在乎什麼榮華富貴,因為我從始至終都冇有想過要什麼榮華富貴,我要的是這個天下太平!”

“我也冇有蕭策那麼宏大的願景,他想要天下大治,而我隻是單純的希望天下太平罷了!”

他的聲音顯得是那麼的鏗鏘有力。

但是這一刻,脫脫渾身的傷勢因為情緒暴動所以再度裂開了幾分,看的龍五葉雨欣也頗為擔心。

“脫脫太師,不如我替你治療一下吧!”

方纔,戰鬥的最狠的不是葉雨欣和龍五,他們謹遵蕭策的命令,都是儘可能的抵擋西斯皇帝。

而脫脫則是衝著要去斬殺西斯皇帝而去,所以雙方的傷勢雖然都很重,可也是天壤之彆了。

“不用!”

脫脫很倔強的迴應了這麼一句。

一旁的龍五頓時厲聲說道:“不行,如果你想要為你的太平盛世而戰,那就乖乖退下,讓我嫂子為你治療,你這個傷勢一旦持續下去了的話,必死無疑!”

他雖然不善於醫道,並非醫者,但跟在蕭策身後那麼多年,便是蠢貨也能夠練就出一副火眼金睛,何況龍五的資質極高,哪怕冇有讀過任何的醫書,也能看出此刻的脫脫傷勢極重,若是不及時的搶救,隻怕後患無窮啊。

聽著這話,脫脫頓時沉默了好一會,半天後才緩緩的點頭說道:“好。”

他之所以答應療傷,完全是被龍五那一句,為了你的太平盛世你也得好好活下去而觸動到了。

是啊,這個世界上冇有人是絕對不怕死的,哪怕是那些真正凶狠的,將自身性命置於不顧處境的人,他們也並非是真正的不怕死。

脫脫還想要看看太平盛世的壯景,自然是不甘心就這麼死去。

“所以,你得好好療傷,嫂子,拜托你了!”

龍五格外認真的說道。

葉雨欣冇有做聲,隻是點點頭卻表明瞭她的決心,她一定會治好脫脫的,因為這個男人是她的丈夫所認可的。

是她丈夫的朋友,兄弟,哪怕隻是暫時的!

脫脫則是麵色微微一變,驚愕的看著龍五,說道:“你是打算孤身一人繼續戰鬥下去嗎?”

他有些遲疑了,難不成龍五打算一個人繼續戰西斯皇帝?

“不然呢?”

龍五冇有任何多言,直接是這麼一句反問。

是啊,不然了?

他是蕭策的副手,這一輩子都是為蕭策而戰,此刻,蕭策在緊要的關頭,那麼龍五也冇有什麼其他好的選擇了,他唯有儘力一戰,為自己的老大拖延足夠的時間。

脫脫一陣的動容,甚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他的確是被觸動到了,這個世上,當真還有龍五這樣的人嗎?

為了一個人,為了一個信念,甚至可以不理會自己的性命?

龍五看出脫脫的念頭,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脫脫太師,你不明白,我與我家老大這些年來究竟遇到了些什麼事情。”

“放心,隻要我老大還冇有出關,我龍五必定不會讓這廝踏前一步!”

言罷,龍五渾身的氣息再度爆發了起來。

轟轟轟!

陣陣驚人的轟鳴之聲響徹而起,龍五直接一步踏出。

殺!

戰!

他冇有任何的遲疑,眨眼之間爆發出來的力量可謂是驚人至極,瞬間便是逼迫到了對方的跟前。

西斯皇帝感受到了來自於龍五的殺意戰意,頓時怒吼了一聲:“你這是在找死!”

他尤為的憤怒,然後又是一步踏出了。

砰!

這輕描淡寫的一步,卻是蘊含了西斯皇帝無儘的怒火,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可謂是恐怖如斯。

轟!

這一拳下去,絕對能夠要了一位尋常真武強者的性命。

但龍五又不是尋常之人,他麵對這一拳冇有任何的懼色,反倒是戰意沸騰。

“好,好,好!就這麼來!”

他肆意狂笑著,然後迎著這一拳同時也是一槍刺出。

殺!

掠!

轟!

短短幾個字,卻是讓無數人心頭一顫一熱,彷彿被龍五的滔天戰意給感染到了。

“難怪了,無論是蕭策還是龍五,能夠強大到如今這個地步,都不單單是因為他們身懷強大的血脈有多高的天分,而是因為他們不懼死亡,擁有無比強大的信念。”

“他們是可以為自己的執念為自己的願景殊死一戰的!”

脫脫是真的動容了。

他當真是冇有見識到過這樣的人,實在是折服了他。

而龍五同時一槍刺出,心中則是呐喊——

“殺!”

“為老大,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