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穆尼耶老祖的整個身形跌落而下,下方穆尼耶家族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他們是真被驚到了。

麵前的這些人,可謂實力不弱了,但麵對穆尼耶老祖的時候依舊有無儘的壓力,那是他們無法抗衡的壓力。

而現在了,如此強大的老祖居然被輕易的擊敗,而且做到這一切的還是一個年輕人,尤其是一個他們從未正眼去打量一眼的年輕人!

這,絕無可能!

他們愈發的緊緊握拳了下意識的就是不願去相信麵前所看到的這一幕幕。

可事實擺在眼前啊!

不!

他們還有機會,那就是他們穆尼耶家族的最強者,那位順位第一的老祖宗!

有人反應了過來,第一時間便去尋找那位老祖了,匆忙之間便有人迴應了一聲。

“你們是想要做些什麼?”

山洞之中,第一老祖沉聲問道。

不見其人,隻聞其聲。

這便是整個穆尼耶家族的第一強者,一位修為戰力通天的人物!

其實很少有人敢來此地,哪怕是祖地之人,這位第一老祖的血脈傳人也不願來此,隻因為這位第一老祖早些年是出了名的凶神惡煞,甚至殘暴不仁到了極致,不知道多少族人死於其手中。

甚至,就算是老祖一輩的,也有一兩個人死於這位第一老祖的手中!

“還真是可怕啊!”

有人感受著這位第一老祖瀰漫而出的驚天氣勢,下意識的便倒嚥下口水,他們是無論如何都不想來的,卻毫無辦法,如果再不來的話,隻怕那蕭策當真可以拆掉整個穆尼耶家族。

很快便有人將事情從頭到尾說道了一遍。

山洞之中一片死寂,半天後纔有一道聲音緩緩的傳了出來。

“一群廢物,連一個不過三十歲左右的青年都解決不掉也敢自稱老祖,家族高層?”

“看來,我是太久冇有出世了,這穆尼耶家族之中居然多出了你們這些無能之輩!”

這一道道的聲音傳出,令人猛地打起了寒顫,比起麵對蕭策的時候,他們現在的恐懼反倒是最大的,因為這位第一老祖可不管什麼親情什麼血脈的。

隻要不將整個家族滅個徹底,那麼這位第一老祖便不會太在意,反正隨意廝殺便是了。

這就是黃金家族之一,能在西斯國這等殺戮國度登頂的強大家族,一身的實力可謂是強大到了極致!

“老祖,這個蕭策的確不簡單,第二老祖可是半步天武第四層的修為戰力,可在那蕭策麵前依舊不值一提,隻怕這個傢夥……”

一名家族高層顫聲說著,但說到這裡卻再也說不出口了,倒不是說他不敢說下去,而是山洞裡頭有了一些彆的動靜。

鏘鏘鏘!

一陣陣鏗鏘有力的腳步聲徐徐響徹天地之間,迴盪在每一個人的耳畔。

所有的人都猛地抬頭看去,隻見一個滿頭銀髮的男人徐徐的走了出來,那神情頗為的狂傲不遜,就彷彿放眼天下唯他獨尊一般。

這便是穆尼耶家族那位暴君,統治了穆尼耶家族上百年,又在幕後震懾四方的強大存在——

第一老祖!

“哈哈!有些意思啊,這個蕭策還真是有些意思啊,本座很久冇有遇到過如此有意思的人了,真是讓我在意啊!”

這個傢夥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彷彿對這什麼事情極其的感興趣。

而諸多的家族高層隻是靜靜的聽著,隨著這位走了出來,他們都深深的明白了,這位老祖對蕭策起了極大的興趣,隻怕這個蕭策是要倒大黴了。

“嗬嗬,誰讓這個蕭策如此的狂傲放肆,這一次就讓他吃一個大癟,讓他明白,我們穆尼耶家族可不是格尼爾家族那麼好拿捏的,敢來我們這裡鬨事,那就得做好將性命交出來的準備!哈哈哈!”

這些人嘴上不說話,可心中卻是樂嗬嗬到了極點。

第一老祖懶得理會這些人,直接沖天而去,心中暗暗尋思著:“這個蕭策年紀輕輕能如此厲害,肯定是一身血脈之力的緣故,相傳,蕭皇血脈可是古老時代,淩駕於諸神血脈之上的至強血脈,無比的強悍,我若是能夠融合一二的話,那實力必將倍增許多倍!”

他心中暗暗的想著。

同時,前院。

第二老祖咳血不止,他渾身的氣息在瞬間愈發的萎靡了,但依舊冇有死去,畢竟這是一尊踏入了半步天武第四層,無限接近天武層次的強大存在,哪怕不敵蕭策,可也並非這麼容易被擊殺掉的。

其他的族人也不敢上前,除了白蛇。

他徑直來到了第二老祖的跟前,仔仔細細的檢視了一番後不由蹙眉。

“白蛇,怎麼樣了?”

有人問道。

就在一日之前,白蛇正式踏入了醫道大宗師的層次,驚動了無數的人,那手段自然不凡了。

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下,白蛇緩緩說道:“老祖怕是要不行了。”

什麼!

眾人麵龐上的驚喜之色瞬間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不信任之色。

“白蛇,你是不是診斷錯誤了,老祖是金剛不壞之身,怎麼可能會不行呢?”

有人提出了這麼一個質疑。

對此,白蛇隻是靜靜的瞥了一眼那開口之人,說道:“你是醫者,還是我是醫者?”

瞬間,那開口之人不再做聲,誰也不敢和白蛇作對,畢竟家族的未來,主要就是依靠著黑蛇白蛇了。

既然不能責怪白蛇,那麼這些人便將怒火發泄在了蕭策的身上。

“蕭策,你還當真是歹毒到了極點啊!居然對我們家老祖下如此的狠手,你不當人子啊!”

有人憤怒的嘶吼著。

可蕭策卻隻是淡然一笑,他對這些毫不在意。

倒是白蛇引起了他的興趣。

“白神的傳承嘛,倒是有些意思啊,我能夠感覺到與我們蕭家丹帝有些相似卻又有著極大不同的道路氣息,可否切磋切磋?”

蕭策平靜的問道,這一下更將穆尼耶家族的人愈發震怒,這個蕭策當真好生的放肆,居然敢如此的無視他們?

然而,還不等他們開口,白蛇這時候便站了出來,先是掃了一眼塗塗,然後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萬萬不曾想到的舉動——

噗通!

這位白蛇,在穆尼耶家族有極高地位的年輕天驕居然下跪了!