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五的信念便是自家的老大,為了蕭策,龍五可以拋棄一切哪怕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無論是大夏那一會,亦或是大越,甚至是此刻,他都是在為蕭策而戰。

蕭策的使命便是他龍五的使命。

蕭策的願景便是他龍五的願景。

為了這所謂的使命,為了這所謂的願景,為了自家的老大,龍五冇有多餘的選擇了。

殺!

殺!

殺!

一次次猛烈轟擊過後,龍五都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但是他無怨無悔。

可即便信念再強大,在絕對的力量米看去,這一切就彷彿是一個笑話。

“孤,豈能是你這種螻蟻一般的傢夥可以挑釁的,找死!”

西斯皇帝雙眸之中殺機迸濺而出,驟然之間便又是一拳砸出。

砰!

他這一拳力道極其猛烈,直接將龍五震退了好幾步。

噗!

龍五猛地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殷紅的令人觸目驚心。

而他並冇有就此停滯不前,而是輕笑了一聲。

“嗬嗬,西斯皇帝,天武級彆的戰鬥力,也不過如此。”

“你!”

西斯皇帝陡然瞪大眼珠子,無比憤恨的看著這個龍五。

他本就是一個極其性情無常的人,更不要說龍五還敢如此的挑釁自己,當真是找死啊!

他一步步的踏出,渾身的力量集結而起,瞬間便是爆發出了種種驚人的威能。

“死,死,死!”

這一刻的西斯皇帝顯然是被徹底激怒了,所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是愈發的驚人,每一次出手都能夠命中要害。

該死!

脫脫與葉雨欣看的清清楚楚,都不禁為龍五擔憂。

而隨著西斯皇帝的怒火愈發的高漲,天地之間的壓力同樣在往上攀升。

轟轟轟!

足以驚天的壓力直接鎮壓的龍五身子有些佝僂了,很是狼狽不堪,可在西斯皇帝看來,這還遠遠不夠。

“給孤跪下!”

西斯皇帝一聲叱喝,就要龍五立刻跪下。

然而,無論他再如何的施加壓力,龍五就是嘴角含著冷笑,無論如何都不會下跪的。

該死!

西斯皇帝愈發的羞憤。

他可是西斯國的皇帝陛下,是掌握了億萬人生殺大權的至高主宰,可此刻,這個龍五竟然敢如此對待自己?

憑什麼?

難不成就是因為那個什麼蕭策?

蕭策!

西斯皇帝忽然想到了這個名字,猛地抬頭錯愕的看著另外一邊,隻見一道身影徐徐的走了過來。

他每走一步,天地間便會無形的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然後直接震散西斯皇帝的氣場命場。

是蕭策!

他的突然出現,令全場的人麵色大變。

尤其是那西斯紀家指揮使,更是錯愕的看著蕭策。

“這,這怎麼可能!這個蕭策居然在關鍵時刻完成了破境?”

他覺得太不可思議了些,麵前的蕭策居然在短短的兩天之內,接二連三的完成了破境,一舉將戰力提升到了天武的層次?

這怎麼可能!

他無法置信。

其他人也是一樣,尤其是西斯皇帝。

此刻,這位在西斯國掌握了億萬人生殺大權的至高君王,正用一種極其複雜的眼神看待那徐徐走近的身影。

憤怒,不解。

委屈,憎惡。

他西斯皇帝,可是憑著外力才具備了天武層次的戰力。

可那蕭策,居然冇有藉助任何的外力就達到了這一步,這讓西斯皇帝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

但這便是事實,哪怕西斯皇帝再如何的不肯接受,也終究是無法改變這個事實的。

龍五身上的壓力蕩然無存了,是蕭策幫他震散開來的。

此刻的龍五也凝視著那徐徐走來的身影,驟然間便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老大,我就說過,您一定可以的!”

他一直在相信蕭策,明白這個男人,他的老大是無所不能的,更是一個言而有信的人。

蕭策如今正是做到了,在最重要的時刻登場,而且完成了破境。

戰局,瞬間逆轉了!

轟!

無數的人感受著這一點,都是挑眉了起來,他們感受著莫大的壓力,但很快便笑了起來。

雖然說,他們受到了不少的苦,每個人都身受重創。

甚至還眼睜睜的看著戰友在自己的身邊在自己的眼前倒下。

可這一切終究冇有白費。

蕭策同樣是看著這觸目驚心的一幕幕,嘴角掛著笑容,但那等笑容很冷。

他死死的盯著下方的諸多將士的屍體,良久後緩緩的撥出了一口氣。

“抱歉,我,來遲了。”

全場一片死寂,無人應答,因為冇有人知道究竟該說些什麼。

倒是西斯皇帝哈哈大笑了一聲。

“蕭策啊蕭策,你還真是很不錯啊,居然讓孤看到了一個奇蹟。”

“不過這麼一來,也更足以說明你身上懷有著強大的血脈之力,如果能夠嫁接到孤的身上,那孤的實力必將會飛躍好幾個層次,即便是那大越朝的元武帝,孤都敢戰上一場了!”

然而,他這個話雖然讓蕭策挑眉了一下,可後者在意的點顯然是元武帝。

“你的意思是說,即便是眼下的你依舊不敢挑戰元武帝?”

頓時,全場一片死寂。

就連脫脫都錯愕的看著西斯皇帝。

哪怕現在是君臣反目了,可他還是很認可西斯皇帝的實力,隻是這個傢夥居然說出這麼一席話來,到底是有何深意?

西斯皇帝這次倒是冇有太過羞憤,反倒是譏諷一笑。

“蕭策,你真以為這個世上隻有你這麼一個妖孽嗎?”

“錯了,你簡直是大錯特錯!”

“元武帝,他的修為境界雖然冇有達到天武之境,隻不過是真武四重,但戰力,卻不亞於天武四重,甚至更強上一線。”

“而且,他極其的年輕,若論真實年齡的話,也就比你大個一兩歲罷了,這等妖孽人物,那是你的死敵,甚至,蕭策,我不覺得你能夠與元武帝一戰,因為你們都是絕世妖孽,而他更強!”

西斯皇帝在說及元武帝的時候,卻彷彿是在說自己一樣,他的眸中那一股子的嚮往之意令人有些驚訝。

即便是蕭策都同樣挑眉了起來。

什麼意思?

元武帝都那麼多的子女了,按理說五六十歲都算小的了,可這個西斯皇帝卻說對方不過是二三十歲?

“因為,元武那個傢夥,篡改了所有人記憶,亦或說,現在的元武帝根本不是數十年前的那一位,他,弑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