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隨著西斯皇帝這一席話說出,全場一片死寂。

哪怕是蕭策都被震驚到了,他怎麼都冇有想到事情會是如此?

原來,真正的元武帝早在許多年前就死了?

“他為什麼會弑父?”

蕭策想不明白。

而西斯皇帝嗤笑一聲,不屑的說道:“還不是那個老越皇一心想要匡扶蕭皇室,一直在等待蕭皇後人,若非如此,也不可能被現如今那個元武帝所殺。”

“哦,應該說,那是越人王吧!”

越人王?

這是什麼鬼?

敢自稱人王的,唯有古老時代的曆代蕭皇,這個假的元武帝居然也自稱人王?

“因為他的野心很大,他一心想要讓越家統治天下,成為蕭皇朝之後又一個大一統的皇朝帝國,所以他弑父了,甚至千方百計的想要阻撓你們這些蕭家後人,更是要將你們這些蕭家後人徹底的埋葬在曆史長河之中。”

西斯皇帝的心情肯定不太好,因為在提及元武帝的野心的時候,他便會感受到了某種極致的絕望,哪怕是性情無常,心狠手辣的他也倍覺壓力。

蕭策則是開始思索了起來,他需要找出一個真相。

可是現在卻是得知,原來曆代越皇都是效力於蕭皇朝,忠誠於蕭皇室的。

直到這個越人王的突然出現!

“難怪了,我就說,那元武帝怎麼可能會性情大變,突然由一個仁君變成了一個性情不定的傢夥!”

西斯紀家的指揮使也是驚訝不已,但仔細一想卻是明白了過來。

是的,蕭策等人或許不知,但他這個西斯紀家的人卻是掌握了不少的資訊,例如元武帝年輕的時候可謂是仁君,可就是在十年前突然性子大變,殘暴不仁,甚至是頒佈了殺蕭令。

“不對。”

“應該是二十年前,就開始有所行動了,但這似乎又與西斯皇帝的話對不上啊。”

蕭策也想到了這些,可仔細想來,終究還是有不少的問題。

西斯皇帝瞥了他一眼,便果斷的說道:“好了,彆說這些了,蕭策,你的一身寶血必將歸於孤,所以不要想著玩命抵抗,乖乖的將一身的血脈之力交出來吧!”

他的聲調顯得是那麼的冰冷,彷彿要定了蕭策的性命與血脈之力。

可蕭策對此隻是輕笑了一聲,他雖然想不明白那大越皇室在十年前亦或是在二十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許那元武帝的確是一個很難纏的對手。

可是就憑區區一個西斯皇帝也妄圖染指自己的血脈之力?

真是可笑!

癡心妄想!

他猛地一步踏出,渾身的力量氣勢都被調動了起來,繚繞在了巨闕之上,很快便爆發出了種種驚人的威能。

轟轟轟!

每一次爆發出來的力量都格外的驚人,就眼下看來,蕭策完成了這一步晉升後,其戰鬥力直接攀升而起。

殺!

戰!

他冇有任何的遲疑了,猛地便是一步踏出,爆裂之聲節節響徹而起,迴盪在了這天地之間。

蕭策不帶絲毫遲疑,直接朝著西斯皇帝殺伐而去。

“想要與孤一戰,還妄圖斬殺掉孤?蕭策,即便你完成了晉升,獲得了天武級彆的戰力,終究還是不配啊!”

這個西斯皇帝冷笑不已,眸中的殘忍之色愈發的濃鬱了,直接便朝著蕭策廝殺了過來。

砰砰砰!

雙方很快便轟擊在了一處,每一次對陣都能夠爆發出驚人的氣浪。

殺,殺,殺!

殺戮不休!

戰鬥不止!

而隨著這一場場的戰鬥進行下去後,蕭策很快便與敵人徹徹底底的廝殺在了一塊。

砰!

蕭策很快被一拳震開了數米的距離,是那西斯皇帝的身法太過驚人,哪怕是此刻的蕭策一個不慎就被震退出了許多的距離。

該死!

龍五緊緊握拳,若非蕭策不允,他都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與蕭策並肩作戰,戰那個西斯皇帝。

可惜,他的實力雖然不錯,可對上西斯皇帝還是不夠的。

如果他亦或是其他人一旦參戰的話,非但不會給蕭策任何的助力,反倒是會妨礙蕭策的戰鬥。

“蕭策,你不是孤的對手,還是趁早投降吧!”

西斯皇帝不斷的攻擊,將蕭策逼的步步倒退。

而蕭策也是深吸了一口氣,死死盯著麵前之人,整個大腦開始不斷的運轉了起來。

他似乎是在尋找什麼合適的解決之法,可惜西斯皇帝的實力的確很強大,哪怕是憑著外力,可隻要蕭策找不出針對那外力的解決之道便無法破局。

“這個傢夥身上到底是隱藏著什麼樣的強大的聖遺物,居然能夠強大到這種地步,而且這個西斯皇帝能夠如此的持久,隻怕他與那聖遺物的融合程度極高。”

蕭策深吸了一口氣,他愈發的意識到事情不太妙了,但也無計可施,唯有盯著麵前的西斯皇帝,儘可能的找出對方的弱點,隻要能夠解決掉西斯皇帝身上的聖遺物,也就是那一股外力,以蕭策的實力便足以解決掉西斯皇帝了。

可是西斯皇帝也不是蠢貨,他將自身隱藏的極好,尤其是那個外力的來源更是被他隱藏的結結實實的,哪怕蕭策再如何的觀察都始終看不出什麼端倪來。

“該死!”

即便是蕭策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看的出,這個西斯皇帝看似大條,實則粗中有細,隻是將外表偽裝成了一個很肆意很狂放的人,實則很是細膩很是謹慎。

“麵對這種傢夥是最可怕的,這個傢夥使用那種東西肯定是有什麼壞處的,但是我根本不清楚他能堅持到什麼時候這纔是最要命的。”

蕭策緊緊咬住了牙關,承受著西斯皇帝一次又一次的攻擊。

下方,無數的人都看呆了。

“指揮,您覺得誰能贏?”

有西斯紀家的人問道。

西斯紀家的指揮使觀察了場中許久,方纔說道:“是西斯皇帝,他對天武級彆力量的運用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境地,而蕭策不過是個剛剛將戰力提升到了天武層次的傢夥,雖說很驚人,但絕非是西斯皇帝的對手。”

一想到這裡,這位西斯紀家的指揮使也不住的咬牙切齒了起來。

這可以說是一個要命的事情,一旦蕭策當真將戰力不斷的提升了上去,那對於己方不是什麼好事情。

而西斯皇帝一旦贏下這一戰,對於他也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他需要站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